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十一章考驗

第二十一章考驗

    李凌獨自一人進了藥神殿,剛一進去就陷入了一種幻境之中,他成了一個十來歲的孩童,而且資質愚鈍,整天被師傅逼著學習醫術。【愛書屋】

    “再過兩天我爹爹就要考你撿藥本事了,你可準備好了嗎?”。小蝶關切的向李凌詢問道。想到上次父親上次所下的狠手,她至今仍然有些害怕,師兄身子向來十分的虛弱,他可再也經不起折騰了。

    “放心吧,我能夠應付!”。李凌自信的說道。

    這幾天他可看過那些草藥,和自己前世所用差不多,只是種類有些稀少,他斷定這個地方的醫學水平比他前世要差上不少,自己決對可以應付任何方面的測試。

    小蝶對著他笑了笑,稚嫩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她發現李凌自從上次被自己的父親懲戒之後好像變了不少,成熟了許多,穩重了不少。這正是她們父子兩一直期待的。

    兩人再次進入藥堂的時候小蝶莫名的激動起來,她的手掌心中都浸出了汗水,雖然李凌對自己自信滿滿,但是她還是不看好自己這個做事不著調的師兄。【愛書屋】

    小蝶已經下定了注意,若是李凌一旦有什麼錯誤,她就是拼了命也不會再讓父親傷害她,那中提心吊膽的日子她不想再經歷了。

    老大夫狠狠的瞪了她們一眼,慈母多敗兒,小蝶被她母親慣的都不成樣子了,這里哪里是她一個姑娘家待的地方。

    他冷哼了一聲然後掏出三張藥方給了李凌︰“老規矩,一盞茶的工夫,若是不能完成,今天就不要再吃晚飯了!”。

    李凌默默的拿起了方子,然後就走到櫃台前開始照方抓藥了。

    小蝶剛要靠近去,卻被她的父親拉了出去,她本想反抗,可是轉念一想,時間緊迫,還是不要打擾師兄的好。

    這次李凌沒有辜負她的期望,時間還沒有到,他就將所有的藥材撿出來了,只是看起來還是有些猶豫,他拿起一味藥材想要放到桌子上,但是思考了片刻還是將它扔進了櫃台中。【愛書屋】而就在這個時候時間剛好到了。

    李凌這個舉動讓小蝶頓時忐忑起來,舉棋不定乃是醫者的大忌,看情形師兄今天這頓教訓是在所難免的了,只是希望父親做的不要太過。

    “很好,你終于有點長進了!”。老大夫捋了捋胡須,微笑著向李凌說道。

    小蝶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看到爹爹對師兄這麼友好,她一把抓過藥方對著桌子上的三堆藥材逐一的檢驗起來,難道說他沒有弄錯?

    “不對啊,爹爹,師兄明明少拿了一味藥材!”。小蝶又將藥方對照了一遍,還是如此,她這次真的有些疑惑了,難道說爹爹也糊涂了。

    老大夫看了小蝶一眼,自己這個女兒雖然聰慧,但是和他這個木頭師兄一樣不喜歡學醫,不過現在看來,她倒是可以安心的將她交給李凌了。

    “凌兒,你給她解釋一下吧?”老大夫吩咐了一聲,然後對小蝶說道︰“平時不知道用心學,現在知道自己的不足了吧?”。

    “最後的這張方子用了干草和大戟兩種藥草,但是這兩種藥材用在一起的時候往往會產生毒副作用,而本方意在清熱解毒,于是我就保留了甘草而放棄了大戟。”李凌將自己心中所想盡數的告訴了他們父女兩個。

    “很好,若是你照方抓藥,即便是完全正確我也不會認同你的做法,但是現在我卻可以放心的將這家藥店和小蝶交托給你了!”。老大夫鄭重的向他說道,這一刻他已經下定了決心讓李凌繼承自己的衣缽。

    “原來如此!”。小蝶還在回味李凌所說的話,但是听到她父親對李凌的承諾,臉色頓時紅了,雖然她不只一次的想過這件事情,可是它到來的時候心還是跳的厲害。

    這是一個結大歡喜的結局,既然李凌通過了考驗,老大夫自然是十分滿意,他將撿藥的活計交給了小蝶,李凌則進入了他學徒生涯的下一個環節︰抄方。

    老大夫即便是出診的時候也喜歡將他帶著,不僅僅是為了讓他多學更多的東西,這小子手腳麻利,而且善于應酬,的確是可以幫到很多事情。

    慢謾的他的手藝精湛起來,終于有一天,他能夠獨立做堂了,當他大大方方走到藥店為病人診斷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對他寄予了希望。做了十幾年的學徒終于要出師了。

    老大夫亦步亦趨的跟隨著他,生怕有一點閃失,但是他提心吊膽的觀察了幾天之後,徹底的放心了。

    小蝶也笑了,師兄終于通過了父親的考核,他要獨立了!

    終于老大夫徹底的放下心來,李凌和小蝶成親以後,他索性辭別了兩人,然後飄然而去了。

    李凌初掌大權,自然是要進行一翻革新,現在的他已經知道,這個小鎮上只有他百草園一個藥店,現在也只剩下了他一個大夫。

    鎮子上的富戶不少,但是看不起病的窮人更多,而李凌的做法就是富人的診金加倍而窮人每次只象征的收取一個貝殼。

    那些富人不可能因為一次小病小災的就大老遠跑到其他的鎮子去,況且這點診金他們還不會放在心上。

    窮人們收到了恩惠自然是不能忘了他們夫婦,兩人在小鎮上的威望漸漸的高了起來。

    時光匆匆而過,轉眼間已是幾十年的時間,當師傅和小蝶兩人相繼老去的時候,李凌悲痛欲絕,生無可戀,正要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他的神情又恍惚起來。

    “這是一場夢?”。李凌有點不可思議的搖了搖頭,若真的是夢,為什麼里面所發生的事情是那麼的清晰?老大夫的諄諄教誨言猶在耳,小蝶對自己的情誼他也感同身受。

    李凌搖了搖頭,現在可不是糾結這些事情的時候,都說從來沒有人從藥神殿中活著出來過,可是自己卻沒有遇到任何的風險?

    只是他將自己的目光又回到地面上的時候卻愣住了,那里到處都是累累的白骨。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