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十章幻境

第二十章幻境

    “這是藥神殿啊!”。夏紫月激動的用手撫摸著殿前的台階,仿佛是對待一個初生的嬰兒一般,這種小心翼翼的態度讓李凌這個男朋友看著都有些心驚。

    “這個宮殿到底是什麼來路?”看來有好奇心的不止李凌一個,朱雨晨歪著頭向夏紫月詢問道。

    進入峽谷之中的路徑代代相傳,是只有族長才知道,但是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族人所守護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還是讓我來說吧!”。老祖宗將話頭接了過來,他覺得這個時候應該讓大家都知道真相了。

    傳說在上古時代,藥神離開這方世界的時候,將自己的居住之所也就是藥神殿留在了一個不起眼的小星球上,由他的僕人和幾個靈獸來看護。

    每過一百年,這坐藥神殿就會克服地心引力,脫離此地,若是遇到有緣之人則會重新認主,而取得此寶的人也就可以成為藥神的隔世傳人,可以繼承他的衣缽。

    可以繼承藥神的衣缽?李凌的呼吸厚重起來,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只要他得到了這份傳承,那麼他就不用再懼怕聯邦政府接下來的動作了,即便是暴露了自己的異能空間也沒什麼。

    不對,李凌眼楮中放射出了一種不可思議的亮光。

    “一百年一次擇住的機會?看來聯邦政府要針對自己也是因為這個宮殿吧?”李凌小聲的嘟囔起來。

    “你才想到?若非如此,誰會關注這個鳥不拉屎的小星球?”。夏紫月也是聰明人,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哪里還不明白。

    不過她想的卻是更多,老祖宗所謂的藥神是誰自己倒是清楚的很,而這個宮殿能讓聯邦聖殿和神農家族念念不忘,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若是能夠得到這件寶貝,那麼也不枉自己來這個空間走一躺。

    “既然我們可以在這里找到它,為什麼其他的人不來尋找?以聯邦政府的實力只怕你們紫竹一族還阻止不了吧?”。李凌想了想覺得很是蹊蹺,就算老祖擁有s+的異能又如何?聯邦聖殿中的強者肯定不會少。

    老祖冷哼了一聲,雖然知道李凌有點小覷自己的族人,但還是認真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作為守護一族,他們對這個秘密的保守十分的嚴密,甚至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除非上任族長逝世,絕對不會向任何人透露,紫竹一族的壽命是十分綿長的,這也就是朱雨晨尚且不知道這里情況的原因。

    聯邦政府不是沒有尋找過藥神殿,可是他每一次現世都是采取空間挪移的方法,任憑他們再下工夫也沒有辦法確定最終的位置。更不要說來這里搶奪了。

    現在他們只能將藥神殿收服,借助它的空間挪移的能力才能安全的逃離此地,要知道他可是只知道進來的路,卻不清楚究竟該怎麼出去。

    只怪當時的情景太過混亂,他沒有辦法才將這些人帶到了這里。現在想想自己是有點鹵莽了,據說藥神殿里機關重重,誰都不知道里面到底怎樣,因為沒人活著從里面出來過。

    “你們還是先留在這里,我一個人到宮殿里看一看。”李凌對夏紫月幾人說道。

    李凌將葉蝶和祝融煙也叫了出來。若是自己出了什麼事情,那就等于失去了和異能空間的聯系方式,里面是不能留下任何人的。

    “我也和你一起去吧!”。夏紫月想了想說道,她還真不放心李凌一個人前去。

    李凌搖了搖頭,只有他一個人過去才能心無牽掛。

    進入空蕩蕩的大殿之中,李凌心中忽然莫名的升起了一份惆悵,曾幾何時,藥神殿在它主人的手中光華盡放,而今卻孤零零的矗立在一個不知名的峽谷當中,這就是一切事物發展的必然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自己身邊的人也有離開的那一天嗎?

    “哎!”。李凌隱約听到了一聲嘆息,待他四處觀察的時候卻發現四處空空如野,只是這聲音是那麼的真實,那是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發自內心的慨嘆。

    他到處尋覓這個聲音的來源之時,卻發現自己眼前的一切開始模糊起來。

    “師兄,你醒醒!”。一個小女孩不停的在搖晃著他的胳膊,嘴里不停的嘟囔著︰“父親這一個實在是太狠心,看他把師兄打的,這一次只怕要好幾天才能下床吧!”。

    李凌心中一顫,自己在藥神殿待的好好的,怎麼突然之間來的了這里,而且那女孩依稀有著葉蝶的眉目,他不禁有些詫異,難道是自己又穿越了一回不成?

    之後的幾天他都被這個叫小蝶的女孩侍侯著,也漸漸的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和處境,他依舊叫李凌,是個孤兒,從小跟著自己的師傅,在他的藥店中打雜。

    師傅看他忠厚老實,就想將自己的衣缽傳授給這個小子,只是這人資質愚鈍,在草堂做了好幾年連常用的藥材都分不清楚。

    這一次活該他倒霉,一個病情反復的病人來來回回換了好一次方子,病人催的急,而小蝶又不再身邊,李凌也沒有細看方子,就按照上次的抓了起來,幸虧只是讓病人多拉了幾天肚子,要不然人家也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師傅也是恨鐵不成鋼,一時氣憤就用藤條抽了他幾下,畢竟才十來歲的年紀,他哪經歷過這個?連疼帶嚇的,李凌一下子倒在床上再也起不來。

    這下可讓小蝶擔心壞了,兩人青梅竹馬,她平時就喜歡袒護李凌這個愚笨的師兄,好吃好喝的都給他留著,父親罵他的時候幫襯著,現在的情況她哪里受的了?

    “師兄,要不,要不我去和爹爹求求情,你還是別學醫了吧!”。小蝶哭著哀求起來︰“他老人家也不想想,以你的性子怎麼可能在短短三日之內記住所有藥材?

    ”百草園的弟子怎能不通醫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師傅他老人家滿意的?”。李凌雙手一用力就從床上坐了起來,躺的太久了,身子都有些穌了。

    小蝶亦步亦趨的跟著李凌來到了藥店,她還真怕師兄再有個散失。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