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十章異能空間中的變故

第十章異能空間中的變故

    “他到底是哪里來的膽子,失去了我們這些商家,就不怕社會不穩定嗎?”劉文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將自己的手踫的生疼。他實在是想不通李凌是哪里來的底氣,居然將前一陣子他發動過的商人全部驅逐出藥塵星?還逾期不離開者全部沒收家產,由警察部代勞將他們送到其他星球。

    他現在已經憤怒到了極點,原本以為自己的女兒嫁入豪門。他也有了角逐藥塵星領主的資格,前些天還將李凌逼的手忙腳亂的,怎麼突然之間形式斗轉直下,自己竟然要淪落成喪家犬了?

    不單單是他們,凡是和領主府邸有過沖突的商家都收到了這樣一條告示,要他們限期離開。

    “可惡的聯邦憲/法。”以前他們高高在上的時候也沒注意,現在這些大商家卻開始集體抱怨起聯邦法/律來了,說好的平等、自由呢?

    一輛帶著聯邦警察標志的懸浮車悄然來到了陳東家的門口,從里面下來幾個穿著特色制服的男人。他們的任務是查封陳家的所有固定財產,听說領主大人已經申請查封陳東在宇宙銀行的所有帳戶,並且已經取得了成功。

    別墅里豪華的程度讓這些平素只在大街上值勤的小警察們看的是眼花繚亂的,里面不時的傳出了女子的哽咽聲和小孩子的啼哭聲。

    “這個渣/男,只顧著自己逃命了,卻將老婆和孩子丟在這里擔驚受怕!”。警察們開始鄙視陳東,雖然如此但是大家並不是很同情他們。這些警察幾乎全都和某個藥農有關系,他們現在只有惡有惡報的快感,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況且領主大人只是將她們驅逐出境而已。

    “清場嗎?我也會的!”在外界鬧的沸沸揚揚的時候,李凌正在書房悠閑的品著用異能空間里的靈泉泡的藥茶。

    當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的時候李凌知道一定是夏紫月過來了。“祝融煙這個人怎麼樣?”。

    “嗯?”。

    “我是說她的財力怎麼樣,又送訂單過來了,上一次的帳還沒有結呢!”。李凌有點很奇怪,今天的夏紫月怎麼就這麼溫順了?要放在平時,她一定會審查自己的。

    “你放心,那家伙別的沒有,就是不缺錢,她老爸給的零花錢就足夠買你這個小星球了!”。

    “又是一個富二代。”李凌想當然的就下了定論,不過這些和他沒有關系。他們只是做生意而已,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雖然她長的丑點,性格也不好,但是信譽還是有的。”

    “......”。

    “對了,那天你怎麼突然就出現了,不是說只有異能者自己才可以控制空間里的一切嗎?”兩人沉默了一會之後李凌想起了昨天的事情,還是熟人好辦事兒,夏紫月和祝融煙相認過後雙方都打消了顧慮,生意也越做越順了,這才使他萌生了要清理藥塵星上敵對勢力的念頭。

    “這個..我說了你也不要生氣啊!”。夏紫月看了李凌一眼,發現他的臉色並沒有什麼不對之後,臉色才稍微的緩和了一下,走到李凌的面前小聲說道︰“我見你那空間里漂浮著的兩道紫色能量等級很高,就就.....。”很少見的夏紫月居然流露出了一種難為情的樣子。

    “你到是說啊,到底做了什麼事?”看到他吞吞吐吐的樣子李凌反倒是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他急忙的查看了一下,發覺自己的異能空間確實是沒有什麼異常之後才放下心來。

    “我當然是嘗試著去煉化它了!”。夏紫月心有余悸的說道,想起當時那束能量在自己體內橫沖直撞的樣子的確是很不好受。

    想起這件事情夏紫月就覺得有些愧疚,當初是自己鼓動葉碟一起去吸收那兩束紫色氣體的,但是卻沒有想到她一接觸就被震的吐了一口鮮血,反倒是自己因禍得福擁有了可以隨時出入那片空間的能力。

    “你,你不是說過這個空間還在發展之中,要盡量避免從中掠奪過多的能量嗎?”李凌有些郁悶了,感情那些條條框框只是為自己制定的。

    “哼,這兩道能量質量真的不一般,若是我能夠吞噬掉一道就好了!”。夏紫月小聲的嘟囔著,很顯然,她完全沒有將李凌的話听進去。

    不管她了,還是進入空間看看葉蝶到底怎麼了。听夏紫月的意思好象吸收紫氣的事情葉蝶這丫頭也有份參加,而且還失敗了......。

    “哇!”。李凌和夏紫月兩個人進入空間的時候恰巧看見葉蝶吐了又一口鮮血,然後強打起精神準備修煉。

    “你......”。夏紫月搖了搖頭,趕緊跑了過去,她已經勸過了葉蝶多次了,她現在的這個狀態不適合再進行修煉,這個丫頭就是不听,看起來她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李凌一見情況不妙,他趕緊拿出了藥塵科技生產的那些療傷用的草藥精華遞給了夏紫月。

    夏紫月一把奪了過來,她扶起葉蝶一口氣往她的口中灌了許多,好象這些東西不要錢似的,看的一旁的李凌直心疼。這些可都是一些實驗品,用的都是他的草藥空間出產的草藥,和賣給祝融煙的那些大路貨不同。

    不過她這麼的一通亂灌還真的起作用了,葉蝶又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都清醒多了,她抬眼看了看身邊的兩人,又撲入夏紫月的懷里哭開來。

    “不哭,妹妹,將你的事情說給我听听可好?”夏紫月一邊安慰著她一邊小聲的問道。有些事情在心里藏的太久了會憋出病來的。

    “好吧,我說給姐姐听......”。葉蝶哽咽著交代了自己的往事。

    “聖殿的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李凌和夏紫月將葉蝶的事情安排妥當以後這位大小姐又開始抱怨了。

    “咦,怎麼這麼說,你不曾經也在那里待過嗎?”李凌好奇的問道,他可是听說夏紫月小的時候也在那里待過一段時間,祝融煙就是那個時候和她認識的。

    “要你管?”夏紫月斜了她一眼就要離開。

    “就是,就是......。領主大人說的很對呢,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祝融煙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兩人“你們怎麼突然就出現在領主府邸了?我可是等你們大半天了!”。

    祝融煙笑嘻嘻的打量著兩個人,仿佛要尋找什麼東西似的。

    “糟糕,我怎麼忘記了這丫頭是有諾亞方舟的!”。夏紫月此刻有點後悔了,她不該隨意進出李凌那個異能空間的,祝融煙這小丫頭最好這些希奇古怪的玩意兒,若是讓她給纏上可就麻煩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