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39章納妾

第439章納妾

    “我冤枉啊,我可是真是太冤枉了!”。;樂;文;小說 www.lw+xs.com『≦『≦點『≦小『≦說,.

    趙勝哭喪著臉回答道,這話說的,他也剛剛到這里一小會兒,怎麼就成了一個欺男霸女的惡棍了。

    “到底什麼回事兒,你給我好好的說說!”

    夏紫月一邊用自己的手絹擦拭冬菱臉上的眼淚一邊向他詢問。

    冬菱見夏紫月肯為自己做主,他哭的就更加的厲害了。知道夏紫月又苦勸了一陣子她才停住了落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李凌他們。

    那次見了李凌和趙勝一面之後冬凡就動起了心思,若是將自己的妹妹嫁給這樣的人物,他就不愁以後的生活了。

    恰巧這個時候又有謠言傳了出來,說是趙勝喜歡2冬菱,為了她一連辭退幾個小廝了。

    冬凡一想也是,若是趙勝不喜歡自己的妹妹,如何會給她那麼高的薪俸,若是趙勝不喜歡自己的妹妹,為什麼其他的小廝都被趕走了,反倒單單的劉下了自己的妹妹。

    思前想後他始終覺得趙勝是看中了自己妹妹了,有想到每月的俸祿都是趙勝親自送過來,他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心。

    于是他就攛掇著冬菱要她做趙勝的小妾,心說妻子要求門當戶對,可是做小妾總歸是沒有什麼問題吧!

    可是他和冬菱商議的時候她卻輕易不吞口。冬凡心里一發狠就決定無論如何一定要甩了這個累贅,將她許人了還可以撈一筆好處。

    今天正是趙勝前來冬家送俸祿的日子,冬凡心中正想著該怎麼樣將事情挑明,然後再向趙勝討一筆錢逍遙去呢,卻沒有想到李凌和夏紫月也會到他們家,更沒有想到冬菱居然當著他的面哀求李凌為自己出頭!

    “我真是冤枉啊。其實我對冬菱倒沒有什麼想法,我只是出于好心而已,冬菱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我只是害怕若是讓別的小廝來給她送錢,會有克扣而已!”。

    趙勝慌忙向李凌解釋起來,心說李凌和夏紫月一起來冬家到底是什麼意思。莫非是他看中了冬菱,想要她做小?這個可一定要說清楚,要不然被誤會了自己那就太冤枉了。

    李凌和夏紫月雙方對視了一眼,這才知道真的是誤會趙勝8了。

    “對不起,剛才的情形的確是有點混亂,我還以為你真的......”。

    夏紫月也很爽快,有錯誤就承認,自己看錯了事情沒有關系,只要不看錯人就行。

    既然誤會解除。氣氛就融洽的多了。只是這樣一來,冬凡就有些尷尬了,知道這些人都不喜歡自己,他也很拾取。悄悄的回了屋子里了。

    看到冬凡走了,夏紫月才放心的將一百兩的銀票拿了出來送到了冬菱的面前︰“妹妹,我知道你們家的情況,這些錢你先收著......”。

    冬菱看了看銀票卻沒有收下,她知道自己的哥哥一定在某個角落里盯著自己。她推開了夏紫月遞過來的銀票。心說姐姐我對不起你了!

    在夏紫月驚訝的時候冬菱卻突然跪倒在夏紫月的面前︰“姐姐,求你將我買了去吧。我願意給李大人做小!”。

    這些將所有的人都給打蒙了。夏紫月仔細的大量了一下冬菱,發現她活脫脫的也是個絕色美女,心中長嘆了一聲,師兄終于要納妾了!

    趙勝此時心中也不是個滋味,先前以為自己要買她去做小妾的時候冬菱哭的死去活來的,現在卻又自動送上門去。同樣是個男人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李凌心中也很納悶,仔細回憶了兩人相處的經歷,發現並沒有值得自己特意關注的,為什麼她現在卻突然要給自己做小?

    李凌幾人所不知道的是,冬菱這樣做也的無奈之舉。既然自己哥哥萌生了將她賣出去做別人小妾的念頭,那麼他就絕對的不會輕易的放下這個主意,此此不成,相必還會給他尋找下家的。

    少女情懷總是春,李凌一入司天監將趕走了那兩個平時里欺壓自己的壞人,又將自己的俸祿留給她,最中要的是她以為李凌為了她才弄的活字印刷,在那一刻她的心中就產生了情素,她為自己編織了一個屬于自己的美夢。

    在她想著,因為夏紫月的關系李凌暫時還不能對她怎麼樣,可以好好的觀察一下,若李凌真的是一個可以托付的人那就隨了他,若他不是自己心中的良人也有個緩和的余地。

    “我看就這麼辦吧,其實我挺喜歡這丫頭的!”。

    夏紫月說著拉起了冬菱就和她小聲的嘀咕起來。

    她的做法把讓趙勝4十分的不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見到夏紫月了,以她性情怎麼可能親自為夏紫月選擇小妾?別是有什麼陰謀吧,想到這里趙勝覺得身上冷颼颼的,他有點同情李凌了,遇到一個這麼可怕的女人就自求多福吧!

    “這怎麼行,我和你還沒有成親呢!”。

    雖然冬菱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但是他也沒有必要如此急切的去佔有。

    夏紫月的臉色紅了紅,但是卻沒有為其所動,她讓冬菱將自己的哥哥叫了出來,雙方商定了價格,冬凡將自己的妹妹以三百兩銀子的價格賣給了李凌做小。

    “這是夢,這一定是夢......”。

    李凌反復重復著這一句話,腦子里一片的空白,他想從夏紫月的表情中找到一點的蛛絲馬跡,但是觀察了半天卻沒有任何的線索,她依然是微笑著和冬凡在一起談論以後的事宜。

    “可憐,真是可憐啊!”。

    趙勝心中想著,自己的婚事一定不能全听老爹的,自己一定要相處一段時間看看對方的稟性才行,若不然李凌可就是前車之鑒。

    “好吧,就這樣說定了,過兩天我讓人將銀子送過來。”。

    將事情談好以後。夏紫月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看了看在那里站著不動的李凌默默的向上天祈禱,但願自己做的沒有錯。

    冬凡眉開眼笑的應承著,他沒有注意夏紫月說要將他的妹妹帶走,只知道對方過幾天就要給她送銀子了。

    “我可以將母親一起帶到百草堂嗎?”。

    臨行的時候冬菱怯生生的向李凌問道,知道自己哥哥的德行,她實在是不忍心自己母親跟著他受苦。

    “帶走,帶走!”。

    冬凡有些不耐煩了,有了這些錢他就可以遠走高飛到別處風,流快活了,他正愁如何安置自己母親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