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十二章藥神殿器靈的認可

第二十二章藥神殿器靈的認可

    第二十二章

    在藥神殿,李凌從幻境回歸到現實的時候卻發現地上全部都是一些白骨,尸體隨處可見。這個情形讓他傷心不已,看來所有的尸骨都是那些探險者的,他們妄圖得到藥神殿的承認,獲得藥神的傳承,沒有想到卻落了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算了,死者為大,既然自己遇見了,就將他們帶出去掩埋了吧!”。醫者仁心,前世的他本就是一名醫生,見不得暴尸的事情在自己的眼皮底發生。

    “咕嚕”。李凌才搬了幾具尸體到異能空間,就見一個土黃色的珠子從一個死者的身上滾了出來,和他所見過的土元珠一模一樣。

    “這是..”。李凌咽了一口吐沫,這顆珠說不定就是這人死後異能凝結而成的。

    既然死了,留著這顆珠子就沒有什麼用了,它就權當自己收尸的代價好了。

    “前輩莫要怪罪!”他揀起了地上散落的尸骨然後小聲的禱告起來。片刻之後他又向令一具尸骨走去。

    說也奇怪,自從發現了第一個珠子之後,好事兒就接二兩三的降臨到他的身上,李凌笑的合不攏嘴,干起活兒來更加的賣力了。

    “一顆。兩顆..”。李凌在心里默默的數著,直到他得了十幾顆不同種類的異能珠,他才將大廳里的尸骨收拾完畢。

    看著空蕩蕩的地面,他才滿意起來,富麗堂皇,這才是他心中藥神殿的模樣。

    可是好景不長,當他轉回身來的時候卻發現夏紫月已經在大門口站著了。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就連李凌走到身邊也沒有察覺,已經一動不動的矗立在大門邊上,眼中噙著淚水。

    剛一見到他李凌心中很是高興,畢竟在幻境中他可是生活了幾十年,再次見到現實當中熟悉的人,他真是有點欣喜若狂。

    “月兒,月兒!”。大聲喊了幾聲,發覺她沒有絲毫反應之後,李凌的心亂了。

    他不由分說從自己的異能空間中采摘了幾種令人清醒的藥材,然後不由分說就往她的嘴里塞。

    “慢著,你這樣會徹底的害了他的!”。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李凌趕緊停止了自己的動作。

    “古裝?”李凌回頭看的時候,去發現一個身著藍衫,白須白發的老者站在自己的對面,令他感到吃驚的是這人居然穿著一身古裝。

    要知道這個世界的科技比他的前世還有發達的多,這個老者怎麼會這個打扮?莫非..,李凌的心跳有些加速了,難道說他是這個大殿的主人?

    紫竹一族的老祖曾經說過,藥神殿歷史悠久,就是藏在天南紫林的時間也有數萬年之多了,或許它的主人就應該是這身打扮也或不定。

    “敢問老人家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阻止我救她?”。李凌稍微思考了一下向老者問到。

    “我是這藥神殿的器靈,負責考驗進入大殿的人”。沒有任何的猶豫,老者將所有的事情盡數告訴了李凌。

    這個世界不單單只存在著異能,還有各種各樣的法寶,而只有其中威力最為強大的一類才可能產生器靈。

    老者是藥摁殿的器靈。他負責考驗前來尋寶的人是否有資格繼承主人的衣缽,只有那些在醫術一道有所建樹,且已經登堂入室的人才有資格獲得傳承。要想得到老者的認可,還需要要高尚的醫德才是。

    檢驗一個人的人品才學,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自指內心,這便是那些幻境的由來。

    “怎麼說夏紫月現在是進入幻境之中了?若是她不能通過考驗將會怎麼樣?”夏紫月急切的問道。

    “如果她的所做所為不能讓人滿意,那她的下場只有一個,就是像這地上的累累白骨一樣,永遠沉淪在幻境之中,若是你隨意打攪她,這位姑娘也只能落個魂飛魄散的結局!”。

    “那該怎麼辦?”。李凌這下徹底的蒙了,在他的印象里,夏紫月可是不懂醫術的人?

    “這只能靠你了”。老者說著遞給了李凌一個玉規。說是只要煉化了他就可以成為藥神殿下的新主人,也只要這樣才能夠進入到夏紫月的夢境之中。

    李凌拿來管的了那麼多,他不由分說就將自己的右手放到了玉規上,一陣溫和的力量襲來,下一瞬間,他發現自己已身處在鬧事之中。

    許多人正圍著一個插著草標的少女再那里指指點點,甚至一些年少輕狂的富家公子對她品頭論足,調侃著他的容貌。

    “月兒!”。李凌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了那女孩兒就是自己要找的夏紫月。

    人群之中的夏紫月突然身子一震,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李凌,她想不到對方竟然會找到這里來,只是她搖了搖頭,好象是有什麼難言之癮似的。

    李凌突然之間想起了自己在幻境中的情形,一切都身不由己,好象是被被人牽著鼻子走一樣,夏紫月大概也是這樣,一切都是處于下意識的反應。

    “這位公子,若是您想買這個丫頭的話,價錢好商量,二百個貝殼,這夠便宜了吧?”。李凌剛一上來,一個艷麗的中年婦人就過來和他打招呼,似乎很想將夏紫月賣出去的樣子。

    “不會吧,也有人敢要她,不怕家破人亡嗎?”

    “就是,就是,她的母親連個妾的名分都沒有,而且她一出生就累死了自己的母親,上一次李員外家買了這丫頭,沒兩天就死了兩人,晦氣啊!”。

    人們紛紛議論起來,還真有好心人將所有的原由全部告訴了李凌,勸他不要買這丫頭,他就是一個掃把星。

    李凌怎麼會因為別人的閑言碎語而放棄,他硬是這個鎮子里的一家客棧做了兩個月的長工才湊過了二百貝殼。

    可是當他滿心喜歡的拿著這些錢去尋找夏紫月的時候,那個濃裝艷沫的少婦,居然說她家的女兒已經許了人家。

    李凌稍微一打听就知道原來夏紫月要嫁的人居然是一個瞎子,有這麼做後母的嗎?

    他一怒之下沖到了夏家拉著夏紫月就往外跑,四周不斷的有人向這里跑來,夏的後母一邊哭訴著李凌的罪行一邊去拉自己的女兒。

    推搡之間居然將那片玉規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整個空間都開始動蕩,李凌一把將夏紫月拉到了自己身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