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1108章︰攘外必先安內

第1108章︰攘外必先安內





    第1108章︰攘外必先安內

    當初秦溫攻取河套,組建並州聯軍的時候,王匡雖壯著膽子加入了聯軍,但那是秦溫牽頭的緣故,所以王匡才敢跟在後邊搖旗助威。

    如今元蒙七萬鐵騎呼嘯而來,且不論並南聯軍是不是有求于元蒙,就憑朔方太守王匡手中的那點兵力,又怎麼可有膽子敢阻攔七萬元蒙鐵騎!

    七萬元蒙鐵騎呼嘯的來到朔方,不但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甚至守將還听從王匡的命令還送上了酒肉,恭送慕容恪和其大軍離去。

    晉軍對西方的涼軍設有駐軍進行防備,但對南邊諸侯卻只設了崗哨。

    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晉軍不去打並南諸侯就不錯了,並南諸侯根本不可能主動攻打晉軍。

    這本是理所應當的事,不想如今卻被慕容恪給鑽了空子,七萬鐵騎直撲河套南部兵力空虛的銀川郡而來。

    三天前,秦昊的飛鴿傳書傳到晉陽後,當即引起了秦溫的高度重視,隨之也在晉軍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十五萬晉軍,如今有十二萬都集中在雁門關和鎮北關,而元蒙卻已經和楊堅勾結起來,七萬元蒙鐵騎即將借道從涼州攻入河套。

    河套如今已經是危在旦夕,可晉軍卻還不知道元軍的真正目的。

    元蒙到底是想走河套攻破鎮北關,放關外的元蒙鐵騎進來?

    還是鐵騎長驅直入,直插太原,進攻晉軍的首府晉陽?

    對此,晉軍一概不知,但商議後還是認為,元蒙大軍北上鎮北關,接應鐵木真大軍的可能性更大,于是很快就商議出好了做戰準備。

    “主公,攘外必先安內。”

    戲志才站出,一臉嚴肅的說道︰“當務只急,必須先集中優勢兵力,先將即將進入河套的這七萬元蒙鐵騎徹底殲滅。

    否則這七萬鐵騎一旦在河套肆虐開來的話,我軍這麼多年的治理也就白費了。”

    “七萬鐵騎,而且還是裝備了馬鐙馬蹄鐵的鐵騎,若是想要將其徹底殲滅,最起碼要出動一倍于敵的兵力。”

    秦溫早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只見他面露凝重之色,沉聲道︰“我軍如今總共只有十五萬,而外關外還有二十萬元蒙鐵騎虎視眈眈,這北方兩關也同樣不得不守。

    為了渡過這次危機,本侯決定河套之地,全民皆兵,抵御元蒙入侵。

    另外,即刻征召十萬預備兵,並傳令各城各縣緊守城門,絕對不許出戰。”

    晉軍坐擁並北五郡,河套三郡,共計八郡之地,經過這些年的修養生息和大力發展,擁有人口超過三百萬,卻只有征召了二十萬常備軍。

    像並州這等長年與異族交戰的地方,就算兵民比例達到十比一,也算不上窮兵黷武,所以秦溫在征召十萬預備兵完全在承受範圍之內。

    與之相比,秦昊坐擁的荊北四郡,總共只擁近三百萬人口,但卻征召二十四萬大軍。

    秦昊麾下的軍民比例,不但已經接近十比一了,而且還是在人口稠密的中原地區,可見跟秦溫相比秦昊才是真正的窮兵黷武。

    不過秦昊也是沒有辦法,南陽乃是四戰之地,不征召那麼多軍隊的話,他也就沒有多外擴張的實力。

    法直這時站出,沉聲道︰“主公,征兵、全民皆兵,都是殲敵之策,而當務之急卻是要御敵,若連這七萬元蒙鐵騎都擋不住,就更別提殲滅這七萬大軍了。”

    “沒錯。”

    司馬防接過話茬,沉聲道︰“我軍的軍械儲備極為充足,別說是征召十萬預備軍,就是二十萬也不在話下,可我們卻沒有這麼多時間準備。”

    晉軍所征召的預備兵,都是接受過軍事訓練的退伍軍人、百姓壯丁,只要分發武器並簡單的訓練之後,就會迅速組成軍隊,戰力雖然比不上正規軍,但是用來守城或脅從戰卻是綽綽有余。

    “必須盡快先調遣大軍,將元蒙大軍堵在銀川郡,我軍才有充足的世界來準備接下來的行動。”

    戲志才深吸一口氣,沉聲道︰“主公,雁門關和鎮北關易守難攻,各留兩萬守軍足以支撐兩個月了。

    有這兩個月的時間,想必也足夠我軍做足一切準備,然後將來犯之第消滅干淨了。”

    “軍師所言甚至。”

    秦溫點點頭,正色下令道︰“傳令陰山都督楊業,另選將領鎮守鎮北關,隨即領軍四萬大軍坐鎮銀川郡。

    傳令雁門關守將李定國,立即分出四萬大軍,讓河套都督王猛統領,前去銀川助陣。”

    “主公,王猛大人文武兼備,統領著四萬大軍不成問題。

    李定國將軍久經沙場,由他領兩萬大軍鎮守雁門關,也同樣萬無一失。

    可楊業都督若是離開鎮北關的話,其麾下將領恐無人能擔任守關重任啊。”司馬防憂心忡忡的說道。

    “放心,楊將軍的那幾個兒子,各個都是難的將才,擇一人住守住關卡不成問題。”

    秦溫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笑道︰“咱們總要給雛鷹翱翔長空的機會啊,未來這天下可都是他們的!”

    眾人聞言也都紛紛笑了起來,自家主公將才的任用向來極為大膽,少主秦昊年不過14就領軍征戰,李定國乃是黃巾降將如今卻去鎮守雁門關,而這樣的例子在晉軍中才卻還著呢。

    “晉陽乃我軍腹地,元蒙鐵騎若不能徹底解決補給問題,想攻過來絕對沒有那麼簡單,所以晉陽的三萬守軍只留一萬就夠了,剩下的兩萬大軍……”

    說著秦溫環顧四周,最終目光停留在了戲志才身上,沉聲道︰“軍師,就由你帶吾去銀川吧。”

    “諾。”

    “若吾還能騎馬拉弓,此戰定然親自領軍,前去與元蒙一戰,但……”

    說著秦溫落寞的嘆了口氣,隨即無奈的笑道︰“有勞軍師替吾跑一趟了。”

    “為主分憂,乃吾應盡職責。”

    戲志才正色道,心中卻也不免對主公的英雄遲暮而感到傷感,何曾幾時那個意氣勃發縱橫北疆的秦溫,如今卻已經連弓都拉不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