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494章︰誰利用誰?

第494章︰誰利用誰?

    第494章︰誰利用誰?

    方臘口中的鄒師叔祖,正是(陰y n)陽五行學說的創始人鄒衍,而他被植入的(身sh n)份則是南華的師弟。 x

    听到方臘所言後,鄒衍自然知道方臘的小心思,于是不緊不慢道︰“這是當然的,張角師佷的眾多弟子之中,魁首師兄最看好的還是你方臘啊。”

    “弟子的不足之處還有很多,希望今後可以時常得到祖師爺和師叔祖的教誨。”方臘故作謙遜的說道。

    鄒衍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淡淡道︰“如今百家各派都在選擇人主,而你和張勝二人,正是最我(陰y n)陽家最看重的人選。”

    方臘的笑臉漸漸凝固,眼中也充滿了忌憚之色。

    他方臘只是一方渠帥張角的徒弟,而張勝卻是師傅之子大明皇帝,所不用想也知道(陰y n)陽家會如何選擇。

    難道我方臘注定只能在張勝之下?

    不,我不甘心。

    張勝小兒沒有任何有功績,憑什麼就可以直當皇帝?

    就算他是師尊的兒子我方臘也不服!

    方臘對張角一直都是及其尊重的,可這並不代表他會將對張角的感(情q ng),也帶入到張勝(身sh n)上。

    方臘雖沒有參與繼承人之爭,但心中也是隱隱有些期待,可惜怎麼也不可能輪到他,所以他對張勝只有嫉妒。

    忽然方臘眼前一亮,心中想到了一個惡毒的主意。

    對了,這次支援揚州是個機會。

    方臘嘴角閃過一絲冷笑,心道︰張勝,不要怪我,你根本就不配當大明皇帝。師尊,請原諒弟子,弟子也是為了大明好。

    方臘不知道的是,他的所有反應都在鄒衍的意料之中,或許也可以說是可以引導。

    看著方臘離去的背影,鄒衍不屑一笑,而後冷冷的自語道︰“方臘呀方臘,(陰y n)陽家可不是那麼好進的,而和張角相比你還差得遠呢。”

    江東,明軍大營。

    楊秀清剛化解漢軍又一輪進攻,而在剛剛的那一戰中,他發現漢軍之中的一些異常,于是連飯都沒吃就來和洪秀全匯報。

    楊秀清都還沒進主仗,隔著老遠就听到了洪秀全的咆哮聲。

    “什麼,你說方臘不但沒有過江支援的意思,反而還接收了老子在江北的地盤?”

    洪秀全簡直難以相信這是方臘干的,在眾多兄弟之中他們兩人的關系是最好的,所以他實在想不到方臘在背後給自己捅刀子的理由。

    “主公,這是方總督交給你的信。”

    洪秀全連忙就過來,看完後頓時氣得渾(身sh n)發抖,怒罵道︰“((賤ji n)ji n)人,((賤ji n)ji n)人。”

    罵完後,洪秀全一下子癱坐在地上,眼中滿是絕望。

    楊秀清小心撿起信件,看完後頓時面色大變。

    “這,這,陛下竟會在這時,讓方總督接收主公在江北的地盤?這絕對不可能!”

    洪秀全眼中滿是恨意,怒吼道︰“有什麼不可能,那((賤ji n)ji n)人定是知道了我知道她的秘密,所以才想借漢軍之手除掉我,就這點心(胸xi ng)還想得到我洪秀全的效忠,簡直做夢。”

    楊秀清聞言一愣,心中也頓生疑惑。

    秘密?

    主公知道陛下什麼秘密,竟會讓陛下忌憚到,借漢軍之手來除掉主公?

    “張勝,我洪秀全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洪秀全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給我等著。”

    在洪秀全看來,他的地盤已全被方臘接收,所以就算退回了江北,張勝也絕對不會放過他。

    後路已徹底斷絕,前路同樣求生無望,這是一條十死無生的死路啊。

    面臨這必死的局面,洪秀全心中對張勝滿是恨意,再也顧不上和張角的師徒(情q ng)分,他已經準備用出自己最後的殺手 ,大明的未來已經和他沒有關系了。

    楊秀清見此在暗嘆一聲後,道︰“主公,我們或許還有一條活路。”

    “什麼?”洪秀全頓時來了精神,激動道︰“什麼活路,快說。”

    “北方孫堅、南方劉瑤、西方王朗、東方陸康,此四將從四面將我軍團團包圍起來。

    按理說這四支軍隊要是群起而攻的話,我軍是很難抵擋的了的,可漢軍卻偏偏一直沒有聯合作戰。”

    “這又能說明什麼?”洪秀全疑惑的問道。

    “這說明漢軍中有人不希望我軍被全殲。”楊秀清篤定道。

    東王楊秀清不愧是太平天國的實際締造者,一眼就看出了漢軍的真實用意。

    確實,在擁有孫武這樣的絕世統帥的(情q ng)況下,若非漢軍內部統籌不一,明軍怎麼可能堅持到現在。

    “怎麼會?”

    洪秀全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不過如今他已經面臨絕境,這也是他願意看到的結果。

    沉思好一會後,洪秀全好似想通了什麼,激動的大笑道︰“劉瑤,一定是劉瑤,他不願看到孫堅做大,所以才故意留下破綻,想向借我軍之手削弱孫堅。”

    “沒錯,四方的四支漢軍中,南方的劉瑤軍出力最小。”

    “這麼說來,漢軍也不團結,我們或許可以和劉瑤合作一次,以擺脫目前的困局。”

    洪秀全的眼楮越來越亮,而後果決道︰“傳令下去,全軍從南面向吳郡方向突圍。”

    “諾!”

    楊秀清離開後,洪秀全忍不住自語道︰“希望推測是真的,不過現在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張勝,這次我洪秀全要是不死的話,你的好(日r )子就到頭了。”

    洪秀全本來就對張勝有偏見,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已被方臘利用,成為了對付張勝的武器。

    江東,漢軍南大營。

    “報……啟稟州牧,賊軍傾巢出動,向我軍殺來了。”

    劉瑤聞言頓時心中一喜,心道︰洪秀全這家伙倒還(挺t ng)識相,倒也省了本州牧一番手段。

    掃視一圈在場的眾將後,劉瑤嘴角微翹,淡淡道︰“傳令下去,明軍勢大,速向三位太守求救。另外,全軍放棄第一防線,退守第二防線。”

    “可是,這樣不是……”

    “可是什麼可是,你是州牧還是我是?”

    “額……諾。”

    看著行色匆匆的眾將,劉瑤心中冷笑不已。

    孫堅,你這個低((賤ji n)ji n)的武夫竟敢不將我劉瑤在眼里,你們兄弟不是能打仗嗎?那就自己去慢慢去剿滅黃巾賊寇啊。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