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一百九十四章︰安東虎賁,帝王心術

第一百九十四章︰安東虎賁,帝王心術





    第一百九十四章︰安東虎賁,帝王心術

    為了能盡快趕回廣武,秦昊一路輕騎簡行,抄的都是最近的路,而走近路自然而然也伴隨著一些風險。

    這段時間的瘋狂殺戮,三郡仇恨秦昊之人可謂數不勝數,不過出于對自身的武力自信,秦昊並不怕有人會劫殺自己。

    現在秦昊的基礎武力都已經達到了90,已經進入頂尖武將的行列,可不是一般刺客就能刺殺得了。

    況且秦昊的身邊還有穆桂英和一百精銳九龍衛,就是踫到千人圍殺,秦昊也有自信沖殺出去。

    更何況現在的三郡根本就沒有千人以上的勢力,若是真有人跳出來,正好讓秦昊秋後算賬,好一網打盡。

    這一路秦昊共踫到了三撥百人以上的劫殺,從兵器和服飾來看應該是三郡胡人派來的殺手,但殺手會連一點都不掩飾嗎?對此秦昊心中冷笑不已。

    秦昊和穆桂英都沒有動手,三撥人馬就全倒在了九龍衛的刀下,而九龍衛則只付出了十幾個人輕傷的代價,可見這支秦昊花費心血的衛隊,如今已經初見成效了。

    秦昊一路有驚無險的回到雁門之後,張讓立馬當著雁門中一眾文武的面,當中拿出聖旨,對父子二人進行冊封。【愛書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雁門太守秦溫,志慮忠純,于代郡大破黃巾十三萬,有大功于社稷,故特封秦溫為安北將軍,晉陽候,賞……”

    賞金還有食邑什麼的都是次要的,重點在官止和爵位,秦溫早就知道自己的封賞,所以自然不會太驚訝,但其他人不知道呀。

    雁門眾人一听秦溫不但被封為晉陽侯,而且還升為安北將軍後,激動的差點驚呼出來,就連秦昊心中也有些驚訝。

    漢末的軍官等級不同于以往,頂級將領共有三大梯隊,第一梯隊是位比三公的大將軍、驃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

    大將軍乃武將之首,統領全國兵權,其職位比三公,但在漢末卻有時在三公之上,有時在三公之下。

    東漢末年,大將軍在三公之上,因此當漢天子以曹操為大將軍而以袁紹為太尉時,袁紹“恥班在太祖下”。

    驃騎將軍、車騎將軍和衛將軍都在大將軍之下,同樣有著比肩三公的地位。

    第二梯隊則是︰四軍將軍、四征將軍、四鎮將軍。

    四軍將軍,即前將軍、左將軍、右將軍、後將軍。

    四征將軍,即征東將軍、征南將軍、征西將軍、征北將軍。

    四鎮將軍,即鎮東將軍、鎮南將軍、鎮西將軍、鎮北將軍。

    這些將餃周末始有,不過漢朝時並不常置,漢末群雄迭起,第二梯隊才以重號將軍的名號屢屢出現。

    而第三梯隊則是四安將軍、四平將軍、中郎將!

    四安將軍,即安東將軍、安南將軍、安西將軍、安北將軍。東漢時有此名號,位次三公,在四鎮將軍之下。

    四平將軍,即平東將軍、平南將軍、平西將軍、平北將軍。漢魏間始置,位次三公,在四安將軍之下。

    此次朝廷所封秦溫的安北將軍,乃是真正的實權將軍,可全掌一州兵權,僅次于四征四鎮。

    可以說,劉宏這一道聖旨,相當于將整個並州的軍事實權都交給了秦溫,丁原這個刺史已經管不到秦溫了。

    而安北將軍之位到手以後,秦溫也可以名正言順謀奪並州刺史之位,要知道並州和河套一樣,都是秦家是必須要奪下來的。

    丁原大人,雖然你幫過我父子不少,但唯有此事是不可退讓的,所以,對不起了!秦昊心道。

    宣讀完封賞秦溫的聖旨後,張讓一臉笑意的對著秦昊,道︰“秦溫之子秦昊,機智勇猛,文武雙全,大破二十萬匈奴于雁門關,立下衛霍之後抗擊異族第一功,特封秦溫為虎賁中郎將,冠軍侯,賞賜……”

    秦昊一听頓時愣住了,轉而心中狂喜,他猜到朝廷可能會封自己一個侯爵,但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是冠軍侯。

    劉宏還真是大方呢!秦昊心中笑道。

    雁門眾臣一听朝廷封少主的,居然是冠軍侯,所有人都驚呆了。

    少主十四封侯也就算了,但封冠軍侯未免太夸張了吧。

    霍去病受封冠軍侯時,也不過十七歲,而少主十四就被封為冠軍侯,這豈不是說少主已經超過了霍去病?

    劉宏為什麼會要封我為虎賁中郎將呢?秦昊眉頭微皺,陷入沉思當中。

    有冠軍侯在前,虎賁中郎將確實不怎麼起眼了,但可不要認為中郎將就是小官。

    漢朝武官有將軍、中郎將、校尉三級,由于將軍並不常置,有戰事時才冠以統兵者將軍之稱,所以平時一般武官所能獲得的最高官職為中郎將。

    中郎將一般品秩為“比二千石”,而且掌管皇家衛隊,屬光祿勛管轄。

    到三國時期,有軍功者越來越多,大量軍官被封為將軍,中郎將反而成為了中下級軍官的職位,但在漢末初期,中郎將可是高級將領。

    虎賁中郎將掌管皇家衛隊三千羽林軍,屬光祿勛管轄,乃皇帝親軍將領。

    要知道一個多月前,秦昊還是白身,他現在身兼的雁門偏將,還是秦溫不久前所封。

    而劉宏一下子封一個從軍不到兩個月的少年為中郎將,而且還是虎賁中郎將,這其中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劉宏要秦昊入朝,而後重點栽培秦昊。

    但事實真的這麼簡單嗎?

    原來如此,名義讓看重我所以將我放在身邊,實際卻是讓我作為質子,從而節制手握重兵的父親,劉宏你打的真是好算盤吶!秦昊心中冷笑不已。

    很明顯,此次雁門軍兩場大戰,累積擊殺敵軍三十多萬,如此強大的戰力卻不受掌控劉宏掌控,這已經讓劉宏心生忌憚,所以劉宏就借著這次封賞的名義,趁機將秦昊調入朝中。

    秦溫只有秦昊一個兒子,而唯一的獨子在成了劉宏的近將,那麼秦溫自然也只能站在帝黨這一邊,雁門軍這支戰力也就徹底掌握在了劉宏的手中。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