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40章倉促成親

第440章倉促成親

    “四皇子到......”。

    “趙普大人到......”。

    “晉王大人到......”。

    “麗春院柳詩詩姑娘到......”。

    隨著門口小廝的一聲聲唱和,前來百草堂參加李凌和夏紫月兩人婚禮的街坊們心中卻驚奇起來,他們想不到一個藥鋪大夫成親,居然驚動了這些多的朝廷大員。

    “夏紫月姑娘真是好福氣啊,居然嫁給了這麼一個少年郎君,他們師兄妹也算是修成正果了!”。

    “是啊,是啊。他們百草堂一向與人為善。我理當前去祝賀一番!”。

    “同去,同去!”。

    街坊們紛紛議論著,而皇帝一副“佳偶天成”的牌匾卻將氣氛推到了最高點。

    夏紫月此時心滿意足坐在自己的閨閣之中等待吉時,她知道自己的父親就隱藏在百草堂的某一處暗中看著這個,她的心中無比的甜蜜,看來自己將父親沒有死亡的消息告訴李凌的做法是對的。

    雖然在外人的眼里夏紫月還處在守孝之期,是不應該成親的,但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所有的知情人到選擇了遺忘,沒有人願意為這種小事兒而得罪一個冉冉升起的朝堂新星。

    李凌在外面幫忙招呼來這里的客人,他心里很納悶為什麼皇帝會給他送禮物,難道是因為老太後的緣故?

    晉王很郁悶,他本來就和李凌水火不容,怎麼可能來百草堂為他祝賀新婚?可是听到皇帝也送了禮物給他的時候,晉王才在手下謀士的勸說下匆忙選了禮物,來給李凌兩人祝賀。

    趙普和趙勝兩父子緊挨著晉王卻和他沒有話要說,這些種時刻確實顯得有些尷尬,但是他們卻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現在他們之間的矛盾是人所共知的。

    “恭喜你了!”

    李凌突然聞道一股女子的體香,原來是麗春院的柳詩詩到了,這下李凌肯不敢怠慢了。她現在可是紅人,比一般的王公大臣面子都要的,李凌怎麼感得罪。

    “真是的,若是我沒有這些虛名。在你的心里就什麼也不是了,這些名聲可都是你贈于的呢,還是對我不要太客氣了!”。

    柳詩詩說著就往李凌身邊蹭,她也想不到李凌當日看著挺灑脫的李凌這麼快就要結婚了,自己什麼時候可以找的心意的人兒。想到這里他內心充滿了惆悵。

    “他心通?”。

    柳詩詩好象是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一樣,這種情況只能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這個女子精通他心通。

    現在李凌有點明白當初行酒令的時候為什麼柳詩詩可以如此輕松的贏了自己,趙勝又為什麼說她贏的有點不光彩,原來都是因為他可以輕易的從讀取對方心中答案的緣故!

    好可怕的一個女子,以後要盡量的躲開她才好,要不然吃虧的一定會是自己。

    “庸俗!”。

    柳詩詩似乎是探知了對方心中的一切,冷笑著離開了李凌。

    此時的李凌還不知道她無意中將自己心中的魔女給得罪了呢!

    在現實世界進行婚禮果然比夏紫月腦域空間中進行的那一次要煩瑣的多,李凌沒有辦法又做了一次提線木偶,知道太陽落山的時候他才消停下來。

    李凌卻沒有急著去洞房花燭。也是到後院去見了夏師叔,哦,不現在應該管他叫岳父大人了。

    身為太醫,見慣了皇宮之中爭權奪利的情形,夏師叔怎麼可能不為為自己留一手保命的手段?當他看到自己為公主開過藥方之後就有人頻繁的跟蹤自己的時候,他心中就已經知道了有人要對自己下手了。

    于是他就先下手為強,暗中布局,為自己定制了一個特殊的棺木之後就服下了假死的藥丸。

    這種藥丸是他精心炮制並且做過實驗的,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應付這種突發的事件,只有自己的死亡的消息傳了出去。對方才會罷手,才會放過夏紫月和百草堂。

    其實他哪里會放的下自己的女兒?一天之後他從假死的狀態清醒過來,並且借助里面的工具爬出墳墓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去偷偷的看望夏紫月,不知道她會不會經受的了如此大的打擊。

    看到夏紫月被苟不理欺負的時候他真的很想站出來幫助自己女兒解決所有的困難。只是理智告訴他不能那麼做,自己如果顯身了,非但救不了她,只怕連自己都要搭進去。

    李凌的出現使他看到了希望,也是他下定決心要繼續潛伏下去,最後李凌的種種所作所為更加的使他放心了。或許這個這一生給夏紫月最大的好處就是將李凌引到了她的身邊。

    想到李凌的身份和他師長給自己的那封介紹信。夏師叔覺得自己真的可以放心大膽的離開了。

    “為什麼要勸說夏紫月給我納妾?這個是你的主意吧?”。

    依照夏紫月的性子,她是絕對的做不出這樣的事情的,現在開來,一切的根源就在夏師叔身上了。

    “你不喜歡嗎?我只是不想讓你因為她小氣的性子而逐漸的疏遠他吧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夏師叔只是不想讓自己女兒做不該做的事情而已。

    “經歷了那麼多,我怎麼可能放棄這段感情!”。

    在夏紫月腦域空間所發生的事情李凌歷歷在目,他和夏紫月現在也算是青梅竹馬了吧,他相信這種感情是經的起時間考驗的。

    “既然您已經露面了,那就不要再離開了吧,這樣月兒也安心一點!”。

    “不,我過幾天還要離去,若不是為了月兒,你又擺出一副和晉王拼命的架勢,我是不會露面的!”。

    夏師叔搖了搖頭說道,當初老神仙就說過他根骨奇佳,適合修煉,只是不知道自己年紀大了,還能不能再去修煉。

    “孩子,不要再為我的事情擔心,也別將我要離開的事情告訴月兒,有緣自會相見,我相信我們還會再走到一起的!”。

    “夫君,若是當時你同時遇到白姐姐還有冬菱,你會選我嗎?”。

    李凌將夏紫月的蓋頭掀起來的時候卻發現她已是淚流滿面。冷不丁的,她突然向李凌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這個疑問在她的心中存在很久了。

    “我不知道,但是在那個空間經歷了那一場,我心中真的再沒有別人了!”。

    李凌擦拭了她臉上的淚珠,將夏紫月擁進懷里,輕聲的安慰著她。

    次日一早,李凌從百草堂的帳本中發現了一張紙條和一本記錄著自己行醫經驗的醫書。

    “吾已離去,毋念!”。

    夏師叔已經飄然遠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