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463章︰國號為明 大明帝國

第463章︰國號為明 大明帝國





    第463章︰國號為明大明帝國

    北方,皇甫嵩以火攻之計,斬殺十數了萬黃巾,而且在突圍後,領兵直接南下攻打孟津。

    南方,秦昊擊敗項羽趁勢奪取了廣成關,如今更是在攻打伊闕關時,分兵襲擊大谷關。

    在得知這幾個消息後,大帳中的氣憤,瞬間壓抑到了極點。

    誰能想到南北兩路近六十萬軍,竟會這麼輕易就敗了,而且那麼徹底,甚至直接影響到了他們。

    接下來,萬一三關有失的話,司州必將面臨四面合圍之勢,所以絕對不能讓漢軍的包圍圈形成。所有渠帥心中如此想到。

    朱元璋環視四周後,淡淡道︰“目前三關雖還在我方手中,洛陽那邊也已派出援軍,但(情q ng)形依然不容樂觀,軍師和少主才那里兵力不足,所以必須立刻回洛陽。”

    當提到‘少主’之時,朱元璋的眼神深處,竟不自覺的閃過一絲仰慕,而其余眾渠帥也意外的平靜了下來。

    就在漢水決戰前夕,張角已經當眾公布張勝是自己的獨子,此事一出在黃巾中可謂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一開始,黃巾之中所有人都認為,大賢良師的繼承人不是項羽就是黃巢。

    可隨著黃巢戰敗遭貶,項羽又因屠殺失寵而遭貶,人公將軍張良好似已是唯一額人選。

    張良被擒的消息,秦昊一直在有意隱瞞,而張角也沒有刻意公開,所以黃巾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張良已經被擒之事。

    所有人都認為未來的天國皇帝,一定是大賢良師的弟弟張良,可誰知在即將建國的前夕,大賢良師竟突然冒出一個兒子。

    關于黃巾繼承人之爭,本就已經夠曲折負責的了,可閑雜這一轉折,著實驚呆了所有吃瓜群眾。

    話說,大賢良師不是只有兩個女兒的嗎?

    還有,這個叫張勝的小子,啊不,是少主,怎麼沒有一絲征兆的就冒出來了,這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好了點吧?

    黃巾中底層大多都是目不識丁的平民百姓,真正有見視的人並不多,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張角是為了保護這一獨苗,所以才刻意隱瞞的張勝的(身sh n)份。

    可事實卻是黃巾已經呆了後繼無人的尷尬局面,張角也是不得已才讓義女女扮男裝,否則因為一旦他(身sh n)死,群龍無首的黃巾將會立刻分裂,大好形勢也將分崩離析。

    朱元璋是少數察覺到張角用心,並洞悉到張勝真正(身sh n)份的人,而對于(挺t ng)(身sh n)而出的聖女如今的少主,他心中有著一種異于常人的崇敬。

    一想到聖女那美到窒息的面龐,可卻要用女兒之(身sh n)扛起黃巾的未來,朱元璋心中就痛惜不已。

    聖女,不,少主,就算所有人都反對,我朱元璋也一定會支持你的。

    張勝雖頂著少主的(身sh n)份,可大多數渠帥並不認同,畢竟他沒有絲毫的建樹,而支持的也只有張角的死忠黨,而朱元璋就是張角的死忠黨之一。

    “退是必須要退的了,可是卻不能直接讓全軍撤退。”

    陳友諒一臉嚴肅的對朱元璋道︰“必須留下足夠兵力駐守,否者漢軍若是趁著我軍撤退師出擊,我軍恐有潰敗的風險。”

    朱元璋點點頭,他也是急昏了頭,漢軍四十萬怎麼可能輕易放他們離開?

    “陳帥所言有理,不知諸位渠帥,誰願主動留守?”

    朱元璋也知道留下來不是個好差事,畢竟秦溫和董卓的四十萬大軍也不好對付,可在場那麼多渠帥卻無一人站出,這讓他的臉色也有些不好了。

    陳友諒見此眼中閃過一絲掙扎,想也許久之後站出道︰“末將願意留下。”

    “好。”朱元璋豁然起(身sh n),喜道︰“我給陳帥留下十萬大軍,務必死守住野王。”

    “諾。”

    漢軍有函谷天險,黃巾也並非無險可守,野王城就是最好的要塞,糧草充足的(情q ng)況下,十萬大軍就是死守一年也綽綽有余。

    可惜,無論是朱元璋還是陳友諒都沒有想到,漢軍既沒有追擊也沒有攻城的打算,他們要的只是困死黃巾罷了。

    就這樣,陳友諒領著十萬大死守野王城,而朱元璋則領著六十多萬大軍回援洛陽,可是他都還沒到洛陽,就得到可大谷關淪陷的消息。

    ——————

    洛陽,皇宮。

    得知項羽戰敗張良被擒的消息後,張角的(身sh n)體就每況愈下,如今差不過已經到極限了,之所以還沒有咽氣,只是靠心中的執念強撐著罷了。

    為了不刺激張角,貂蟬不,是張勝,連北路軍戰敗和大谷關失守的消息都沒敢說,而張角問她也只是報喜不報憂。

    張勝端起藥膳,一邊一口一口的細心喂食,一邊問道︰“義父,如今建國在即,你說取個什麼國號好呢?”

    一臉虛弱的張角一听頓時來了精神,沉思後鄭重道︰“天地輪常,(日r )月(陰y n)陽。不如就以‘明’為國號吧。

    “大明帝國嗎?”張勝喃喃自語,而後展顏笑道︰“好名字。”

    服侍張角吃完藥後,張勝則向皇宮大(殿di n)議事廳走去。

    一(身sh n)男裝的張勝,比宋玉潘安都要俊上三分,而不知(情q ng)的宮娥們的眼中盡是(愛 i)慕之色。

    站在大(殿di n)門口,眺望著整個皇宮,,張勝低聲嘆息道︰“終究還是要敗的,繼續困獸猶斗,又有何意義呢,徒添傷亡罷了。”

    張勝也沒想到大漢會以‘困龍之局’翻盤,雖早就知道黃巾注定失敗,可真等到來的這一天到來還是難免難過,更何況她即將以天國繼承人的(身sh n)份成為皇帝。

    老師,這就是你的目的嗎?讓百姓和世家拼個兩敗俱傷?張勝心中暗道。

    郭嘉走到張勝的(身sh n)邊,道︰“大賢良師是失敗了,可也徹底摧毀了大漢的根基,已徹底失天下去民心的大漢,早晚必亡。”

    張勝瞥了郭嘉一眼沒有說話,見張勝竟不搭理自己,郭嘉不滿道︰“前黃字一號,我幫你解決了這麼多麻煩,而你卻無視我,這樣真的好嗎?”

    張角現在的(身sh n)體,已經處理不了政務,黃巾現在基本所有的政務,都是張勝在處理。

    郭嘉和馮雲山則成了張勝的左右手,兩人一軍一政,幾乎幫張勝解決了所有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