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詭道傳人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何人搞鬼?真的是他? 新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何人搞鬼?真的是他? 新

    童言的腦中胡思亂想著,但仍舊保持著警惕。他雖然也談不上懼怕天道盟的守衛,但是在沒有見到青冥之前,他實在犯不著節外生枝。如果與天道盟處于敵對關系,想見青冥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躲在這山洞內的角落里,他悄悄地注視著一切。他只希望青冥能和戢情兒一同走出這個聚賢廳,到時候就能問清楚他心中的各種疑問了。

    但事與願違的是,在耐心地等待之後,聚賢廳的大門是重新開啟了,只不過從里面走出來的只有戢情兒一人的身影,並沒有看到青冥。

    童言見此,趕忙從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來,快步迎上了戢情兒。

    “情兒姑娘,怎麼樣?青冥不在里面嗎?”

    戢情兒看到童言,有些愧疚地道︰“是啊,他不在里面。我也問過了其他人,可他們竟然都不知道青冥在哪兒。我猜他會不會不在天道盟內呢?”

    童言聞此,勉強一笑道︰“沒關系,他或許真的不在這里。你事情辦完了嗎?如果辦完了,咱們一起離開這兒吧!”

    戢情兒點頭道︰“好,那咱們一起出去。我事情辦好了,也沒必要繼續留在這兒了。”

    兩人不再多言,立刻抬腿向外面走去。

    可這邊剛剛走了不到一分鐘,前方便突然涌入了幾十個身著黑色鎧甲的守衛。

    這些守衛全部手持兵器,明顯是有備而來,看樣子,他們的目標正是童言。

    守衛來的突然,讓童言著實有些始料未及。

    躲無可躲,看來想離開天道盟,就只能硬闖出去了。

    一看到這些守衛,戢情兒不由得秀眉一皺,接著趕忙向童言說道︰“這些家伙是沖著你來的,你可要多加小心。”

    童言听此,微微一笑道︰“就這些嘍  估共蛔 搖G槎媚錚 閬瘸鋈ュ 宜婧缶偷健!br />
    進入這里之時,童言就說了類似這樣的話,現在他再次說出,倒是讓戢情兒的內心稍安。

    “也好,那我就出去等你。你可一定要出來啊!”

    童言笑著點了點頭,索性停下腳步,冷眼看著面前狂奔而至的守衛們。

    “童言小兒,我等奉命前來捉你歸案,還不束手就擒?”

    童言聞此,輕笑一聲道︰“捉我歸案?簡直就是笑話!我犯了什麼罪?你們又算是什麼執法者,憑什麼捉我?”

    “你擅闖天道盟,又打傷我盟內弟子,僅憑這兩點,就足以將你打入死牢了。識相的乖乖領罪,否則,定將你碎尸萬段。”

    童言也真是有點兒無語了,這幫家伙想找理由也犯不著找這麼爛的,還不如之前的守衛直接說奉命行事呢。

    他輕嘆一聲,頗顯無奈的道︰“常言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們想給我編排罪名,還不是小菜一碟嗎?大家都是明白人,犯不著這麼拐彎抹角的。說吧,到底是誰要抓我?難道還不敢報上名號嗎?”

    那站于最前頭的守衛頭領明顯有些不耐煩了,當即冷聲道︰“廢話少說,你到底是降是戰?”

    童言摸了摸手里的長劍,微微一笑道︰“這還不夠明顯嗎?就你們幾個小嘍  苣撾液危俊br />
    “真是冥頑不靈,眾弟子听令,將這狂徒就地正法!”

    話聲剛落,守衛頭領身後的守衛們立刻揮舞兵器沖上前來,大有要將童言亂刀砍死之意。

    童言看了一眼已經離開的戢情兒,聳了聳肩,接著眼神之中頓時泛起了寒光。

    原本屬于自己的天道盟,今日卻要將他視為敵人,他心里又怎能好受?最可惡的是,他竟然連到底是誰在背後搞鬼都不知道,這實在令人氣憤。

    本來他是打算憑借移形換位就這麼沖出去的,但是現在他突然改變了想法。他要狠狠地教訓一下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也憑此向那藏于背後的家伙做出有力回應。

    沖在最前頭的守衛已經揮刀砍來,他不再遲疑,當即揮劍迎上。

    只听到“砰”的一聲響,小樹妖所變的長劍可謂是大顯神威,僅僅一劍便將那斬來的大刀震得粉碎。

    又有兵器襲來,童言再次揮劍而出。“砰”的又是一聲,又一把兵器毀于小樹妖之手。

    童言憑借移形換位,再配合上風凌腿法,在這些守衛之中快速游走,守衛雖眾,卻無一人能傷他分毫,守衛的兵器雖多,可沒有一件兵器能擋住小樹妖的鋒芒。

    一時間,“砰砰”的破碎聲不絕于耳,而童言也化身為一道虛影,在人群之中來回穿梭。

    童言的實力或許大不如前,可他擁有最強的兵器,還有最鬼魅的身法,僅憑這兩點,就已經不是這些守衛所能阻擋的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童言與這些守衛打得也越來越凶,在小樹妖的強大威力之下,這些守衛的兵器已經基本全部報廢。

    失去了兵器,這些守衛也就只能靠雙手進攻,但連手握兵器都斗不過童言,赤手空拳他們更加沒有機會。

    隨著“啊”的一聲慘叫,最後一個守衛終于被童言打倒在地。

    手持長劍,他直接用長劍的劍尖頂住了那倒地守衛的咽喉,接著冷冷地道︰“我再問最後一遍,到底是誰在背後搞鬼,到底是誰想要我的命!”

    那倒地的守衛已經被徹底嚇破了膽,終于不再嘴硬,立刻怯生生地如實答道︰“是……是大長老,是他要我們捉拿你的。”

    大長老?童言著實不知道天道盟現在的大長老是誰。

    “難道真的是鯤鵬嗎?”他心里暗道。

    為了知道大長老究竟是誰,他當即向這守衛高聲道︰“天道盟的大長老是誰?”

    倒地的守衛听此,趕忙答道︰“是……是盟主的女婿,青冥大長老!”

    一听此言,童言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身體不由得顫抖起來。

    “什麼?青冥……青冥他就是天道盟的大長老?他……他為什麼要殺我?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青冥在哪兒?他在哪兒?我要找他問個清楚,我一定要向他問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