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1113章︰漢奸

第1113章︰漢奸

    第1113章︰漢奸

    慕容麟所說的,和慕容恪所想的,雖並不完全一致,但也有七分類同。

    看著慕容麟,慕容恪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即對慕容紹道︰“現在你明白了嗎?”

    “孩兒……慚愧。”

    慕容紹只感覺有些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對于釋放俘虜這一點,慕容紹心中雖依然有些難以接受,但父親的軍令已下,他也只能遵從了。

    沒過一會,又有士兵來報。

    “將軍,喬家的人來了,說有要事要見您。”

    “讓他們過來吧。”

    一個大腹便便、滿臉精明之色的胖子,在士兵的指引下走了過來,而他正是喬家家主喬盛之子喬貴。

    喬貴一看到慕容恪,就極為熱情的恭賀道︰“恭喜將軍奪下此城,徹底解決糧草之危。”

    雖說沒有喬家的情報和領路,慕容恪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奪下此城,但他對這幫漢奸依舊沒有任何的好感,極為冷淡的說道︰“是有什麼新情報了嗎?”

    胖子喬貴的話看似恭維,可實際上卻也是在強調自己家族的功勞,卻沒想到慕容恪竟這麼不給自己面子,一時間他的臉色也不由變得有些難看。

    “該死的慕容恪,竟敢給老子臉色,要不是有我喬家的情報,你都還不知道在哪呢。”

    喬胖子在心中將慕容恪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遍,但還是強壓下心中的不滿,一臉討好的笑道︰“將軍真是慧眼如炬啊,太原那邊確實傳來了新情報……”

    喬胖子想自己來匯報,卻不想慕容恪直接將手伸了過來,顯然是並不準備听他匯報,而是要自己來看。

    喬胖子面色一僵,心中又問候了一遍慕容恪的祖宗十八代後,訕笑著將文書遞了過去。

    喬胖子其實心中也明白,慕容恪打心眼里就看不起自己這些漢奸,可你慕容家也是鮮卑的叛徒,大家同為叛徒,誰也不比誰高尚,你又憑什麼看不起我?

    喬胖子刻意忽略掉了一點,那就是慕容家已經為鮮卑盡了節,而且還是在鮮卑滅亡之後,才被迫投降的元蒙,不投降那話那就只能被滅族。

    而喬家的叛變,卻是在秦溫沒有任何對不起喬家,反而還對喬家有大恩大德的情況下,他們卻主動叛變當漢奸投靠了元蒙。

    兩者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可比性。

    慕容恪不待見自己,喬胖子自然也不願留下來看他的臉色,留下情報之後他就準備離去,可走到門口時慕容恪卻冷不丁問了一句話。

    “喬公子,據本將所知,令父喬盛先生,早年衣不遮體,先做當鋪伙計,後開草料鋪,兼做豆腐、豆芽及零星雜貨些生意,直到與一位秦姓之人結拜後得到了秦家的扶持,所以你們喬家才能成為了晉商八大家,而這位秦姓之人則正是秦溫之弟秦檢。”

    說到這時,慕容恪眼中閃過一絲不解之色,繼續問道︰“你父和秦檢既是結義兄弟,依靠和秦檢之間的關系,你們喬家完全可以安穩的發展,為何要冒著滅族的風險投靠我元蒙呢?”

    這次慕容恪可是給喬胖子留了面子,他的這番話中之中還有另一層意思,那就是你喬家會興起完全是因為秦家,秦家沒有任何對不起你們的地方,可你們為什麼要忘恩負義的背叛秦家?

    這番話直接說出來的話,也就徹底和喬家翻臉了,所以慕容恪換了一種方式來旁敲側擊,他也確實好奇這些漢奸到底是怎麼想的。

    喬胖子顯然沒听出慕容恪話中的深意,反應一臉古怪的看著慕容恪,理所應當的說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秦家對我喬家雖甚厚,卻已無法再讓我喬家更進一步了,為了家族大業投靠元蒙又有什麼關系?”

    慕容恪一听整個人都愣住了,他原本以為這些晉商只是為了自保,畢竟並北有很多世家都走私過物資給元蒙,而秦溫對視此事也是極為的痛恨,一旦發現則必定抄家滅族,卻不想僅僅是秦家已經滿足不了他們的胃口了。

    “商人逐利,真是一群無君無父,不知忠義的卑鄙小人。”

    慕容恪心中雖極為不齒,卻也沒有過多在意,畢竟自己想要攻陷鎮北關,還要靠這幫人幫忙呢。

    拆開信箋後,僅看到第一行的內容,就不禁讓讓慕容恪瞳孔一縮。

    只見信上寫到︰王猛領雁門四萬大軍,戲志才領太原兩萬大軍,已經快要進入銀川地界,而楊業則已領四萬大軍穿過陰山郡即將進入寧夏郡。

    十萬晉軍精銳即將來襲,饒是慕容恪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也還是晉軍的反應速度而感到震驚。

    “看來公主殿下失敗了呀,情報還是泄露出去,如今秦溫對咱們可是極為重視,一下子就派了十萬精銳晉軍前來討伐,接下的行動恐怕不太容易呀。”

    一位身穿黑甲的將領對慕容恪說道,而慕容恪卻一臉淡然道︰“幸好來之前就考慮到這點了,否則恐怕真會措手不及。”

    “看來你已經有了應對之策了呀。”

    黑甲將領淡笑道,而慕容恪則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很快,慕容恪召集眾將,並下令道︰“立即傳令下去,收繳全城百姓手中的全部糧草,分發給他們十天的口糧後,將全城百姓全部趕出城去,然後……”

    說著,慕容恪的眼中閃過一絲冷意,冷冷道︰“焚毀此城。”

    “什麼?”

    眾將一听紛紛大驚失色,明明剛剛還在說要收買民心,怎麼現在卻反而要驅民焚城了?

    慕容紹被慕容恪訓了幾次,已經不敢貿然質疑父親了,可慕容麟卻問道︰“伯父,如此的話,定會激起河套百姓的抵御之心,到時我們在河套恐怕將陷入舉步艱難的境地啊!”

    “此一時彼一時。”

    慕容恪深邃的瞳孔之中波瀾不驚,不緊不慢道︰“我軍雖要收買民心,卻不能盲目討好百姓。

    河套百姓心向秦溫,無論我軍如何施恩,也注定將會出力不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