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領主時代 > 第938章 歸隊

第938章 歸隊

    王平部現在走的,是賈詡幼子賈訪小隊走的那條路線。

    當初決定走這條路時,本就有萬一賈訪部遇到危險時,能夠及時接應或救援。現在已經證實賈訪部遇到麻煩,自然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雖說面對的是一個羌人部落,插手很可能讓本部付出沉重代價,王平也不會有絲毫猶豫。

    王平是典型的軍人。

    把賈詡家眷平安帶回領地,是飛軍不可推卸責任。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為完成領地托付的任務,王平不惜拼上所有。

    俘虜供稱,他們來自一個中型部落,部落共五千余人,拋開老弱婦孺,能戰者超過兩千。這麼大一票,顯然不是飛軍殘部能夠正面抗衡的,況且飛軍的目標是救人,而不是跟這些羌人死磕,最大難點是如何將賈訪小隊從莽莽高原上找出來,能不驚動羌人最好。

    王平很快畫出周邊大致地形圖。

    地形圖上,本部當前位置、部落所在位置、封禁隘口等信息一應俱全。以上訊息都來自于俘虜給出的口供,鑒于這些俘虜地位普遍不高所知有限,且離開部落已有數日,那些涉及人員調度的情報準確性或值得商榷。但諸如地形地貌、道路等客觀信息,應不會有太大出入。由于有部分羌人逃脫,部落很快會收到消息,飛軍也沒有時間去逐項驗證,只能將就先用著再說。

    圈出賈訪部可能藏身的幾個區域後,飛軍化整為零。

    各小隊分別負責搜索一小塊區域,完成搜索後再趕到約定集結點會合。至于途中遭遇羌人如何應付,各小隊便宜行事。擴大搜索範圍自然有風險,可時間緊迫,為盡快找到被困的賈訪部,王平等人別無選擇。

    事態發展並不順利。

    兩天後,各小隊陸續抵達集結點,一無所獲。

    多個飛軍小隊與羌人搜索隊遭遇,並發生小規模戰斗,戰斗折損不大,但羌人投入搜索力量之多、搜索網的嚴密程度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也讓大家對賈訪部的現狀深感憂慮。

    最後一支小隊歸來,帶回一個重要信息。

    該小隊從擒獲的兩名落單羌人處獲悉︰“偷羊賊”昨日被搜索隊伍發現,搜索隊成功將他們包圍在一片山林中,一番激戰下來,“偷羊賊”大多戰死,僅兩人在同伴掩護下帶著一名童子殺出重圍。附近的道路隘口多被羌人部落封鎖,羌人認定“偷羊賊”余孽無法遠遁,定是藏身于附近某處,于是增加了搜索力量,希望盡快將他們找出來。

    賈訪是賈氏幼子,年方十歲,羌人所說的童子顯然就是賈訪。

    得知賈訪處僅剩兩人保護,其他袍澤盡皆戰死,王平臉色陰沉得可怕。

    賈訪處境比想象的還要嚴重!

    雖說知道了賈訪部與羌人最後交手位置,但高原山巒起伏,地形復雜,要想在山區找出躲起來的兩三人,而且還必須躲開往來不斷的羌人搜索隊,其難度不是一般大。更何況,這個羌人部落此時已知道又來了批不速之客,且很可能是“偷羊賊”同伴,戰力同樣驚人,增派部隊是必然的事情,搞不好甚至可能向其他部落求援,時間拖得越長,飛軍處境越危險。

    必須速戰速決!

    王平和賈穆決定兵行險著。

    賈訪部最後出現的區域,離羌人部落有不短的距離,為便于持續搜捕,羌人建立了臨時營地。六百多羌人在此安營扎寨,白天搜捕,夜間返回營地安歇,誓要找到“偷羊賊”,以儆效尤。

    是夜,飛軍偷襲搜索隊臨時營地。

    殺人,縱火,趁亂佔便宜,飛軍玩得那就一個熟。

    臨時營地的這些羌人,顯然不知道附近又出現了一批漢人,防範松懈。飛軍從黑暗中殺出,已有不少羌人糊里糊涂地成了刀下鬼。飛軍並不蠻戰,見羌人很快回過神來,組織反擊,立即潮水般退去。

    可飛軍並未就此打住。

    待羌人營地漸漸恢復平靜時,飛軍卷土重來。

    同伴尸骨未寒,羌人提高了警惕,飛軍第二次突襲沒有取得多少戰果,只是在外圍放翻十多人,順便放了幾把火,便不得不再次退去。羌人損失雖不大,卻著實被飛軍嚇得夠嗆,直到飛軍退走很久,營地里的喧囂和呼喝聲才徹底平息下來。

    然後是第三波突襲。

    接連幾波襲擊,飛軍都是以襲擾、放火為主、盡可能把局勢搞得更亂,把聲勢造得更大些,取得戰果有限,加起來不到百人。以飛軍的戰斗素養,如此戰果顯然有失水準,但不斷發動攻擊的目的不是殺人,而是尋找同伴。

    既然沒辦法找到賈訪等人,那就索性創造條件讓賈訪等人主動歸隊。

    夜晚,喊殺聲和火光,就是指引同伴歸隊的最佳信號。

    王平等人的苦心沒有白費。

    第三輪襲擊結束時,兩名飛軍戰士帶著賈訪找到了大部隊。

    僅存的兩名飛軍傷痕累累,憔悴不堪,脊背卻依然挺得筆直,而年幼的賈訪顯然被近期遭遇折磨得不輕,站在那里好半天一言不發,籟籟發抖,直到被匆匆趕來的兄長摟在懷里,才哇的一聲哭出聲來。

    保護他的飛軍很盡職,賈訪身上一點傷都沒有,可或許正是因為如此,看到那些拼死保護自己的人一個個倒下,賈訪心神受到的沖擊極大。他畢竟只是一個十歲孩子,此前一直生活在相對寧靜的村落,沒見過多少血腥,更未曾經歷過生離死別,能自己跟隨部隊轉移不崩潰,已經非常不容易。

    找到同伴,王平片刻不肯停留。

    部隊連夜出發,向益州方向進發。

    羌人臨時營地屢遭襲擊,短時間內不敢輕舉妄動,飛軍趁勢全速前進,趕往被羌人封鎖的路口。那些路口本是為防範賈訪部逃脫,知賈訪部所剩無幾,留守兵力自然也很有限,無力抵擋王平部進攻。再加上營地方向先前接連出現喊殺聲和火光,負責封鎖路口的羌人惶惶不可終日,見有大群漢人殺到,更是無心抵擋,一哄而散。

    到中午的時候,飛軍已接連突破四處路口,勢如破竹。

    但羌人顯然很快察覺飛軍的意圖,部落火速派出增援。

    傍晚時分,大批羌人勇士出現在飛軍歸益的必經之路。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