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五十五章︰陰館定,平城危

第五十五章︰陰館定,平城危





    第五十五章︰陰館定,平城危

    秦用為什麼救單雄信,其實也不難理解,兩人交手已有兩次,雖有點過節,但畢竟各位其主,並沒有什麼解不開的仇怨。

    單雄信武藝高強,且為人忠義,孤身斷後的行為,讓秦用對其產生了一種心心相惜之感,不忍心這麼一個鐵骨錚錚漢子隕落于此,這才出手相救。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秦用也是秦家人,自然也希望秦家越來越壯大,所以也想將單雄信這員大將拉進雁門軍。

    秦昊見單雄信終于在四人的聯手下被制服,心情大好,大喊道︰“給我綁了!”

    時間對于現在的雁門軍而言,每一秒都極為金貴,現在可不是招降單雄信的時機,貽誤了戰機了不得了。

    四名守兵聞言,立馬上前手腳麻利的把單雄信捆成粽子,然後壓了下去。

    “破敵就在今日,破陰館,滅王家!”秦昊振臂高呼道。

    “破陰館,滅王家!”

    “破陰館,滅王家!”

    ……

    連番大勝讓雁門軍士氣如虹,連帶行軍速度也快上不少,當大軍趕到城下時,果如秦昊所料的一般,數千人全擠在城門口,亂作一團,場面極度混亂。

    此戰王家可謂兵馬盡出,陰館只留下兩千守軍,想憑借兩千守軍守住偌大的陰館城,明顯是不切實際的。

    王雄要想守住陰館,就不可能放棄這些潰兵,而讓潰兵進城是有可能會被雁門軍奪取城門,但不讓潰兵進城,憑借陰館的兵力早晚也會失守的。

    人性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王雄心中所想都被秦昊猜到,結果自然就是造成現在的局面。

    “破軍營,給我拿下城門!”秦昊大喊道。

    秦昊還沒喊完,張遼就已經帶破軍營向城門沖去了,城樓上的王雄等人見追兵已至,立馬驚慌的大喊道︰“快拉吊橋,關城門。”

    大部分潰兵已經進城,用以守城足矣,王雄可不想因為幾千塊潰兵,而讓秦昊奪得城門,這可真的功虧一簣了。

    不過張遼會讓他如意嗎?明顯是不可能的。

    飛馳的破軍根本不管前面潰兵,以最快的速度的快向城門沖去,而潰兵們見破軍營殺來,哪里還敢抵擋,紛紛四散開了,給破軍營讓路。

    也正是由于潰兵們如此的“配合”,破軍營才能在吊橋還沒拉起來之時,已最快的速度踏上吊橋,並且強行撞開快要關上的城門,沖進城內。

    王雄見敵軍已攻進城門頓時大駭,歇斯底里的大叫道︰“快,快把他們趕出去!”

    不過剛被擊潰的軍隊,哪里還有勇氣去抵擋破軍營的沖鋒,直接四處逃跑了。

    “報告家主,城內百姓發生暴動,兄弟們快攔不住了!”

    對于王家的叛逆行為,也並不是所有百姓都順從的,陰館大多數百姓還是心向太守秦溫的,只不過由于王家勢大所以不敢反抗罷了,如今王家倒台在即,部分陰館百姓們自發行起來,協助雁門軍對抗王家。

    “什麼?”王雄一听百姓暴動的消息後,整個人如同軟泥般癱在地上,嘴里喃喃道︰“怎麼會這樣?”

    “王兄,快跑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各大家主見此紛紛勸說道。

    “跑?對,趕快跑!”

    秦昊見陰館已下,大事已定,于是震臂高喊道︰“降者不殺。”

    雁門軍將士聞言也跟著一起高喊道︰“降者不殺。”

    敵軍聞言哪里還敢抵抗,之前想投降雁門軍卻不給機會,現在終于可以投降了,哪里還敢抵抗,連忙跪下抱著頭蹲在牆角,不敢有任何異動。

    “高順負責打掃戰場,張遼秦用岳飛領破軍營,隨我去追殺王雄王世充!”

    “諾!”

    王家軍已沒有抵抗的勇氣,就算又有人負隅頑抗,也不是雁門軍的對手,所以秦昊放心的將收尾的工作交給高順,自己則領著三將前去追殺王世充。

    在秦昊看來王世充才是心腹大患啊,可不能放跑了,不然後患無窮。

    “家主,秦昊小兒他追上來了!”一員家將指著身後追上來的秦昊,沖王雄喊道。

    正往陰館東門死命逃跑的王雄,回頭一看見秦昊等人離自己以不足百步,頓時大駭,歇斯底里的大喊道︰“快快,給我攔住他!”

    圍在王雄身邊的數十員騎士,都是王家最為忠心的家將,听到家主發話,毅然決然的調轉馬頭,前去赴死,只為給家主爭取時間。

    不過在絕對是力量下,個人的意志是微不足道的,十幾員家將很快就湮沒在破軍營的人海里。

    岳飛見王雄就在前方,這麼大的功勞擺在眼前,又怎能不取,于是取出弓箭瞄準王雄,不過剛準備射時,卻被秦昊抬手制止。

    岳飛疑惑的望著秦昊,不明白少主為什麼阻止自己,秦昊沒有解釋,作為君主,他沒有對臣子解釋的義務,他需要的是用行動來證明。

    秦昊緩緩從背後抽出一把長劍,並以迅雷之勢,向前方不遠處的王雄投擲而去。

    “百步飛劍!”

