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末世之虛擬入侵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疑惑多多

第一百二十五章 疑惑多多





    第一百二十五章疑惑多多

    美食在前,葉強可不會客氣。雖然以他現在的體質,幾天不吃飯都沒啥大礙,可是誰會拒絕送到嘴邊的美食呢?他既不像乖乖女,囂張女姐妹一般剛死了父母,也不像遞煙男一樣老婆孩子都被喪尸抓傷了。對于吃飯,他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蘑菇炖雞”,在末世前不過是一道簡單的家常菜,可是在如今這種時候,它毫無疑問是一道超級大餐。只是一口雞湯,就讓葉強的嘴角涌上了一縷笑容,緊接著一股熟悉的熱流迅速從他的體內彌漫開來。

    “這個感覺是……變異生物!?”感受著體內出現的莫名熱流,葉強頗為吃驚的看向了這盆菜。吃過變異羊肉的葉強非常確定,這道菜的原材料絕對是變異生物。雖然級別並不高,但即使是這樣也很了不得了。

    “是誤打誤撞,還是……!”心中念頭百轉,葉強不由得走到窗邊發動了“探查之眼”。這一看不要緊,很快葉強便被眼前的一切嚇了一跳。不大的雞舍里,竟然有著二十來只變異生物,其中最強的兩只一個20級,一個14級,其戰力頗為不俗。

    除了這些公雞外,葉強還在雞舍周圍發現了一只12級的看門土狗。它的戰力和旺仔差相差仿佛,可是巨大的身形足以媲美騾馬!一口白森森的牙齒,讓人望而生畏。

    “我擦!變異生物什麼時候那麼不值錢了!”再度回到餐座前,葉強的眉頭皺成一個疙瘩。小小一個養殖場里,竟有二十多頭變異生物。

    這讓葉強貪心大起的同時,也忍不住懷疑起此地的主人是否有著培育變異生物的本事。本想晚上就動手的葉強,決定多留幾日查看一下其中的秘密。

    靜靜享受著美食,葉強沒有絲毫要給其他人留飯的意思。轉眼間半盆菜,一籃子米飯,就進入了他的腹中。過多的飯食攝入,讓葉強的身體都扭曲變形了。

    看著葉強吃的那麼香,其他人覺得更餓了。心靈和身體的對抗之間,同行的一位大學生最先抵制不住誘惑。他也是葉強遇上的八個幸存者之一,不過很沒有存在感。

    不同于其他的兩家,他是獨自一個人,形單影只。不過此人明顯對乖乖女有些意思,出事後一直圍繞在姐妹二人身邊,安慰著。本身不錯的先天條件,加上女方心靈受傷,這家伙很快便將佳人攬到了懷里。這讓葉強相當的“羨慕嫉妒恨”!

    葉強之所以拼命的吃,未嘗沒有幾分“化悲憤為食欲”的意思。可是沒想到,這家伙居然被葉強的的吃相勾起了饞蟲,把妹子都晾到了一邊,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一盆子飯菜很快被葉強消滅,剛剛吃飽了的他毫不客氣的佔據了一張大床,眯著眼養起神來。這幅誰也不鳥的模樣,看的囂張女一陣瞪眼。但她不知道的是,葉強此刻正靠他那驚人的听覺,傾听著周圍的動靜。

    他隱隱听見了那幾位送飯者的談話,樓下的他們好像是在打賭,賭誰會被第一個寵幸。也許是害怕交談被人發現,三人的聲音很小,就算是葉強也需要聚精會神的去听。不過,他剛听了一個開口,就被一聲尖叫給打斷了。

    “媳婦!”遞煙男猛地站起,朝著外面就想沖,可是葉強卻一伸腿將他絆了個狗啃泥。

    “你老婆被感染了,你救不了她!這麼死了,對她而言未嘗不是一種幸福!”沒有曉之以理,沒有動之以情!葉強就仿佛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直接說出了殘酷的現實。

    而遞煙男卻是“听也不听”,飛也似得沖到了隔壁。但是太晚了,此時那個屋子的大門已經被鎖上了。遞煙男企圖暴力破門,可是剛剛踹了一腳,就將樓下守著的幸存者引了出來。

    一看到遞煙男的舉動,這些人二話不說就將他擒了起來。大巴掌,臭腳丫的使勁朝身上招呼。一個大活人,從最開始的拼命掙扎,到後來的慘叫連連,再到最後的半死不活。這三個人用最真摯的表演,向屋內的幾個新人展露了新世界的一角。

    “不听好人言啊!”搖著頭坐起了身子,葉強好心的將遞煙男丟到了床上。畢竟也是拿了人家的煙,是死是活就看他的運氣了。

    正當葉強照顧著遞煙男的同時,郭倉正大刀闊斧的坐在家中的椅子上,冷笑著看著跪地求饒的母親。他的身後,一個喪尸光溜溜的被鐵鏈捆在柱子上,通過他畸形的肚子可以看出這個喪尸已經產生了進化。

    “你給我起來,別向這個畜4生搖尾乞憐!我就不信他還敢弒。父!”一只手拖著自己的老婆,郭父低吼道。這對父子之間,不但看不出半分的父子情誼,反倒像是一對不死不休的仇敵。

    “你別說了!跪下吧!你是他爹,只要你求求小倉,他不會殺你的!”郭母推搡著郭父,說什麼也不肯站起來。拼命朝郭倉磕頭的同時,還苦口婆心的勸著老伴。那情景簡直詭異的令人發指。

    “老不死的!我媽說得對,給我磕頭我饒你不死!”郭倉尖著嗓子笑了起來,那翹著蘭花指喝水的動作,怎麼看怎麼不和諧。

    “小畜生,我是你爹,敢讓我給你磕頭,你還知道禮義廉恥嗎?”郭父怒不可遏,頭頂黑白相間的頭發仿佛要立起來一般。

    “有何不敢!?你以為我上回僅僅打斷你的腿,是因為顧念父子情份嗎?我告訴你,我留你一條狗命,完全是因為那件事後,我曾發誓‘要將你給我的所有痛苦十倍奉還’!”郭倉一下激動起來,布滿血絲的雙眼之中閃過一絲野獸般的暴2虐。

    回頭看了一言喪尸,郭倉深情滿滿的“撫摸”了一下喪尸的臉,然後再一次坐了下來。“不得不承認,你這個老不死的還是有點本事的!看來祖宗傳下來的中醫沒白學,僅僅半個月腿就恢復了!這樣挺好的,不然的話我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完成這個諾言!”

    將桌子上的鐵棍拿起,郭倉揉了揉被綁喪尸的胸肌,用一種極盡溫柔的聲音說道︰“哥,你看好了,這是——第二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