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476章︰百家在行動

第476章︰百家在行動

    第476章︰百家在行動

    鐵木真聞言頓時大喜過望,征服大漢是他必須要完成的事業,所以漢人內斗內耗的越厲害,他自然是越開心的。

    “你們這幫漢人就繼續內斗吧,等到你們消耗的差不多的時候,就是我匈奴鐵騎南下之(日r )。”鐵木真心中暗道,而後又不(禁j n)想起給了秦昊。

    “秦昊,你給本單于的屈辱,終有一(日r )本單于一定會加倍還給你,還給所有漢人的。”鐵木真心中恨恨的想到。

    見鐵木真那副暗爽的表(情q ng),胡昭不用想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心中也是冷笑不已。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果然所有胡人都是一個德(性x ng),都在覬覦我大好山河啊。”

    胡昭心中雖然惱怒,臉上卻依然面色不變,繼續道︰“黃巾戰敗後,蜷縮在關東之地,建立了大明帝國,如今大明佔地雖廣,但兵力卻空前薄弱難以久守,大漢重新一統指(日r )可待,鐵木真單于你說這是不是一個好消息呢?”

    鐵木真頓時面色一僵,強笑道︰“這,呵呵,這還真是……好消息呢!”

    這對鐵木真來說自然不是個好消息,他巴不得大漢和大明打上個幾十年,這樣他才能從中謀利,大漢這麼快就重新一統可不符合匈奴的利益。

    “單于你好像並不開心啊?”胡昭一臉戲謔的說道。

    鐵木真這時終于應過來,胡昭此行肯定有目的,根本不是來告訴他什麼好消息。

    “先生,你到底要干嘛?”鐵木真惱怒的說道。

    胡昭淡然一笑,緩緩道︰“單于息怒,相信單于和我們百家一樣,都不希望大明這麼快被滅吧?”

    “什麼?”鐵木真瞳孔微縮,驚訝道︰“你竟來自百家?”

    營中眾將也都心中一驚,黃巾起義之後百家就已經由暗專明,而這股存在了數百年的暗勢力,真的就是想不出名都難。

    鐵木真本來還有招攬胡昭的想法,現在是真的想都不敢在想了,他甚至不想和百家有任何牽連,因為這股力量實在是太神秘太危險了。

    大漢一不小心,結果被玩殘了;黃巾以不小心,結果也被玩殘了。

    匈奴要是與之牽扯過多的話,可能被利用了之後,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鐵木真心中暗道。

    一念至此,鐵木真的眼神都變得凌厲起來,一臉戒備的審視著胡昭,胡昭卻毫不在意,輕笑道︰“法家魁首胡昭,見過鐵木真單于。”

    鐵木真心中暗驚,他本以為胡昭只是個百家弟子,可沒想到竟是法家魁首。

    看來我匈奴已經被漢人內部的暗勢力給盯上了呀,不過想利用我匈奴可沒那麼容易。鐵木真心道。

    鐵木真知道漢人好算計,見胡昭一副智珠在握好似吃定自己的樣子,鐵木真迅速冷靜下來,淡淡道︰

    “原來先生是為大明來搬救兵的,既然如此直說就是了,又何必故弄玄虛呢?”

    听鐵木真直接說大明而不是黃巾,胡昭心中也松了口氣,這說明鐵木真也認同了大明的作用,絕不會看大明被大漢輕易滅掉。

    計成矣!胡昭心道。

    胡昭一臉笑意的看著鐵木真,意味深長的說道︰“單于此言差矣,在下只是陳倫論一個事實,至于單于領是否會領匈奴鐵騎南下走一遭,又與我這個局外人何干?”

    鐵木真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一時竟不知該怎麼回應。

    一邊的拖雷站出,沉聲道︰“空口白舌就想調動我匈奴大軍,先生你有些太過想當然了吧。”

    拖雷也的言下之意其實就是想要好處了,他可是知道黃巾又多富,而等好處到手之後,出不出兵那還不是匈奴說了算。

    胡昭淡然一笑,而後拱手道︰“這位將軍可能是誤會了,在下已經說了,此行只是告訴單于一個好消息,如今話已帶到,在下也就告辭了。”

    “慢著,你當我匈奴是你大漢嗎?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拖雷喝道。

    胡昭轉過(身sh n),似笑非笑的看著鐵木真,問道︰“怎麼,單于想要留下我?”

    鐵木真盯著胡昭好一會,最終展顏笑道︰“當然不是,先生請自便。”

    離開匈奴王帳後,胡昭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起來。

    “匈奴竟出了這等厲害人物,看來未來北疆是不會太平了。”胡昭喃喃自語道。

    王帳內,鐵木真的眼神也變得無比冰冷,隨即下令道︰“傳令下去,本單于不(日r )將領二十萬大軍南下,著令各部做好準備。”

    眾將聞言頓時嘩然,匈奴想要南下就繞不開雁門關,可一年前的大敗的(陰y n)影還在眾人心中籠罩,實在是不想這麼快就又和雁門軍為敵。

    拖雷站出,問道︰“單于,您之前不是說過‘不一統草原,絕不南下’的嗎?”

    “放心,這行南下不是打仗,本單于只是領軍去雁門關轉一趟。”鐵木真淡淡道。

    轉一趟要二十萬大軍嗎?

    所有匈奴將領都不信,可鐵木真的威望實在太高,他做出的決定根本無人能反對。

    不過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次他們真的只是……轉了一趟!

    洛陽,皇宮。

    劉宏一臉怒色的對著滿朝文武,咆哮道︰“張勝那賊子竟敢擅自稱帝,這次朕絕不罷休。哪位(愛 i)卿願意領兵討賊?”

    眾臣你看我我看你,可卻沒有一個人站出,最終王(允y n)站出,道︰“陛下有所不知,我軍儲糧即將要耗盡,已不足以支撐大軍消耗了。”

    劉宏頓時面色一紅,他只在乎大戰的輸贏,哪知道糧草這等瑣事啊。

    這次雖擊敗了黃巾,但大漢自己也是元氣大傷,兵馬損失超過五十萬,糧草消耗近千萬石。

    如今司州雖有四十萬漢軍,但那基本都各大諸侯的兵馬,其中董卓一人就佔了二十萬,朝廷的中央軍只剩下不到十萬了。

    劉宏想要繼續開戰,未嘗沒有削弱諸侯兵權的想法,可惜的是大漢諸侯各個都門精,自然是輕易不會上當的。

    至于收回諸侯手中兵權,劉宏現在是想都不敢再想,之前他用升遷之法奪走了劉焉和董卓手中的兵權,結果搞得所有統兵將領人人自危。

    現在劉宏要是還敢這麼干的話,那可真就是自己作死了,軍中將領到時肯定會推翻他另立新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