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354章︰遷都長安 開封之戰

第354章︰遷都長安 開封之戰





    第54章︰遷都長安開封之戰

    朝議結束後,三公九卿和部分大臣都留下來商量到底遷不遷都,還有高祖皇帝的破敵之策到底可不可行。

    不過令群臣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原本三公九卿基本都是反對遷都的,可是這次私下商議之後,居然都默契的同意遷都。

    這是怎麼回事?

    眾大人怎麼也跟著陛下一起瞎胡鬧?

    沒被留下的官員怎麼都想不明白,留下來的官員們也疑惑不已。

    沒有人真的以為,陛下口中的高祖之計,真是高祖托夢。可如此大膽的計策,到底是誰向陛下提出來的?

    大漢重臣並非愚笨之輩,自然能看出“高祖之計”到底可不可行,這其中的風險雖大,但對目前的大漢而言,確是最後一線生機了,所以又怎會反對。

    得到朝臣的同意後,遷都也成了定局。

    此次遷都不同于以往,除了行政機構的遷移之外,洛陽朝廷搬遷最多的則是糧食,然後就是各大家族的遷移。

    在戰爭時期,為了取得戰爭的勝利,國家一切機構都要服務于戰爭,而糧食自然也是受到嚴格管制的。

    無論大漢還是黃巾都一樣,普通百姓的儲量基本都被征收,僅(允y n)許保留基本口糧,有必要的花勞力也會強行征召。

    這麼做會在極大程度上失去民心,可卻又不得不如此,畢竟賭國之戰一道打輸了的話,克就要亡國了,道那時要民心還有何用?

    大漢在司隸建兩個超大型糧庫,司州雍州各有一個,分別在長安和弘農。

    朝庭之所以不將糧庫建在洛陽,好似是也預感到萬一司隸守不住的話,從弘農往關中搬運糧草也更方便。

    遷都令下達後,受影響最大並不是普通百姓,而是的洛陽世家。

    朝廷即沒有強迫百姓跟隨一同遷都,也沒有強迫世家跟隨,但是世家卻是不得不去長安。

    百姓沒有獨自前往的能力,所以朝廷不強制遷徙的話,百姓自然不會離開祖輩生活的土地。

    而大家族則不一樣,他們有遷徙的能力。

    洛陽現在聚齊了下大半的世家,而拋棄家產來到洛陽的他們,本就已是元氣大傷,而前往關中後定會受到當地世家的聯合剝削。

    所以前往長安(日r )子依然不好過,可是不遷移還不行。

    逃到洛陽的他們,早就已經上了黃巾的死亡名單,一旦洛陽被攻破的話,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所以只能隨朝廷一同前往長安。

    這次遷都,朝廷本是不想大動干戈,可隨著世家的加入,遷徙隊伍也變得浩大起來了。

    司隸由關中和河洛組成,河洛是司州,有四郡之地,分別是河南尹、河內、河東和弘農。

    千里關中就是雍州,有三郡之地,分別是京兆尹、右扶風和左馮翎。

    如今的雍州,早已不是秦漢時期的關中,無論政治經濟人口都遠遠不及司州。

    可隨著流民的增多,朝廷將流入司州的流民全部遷入了關中,再加上現在下世家的進入,這讓雍州的人口在短時間內都快突破兩百萬大關,經濟也漸漸變得繁華起來。

    照此趨勢進行下去的話,關中恐怕將成為最復雜的一個地區。

    因為這里即將成為下世家的聚集地,不僅有著關西世家,還有關東世家,而世家一多的話,有些簡單的事(情q ng)都會變得復雜起來了。

    ……

    中平二年七月,大漢朝庭正式從洛陽遷都到長安。

    劉宏遷都長安不同于董卓,沒有對洛陽造成破壞,朝廷的各大機構衙門在半個月內就已搬遷完畢,而世家拖家帶口的自然要慢一些。

    長安,未央宮。

    這座見證了大漢興衰的宮(殿di n),如今再一次迎來了它新的主人,劉宏。

    望著堂下眾臣,劉宏沉聲問道︰“關中的援軍,目前開拔到哪里了?”

    劉宏知道自己的遷都之舉,在下人看來可能都是昏招,可他心里清楚這是唯一可以拯救大漢的方法,那人的謀劃是絕對不會出錯的。

    “啟稟陛下,關中5萬援軍已到達洛陽,益州10萬大軍也已經進入關中。”何進站出沉聲匯報道。

    “如今益州空虛,沒發生什麼亂子吧?”劉宏憂心忡忡的問道。

    “陛下放心,有劉焉和劉季兩位將軍在,益州穩如泰山。”

    劉宏滿意的點點頭,而這時只見一員探報匆匆,闖進大(殿di n)。

    “報……啟稟陛下,平津……失守了。”

    這個消息在傳到眾人耳中後如同驚雷一般。

    “什麼?”

    劉宏猛的站起(身sh n),驚呼︰“這怎麼可能?”

    朝堂上瞬間變得混亂起來,各種議論聲不斷。

    “啟稟陛下,黃巾一直不停的往平津增兵,而項羽也(日r )夜不斷的猛攻,為了拿下平津甚至不惜親自攻城,袁將軍最終沒能受住,如今已領兩萬殘軍退守洛陽。”

    平津之所以會這麼快失手,終究到底還是受到了遷都的影響,

    皇帝都跑了,前方將士哪還有守下去的信心?

    平津這一失守,也讓虎牢關的秦溫等四大諸侯,所付出的所有努力都付之東流。

    “傳令,命秦溫放棄虎牢關,全力死守洛陽。”

    劉宏不知道這個決定對不對,可是卻不得不如此。

    平津一失守,黃巾已經可以通過水路,直接調集大軍進攻洛陽,還讓秦溫在虎牢關死守已經沒有絲毫意義了。

    可是一旦放棄虎牢關的話,又會讓張角和項羽兩路兵馬匯合,到時百萬大軍兵臨洛陽,洛陽真的能守得住嗎?

    這是一個無解的死局。

    常言道︰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

    大漢在正面戰場上壞消息不斷,而當所有人都悲觀的認為大漢要亡國之時,前線終于傳來了個好消息。

    “報……”

    劉宏無力的抬起頭,略帶嘲諷的道︰“誰又戰敗了?朱?還是皇甫嵩?”

    劉宏對于朝堂下的這些大臣是極度的不滿意,甚至認為若不是他們,大漢哪會走到現在這個局面,可是劉宏卻絲毫沒有考慮到自己的過失。

    張讓接過手令,一看之後頓時驚喜道︰“陛下,這次是好消息,冠軍侯秦昊在開封打敗黃巢0萬大軍,殺敵十數余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