    幽冷的鐵劍宛若一道流星,直接貫穿了王雄的左肩,劇烈的疼痛迅速蔓延王雄的全身,忍受不了疼痛的王雄直接跌落戰馬,倒在地上不斷地發出淒慘的哀嚎。

    “王雄,我說過你兒子死在這招下,你佷子死在這一招之下,你也會死在我這一招之下,現在你信了吧!”秦昊慢悠悠的晃到王雄面前,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緩緩道︰“說出王世充在哪,我可以保證給你個痛快。”

    追到現在也沒有看到王世充,可見王世充王仁則兩人並沒有跟著王雄一起逃亡,這讓秦昊有種不安的感覺。

    “秦昊,我要殺了你!”

    一看到看到秦昊,王雄徹底暴走,也不顧肩膀的疼痛,直接向秦昊沖去,不過還沒踫到衣角就被秦昊一腳踹在臉上,直接蹬飛,而後秦昊又緩步上前,一腳踩在王雄的胸膛上,阻止其再次爬起。

    看著不斷掙扎的王雄,秦昊淡淡道︰“這樣都還不安分嗎,那這樣呢!”

    在王雄的慘叫聲中,秦昊緩緩拔出了王雄左肩上的長劍,直接刺入王雄的右肩,長劍貫穿王雄的右肩扎進泥土里,直接將王雄釘在了地上。

    王雄此次自知必死,一大把年紀的他,也不想受秦昊羞辱,于是咬牙痛苦的大喊道︰“啊啊,秦昊,我說,我說,只求你給我個痛快!”

    “早說不就完了嗎!說,王世充在哪?”秦溫聞言松開腳,不屑的說道。

    “哼,二弟他並沒有進城,而是直接往東北方向去了,所以你是抓不到二弟的,秦昊等著吧,二弟早晚會回來,給我報仇的。”王雄仇恨的望著秦昊,咬牙切齒的說道,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秦昊恐怕已經被他殺了100次了。

    “什麼?”秦昊心底一沉,最不願見到的事還是發生了。

    “王世充他收攏了多少潰兵?”

    “大概一千多吧!”

    這時一個探子來報道︰“啟稟少主,消息已探明,方杰領軍向平城方向去了。”

    “什麼?王世充也向東北而去,難道這是要不好!”秦昊聞言立馬大驚,連忙對左右喊道︰“破軍營所有將士,立馬卸下馬甲盔甲,輕裝出行,于東門集合。”

    下完命令後,秦昊遙望東北方向,嘴里喃喃道︰“希望還來的及吧。”

    ……

    平道,位于平城以三十里里之外,雖然名字里有一個平子,但卻非常險要,處于兩山之間,是前往平城的必經之路,也是如今正在代郡浴血奮戰的雁門軍,搬運糧草必經之所。

    而在平道以西八十里處,一支五千人的大軍正停留在這里,正是在陰館戰場上撤離的方杰的隊伍。

    東方勝見前方漫起塵土,絕美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淡淡道︰“來了!”

    方杰一愣,隨即問道︰“啊?什麼來了?”

    “王世充。”

    方杰有些不信,于是目不轉楮的盯著前方,畢竟在決戰前王世充就被秦昊打成重傷,雖不知道原因,但看秦昊的架勢好像對王世充頗為忌憚。

    此戰隨著己方的撤退,王家是輸定了,大勝的秦昊照理說絕對不會輕易放過王世充的。

    煙塵中的身影越來越清晰,一個落魄的身影出現在方杰的眼中,不是王世充又是何人,而這這使方杰心中對東方勝的敬佩又多了幾分。

    “王兄!”東方勝催馬上前,淡笑著說道。

    王世充一愣,眼前的這位俊美的不像話的白甲小將自己明顯不認識啊,但仔細一看後立馬恍然。

    “東方勝?”王世充有些不確定的問道,畢竟東方勝的男裝扮相和女裝相比,差距太大,一個傾國傾城,一個英姿颯爽!

    “是我!”東方勝點頭道。

    王世充復雜的望著東方勝,在他看來自己戰敗很大的原因就是眼前這個女人搞得鬼,可是現在自己卻不得不依附于她,真是造化弄人啊。

    “陰館戰敗,王某已無家可歸,現願追隨大賢良師推翻暴漢,還望東方小額,將軍收留。”

    東方勝冷笑著看著王世充,頗有深意的說道︰“對于反漢的義士,我黃巾軍向來是來者不拒的,以王兄的出身和本事,加入我黃巾軍後,若是恪守本分,相信早晚會身居高位的。”

    東方勝眼中的冷意,直接令王世充打了一個寒顫,立馬下馬半跪,表態道︰“不敢,今後無論王世充有何成就,定以東方將軍馬首是瞻!”

    東方勝見自己對王世充的敲打起到了作用,滿意的點點頭,王世充見此繼續道︰“東方將軍,王某有一記可令代郡的雁門軍死無葬身之地。”

    “哦?”東方勝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淡淡道︰“說來听听!”

    “平城乃是雁門通往代郡的必經之所,一旦拿下平城,即可斷秦溫的糧道,而如今平城只有一千守軍,若行突襲,一戰可破,到時方臘將軍的五萬大軍面對缺糧三萬雁門軍,定可一戰滅之。”王世充冷冷的說道,眼中盡是仇恨之色。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