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325章︰李進越兮 巧舌如簧

第325章︰李進越兮 巧舌如簧





    第325章︰李進越兮巧舌如簧

    典韋是秦昊最喜歡的三國武將,雖然他智力和統帥不高,但卻極其忠誠勇猛,是貼(身sh n)保鏢的不二人選。

    由于典韋的收服難度不高,秦昊也派人去尋過典韋,只是因記錯了時間派的人到陳留時,典韋已經因殺人流落江湖不知所蹤了。

    之後可無論黑冰台還是錦衣衛,都沒查到過典韋的消息。

    類似典韋這樣的在野將領,比如太史慈甘寧周泰等,秦昊大多也都派人去邀請過。

    只是對方不知是什麼原因,不是干脆拒絕,就是直接沒找到,次數一多秦昊也就放棄,畢竟四年的成長時間對秦昊來說也很寶貴的。

    在這個平民難以抬頭的時代,典韋會歸順張角一點也不奇怪,可許褚不一樣。

    許褚是氏族出生,氏族和黃巾是生死對頭,按理說許褚不該歸順黃巾軍的才對。

    可眼前這人的扮相簡直和許褚一模一樣,讓秦昊不聯想都不行。

    強壓下心中的不安,秦昊再次下令道︰“檢測持雙錘將領的五維。”

    “虎痴之兄許定,目前五維屬(性x ng)已達巔峰,具體屬(性x ng)如下︰統帥42,武力99,智力51,政治53,魅力63。”

    許定,歷史上確有其人,而且確實是許褚的哥哥,只是由于名聲不顯,所以史書對他的介紹並不多。

    靠,太顛覆了吧,許褚他哥竟然也這麼猛?看來許家也擁有頂級武道傳承,最起碼有一部頂級內功,否則不可能出兩個頂尖的超一流武將。秦昊心中暗道。

    超一流武者何其稀少,一個時代也就那麼點,而在一個家族中卻出現兩個,這只能說明這個家族的有著豐厚底蘊。

    許定在,許褚卻不在,看來許家也((逼b )b )于無奈,才妥協讓許定加入黃巾軍的。我還有機會收服許褚。秦昊心中暗道。

    典韋許定的(身sh n)份一確定,秦昊又不(禁j n)對剩下的兩人好奇不已,在三國時代中,到底還有誰有資格和典韋許定並列呢?

    “檢測剩下兩人的五維。”

    “李進當前五維屬(性x ng)已達巔峰,統帥90,武力98,智力69,政治54,魅力75。裝備︰鑌鐵重戟。”

    “越兮當前五維屬(性x ng)已達巔峰,統帥73,武力99,智力57,政治50,魅力81。裝備︰九曲戟。”

    “竟然是他們。”秦昊不(禁j n)喃喃自語起來。

    三國是個人才大爆發的時代,許多頂級將領沒能將自己的才能充分發揮出來,結果就領了盒飯,而其中比較出名的就是李進和越兮。

    李進字子賢,東漢順帝、桓帝、靈帝時人,出(身sh n)于一貧苦的農家,東漢高興郡人,少時聰穎,勤奮好學,博覽經史。

    李進的戰績不多,而唯一北記入史冊的,就是曾在兗州擊敗過呂布。

    《三國志》記載︰太祖引軍還,與布戰于濮陽,太祖軍不利。相持百余(日r )。是時歲旱、蟲蝗、少谷,百姓相食,布到乘氏,為其縣人李進所破,東屯山陽。

    《資治通鑒》第六十一里也寫道︰九月,((操c o)c o)還鄄城。布到乘氏,為其縣人李進所破,東屯山陽。

    文中的布,指的就是呂布,而有其擊敗過呂布,不管用過什麼辦法,也足矣證明李進的實力。

    越兮,山東隱士越老夫子之子,他武藝超群,使一桿三叉方天戟,有萬夫不擋之勇,曹((操c o)c o)為得其效力親往越宅求之。

    越兮驍勇異常,曹((操c o)c o)與呂布戰于濮陽時,越兮獨站呂布數百回合不分勝負;

    當陽長阪之戰時,越兮先後五戰巔峰趙雲,于趙雲槍下先後救回了徐晃、張遼、曹洪等名將,可見其勇力膽魄。

    只是越兮的運氣不好,在五戰趙雲之時,因為手中九曲戟被青缸劍斬斷,而不得不退走,結果被趙雲一箭(射sh )死,成為是長阪坡上最後一位被趙雲殺死的曹營名將。

    長阪坡時的趙雲,絕對是其武力的巔峰時期,而越兮卻能五次與之戰平,足可見其勇猛。

    李進和越兮都不是很不出名,不過李進到底在史書上留了名,而越兮不但正史里沒有演義也沒有,只在一些野史中出現過。

    像李進越兮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讓人覺得可惜的同時又不(禁j n)感嘆,被歷史埋沒的人才確實太多了。

    項羽、典韋、許定、李進、越兮,原來黃巾軍現在光是頂尖武將的陣容就已經這麼強大了。就在秦昊心中感嘆的同時,秦溫和張角的這次會晤也即將進入**。

    兩人話語之間的交鋒,絲毫不遜色于兵器上的,張角給秦溫設置了層層陷阱,可秦溫卻謹慎至極,無奈之下張角只得圖窮匕見。

    “秦將軍,你是萬民頌揚的大英雄,何苦愚忠于劉宏那個昏君?加入我黃巾軍,我們一起共創盛世吧。”

    秦溫勃然色變,連忙打斷張角,喝道︰“住口。天子聖明,豈是你能污蔑的了的。”

    秦昊不(禁j n)在心中暗叫糟糕,劉宏的昏庸眾所周知,全史都能排上名次,父親稱其聖明雖表了忠心,但睜眼說瞎話卻也落了下風。

    “劉宏若是聖明,又怎會寵信十常侍?劉宏若是聖明,又怎會在宮廷猖獗賣官?劉宏若是聖明,又怎會關壓對大漢忠心耿耿的盧植?……”

    面對張角無數的反問,秦溫張了張嘴想要反駁卻無言以對,而張角卻是越說越溜,繼續趁(熱r )打鐵道︰“現我黃巾軍所擁兵甲已達百萬之眾,摧毀大漢易如反掌,只是不忍戰火一開,生靈涂炭……”

    “說的比唱的都好听。”秦溫連忙打斷,反駁道︰“若不是你等蠱惑百姓發動叛亂,這天下又怎會動亂至此?”

    “將軍此言差矣。”張角搖搖頭,不緊不慢道︰“大漢朝廷腐朽至極,各地貪官污吏無數,民怨早已沸騰,就算沒有老夫,大漢也必將滅亡。”

    張角一臉真誠的看著秦溫,躬(身sh n)一禮道︰“秦將軍,只要你願意加入黃巾軍,太平天國立國之(日r ),你就是我天國的大將軍。”

    “做夢,我秦溫絕不會以此清白之軀侍賊的,你死了這條心吧台。”

    秦昊不(禁j n)在心中搖了搖頭,老爹到底還是輸給了張角。

    在這一輪交鋒中,張角或許真有招攬秦溫之心,但卻也在搶佔大義,用漢帝昏庸朝堂**來粉飾自己的謀逆行為。

    “想要拿下虎牢關,就從本都督的尸體上踩過去。”

    秦溫也察覺到自己落入張角的陷阱中,于是在撂下句狠話後直接催馬回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