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巔峰召喚 > 第1120章︰悲情戰神慕容垂

第1120章︰悲情戰神慕容垂





    第1120章︰悲情戰神慕容垂

    慕容恪?

    這名探子卻是說出了一個本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人的名字。

    “什麼?怎麼可能是慕容恪?”

    楊業當即露出一臉驚容,一把揪起探子的衣領,質問道︰“他不是領軍東進了嗎,此時怎麼可能會在這,你不會是看錯了吧?”

    元蒙主力大軍已然東進,這乃是不爭的事實,畢竟無論慕容恪如何隱瞞,也不可能在憑空多出數萬大軍來替他打掩護。

    而驅使民眾偽裝成大軍這樣的小把戲,也是肯定騙不過晉軍的探子的,畢竟民眾在怎麼裝也肯定會有破綻。

    所以,東進的必定是元蒙的主力大軍無疑,眼前的這支隱藏的奇兵才是偏師,而慕容恪身為元蒙主將怎麼可能不指揮主力,卻留下來指揮偏師呢?

    那名探子也知道這里面的疑點,但還是無比堅決的解釋道︰“啟稟都督,屬下不敢撒謊,在之前的交戰中,屬下曾見過慕容恪,百分百確定那人就是慕容恪。”

    探子無比確定的語氣,讓楊業更加的心亂如麻,隨即松開探子的衣領,遙望東方喃喃自語道︰“若慕容恪在這的話,那統領元軍主力,和王猛對陣的人又是誰?”

    最為嚴重的問題出現了,既然慕容恪出現在這,那個王猛對陣的人又是誰?

    此人能讓慕容恪在這種危機關頭將主力大軍相托,由此足矣看出此人的陣戰指揮能力絕對不比慕容恪遜色多少,而這也就表示至少有兩個慕容恪級別的將領在河套。

    一念至此,楊業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畢竟一個慕容恪就已經夠難纏的,結果元蒙暗地里居然還隱藏了一個,就算可以將他們驅逐出去,恐怕河套也注定要元氣大傷了吧。

    “王景略的陣戰指揮能力並不比我遜色,而兵法韜略則更是在我之上,由他來指揮主力大軍,就算無法取得勝利,東線大軍也定會安然無恙。”

    想到這時,楊業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冷冷的自語道︰“當務之急,必須趁著敵明我暗之際,率先將慕容恪的這支大軍擊潰,如今慕容恪身邊兵馬數量不過萬,也正是擊殺慕容恪的大好時機。”

    “大郎、二郎、四郎、五郎、七郎?”

    “末將在。”五個兒子齊聲應道。

    “你們各領兩千精騎,雖本都督前去擊殺慕容恪。”

    “諾。”

    ————————

    河套東線,六萬元蒙鐵騎向東不斷疾行,而為首的則是代替慕容恪的神秘新主將。

    慕容麟一騎迅速沖到大軍最前頭後,連忙對主將匯報道︰“父親,探子來報,晉軍已往東來而。沒想到我軍只是虛晃一槍,就真的把晉軍給引過來了。”

    能讓慕容麟叫父親的人,當世也只有慕容垂一個了,而慕容垂正是慕容恪選定的新主將。

    至于慕容恪和楊業這兩位主將,則都默契的選擇了領偏軍進行交手,不得不讓人感嘆世事無常啊。

    慕容,十六國之一前燕的建立者,他這一生的功績有很多,但在很多人眼中安些根本不值一提,只因為慕容還有一項可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能力——生兒子。

    據統計,慕容一生大約有20個兒子,而在這20個兒子中出了三位皇帝,其中僅一人是繼位稱帝,另兩位均靠自己打下了一片天,後分別建立了——後燕、南燕,而這兩國均入十六國之列;

    同時,在慕容的這20個兒子中,還出了兩位“未嘗一敗”的“戰神”,那就是‘十六國第一名將’慕容恪,和‘悲情戰神’慕容垂。

    哥哥慕容恪的一生,唯有用‘傳奇’和‘完美’來形容,而絲毫不遜色于他的弟弟慕容垂卻要憋屈的多。

    慕容垂16歲征高句麗,勝!

    18歲征宇文鮮卑,勝!

    19歲領兵鎮守前燕與後趙的邊境,後趙將領鄧恆不敢與慕容垂一戰。

    20歲,慕容垂統領一軍,與慕容恪共擊扶余國,再勝!

    慕容垂身為身為百戰百勝的常勝之將,還有後燕的開國之君,很多人一定以為他的一生必然是酣暢淋灕的,然而事實卻恰恰相反。

    慕容垂的一生,始終在悲劇與喜劇中切換,難得平靜,若一定要給他的人生定一個主基調,那也只有憋屈這兩個字比較適合。

    慕容垂出生後,因相貌奇異、氣度非凡,就算是庶出,也大受父親慕容的喜愛。

    慕容為其起名為慕容霸,以示他必成霸業之意,曾還猶豫是否應該廢世子慕容y,立慕容垂為世子,由此足可見慕容是多麼的喜愛慕容垂,但也正是因為這份寵愛,引來了身為世子的二哥慕容y的嫉妒與憤恨。

    慕容去世後,嫡子慕容y繼位後,卻對弟弟慕容垂充滿戒心,而為了消除哥哥的戒心,慕容垂將名字從慕容霸改為慕容 笥指奈 餃荽埂br />
    史書雖記載,慕容垂曾墜馬撞斷了牙齒,所以才的改名。但人們更願意相信,慕容垂的改名其實是想向慕容y表明其沒有篡位之心,之後更是努力的以一場場勝利證明自己。

    公元349年,慕容垂任前鋒都督伐趙,勝!

    公元350年,慕容垂領軍兩萬獨掌一路大軍,與慕容y、慕輿于三軍共伐後趙,大勝!

    攻下薊城(今北京)後,慕容垂阻止了慕容y盡數坑殺後趙降卒的決定後,又一路以全勝戰績攻殺,之後領軍平段氏鮮卑遺族叛亂、領軍攻塞北敕勒,百戰百勝。

    至此,慕容垂用一場場勝利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但二哥慕容y對他的戒心始卻終難以消除。

    慕容y對慕容垂只是防備,而慕容y死後,繼承他他位置的兒子慕容ュ 閱餃荽溝奶 齲 蛞丫 嗆旃鈉縭恿恕br />
    慕容恪死後不久,東晉桓溫領兵伐前燕,一路大勝,高歌猛進,慕容ё丫 諤致矍 紀聳兀 餃荽谷湊境鼉裙諼D眩 躒  肝碌畝 缶br />
    慕容垂大敗桓溫,救前燕于危亡,可招來的卻是朝內的迫害,以及親子的背叛,逼于無奈之下只得出走並投了前秦的苻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