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遮天武神 > 第二百零六章 追殺

第二百零六章 追殺

    “鼠來寶師弟,胡蠻師弟你們放心好了,只要你們有本事抓住那三名女徒,師兄我絕不會多看一眼。”山豬承諾道。

    “那感情好,鼠來寶你還愣著干嘛,咱們快去追……”胡蠻急不可耐地說道。

    隨後,兩人帶領三名弱者,急掠而去。

    “白師姐,那兩名五層狂徒離去,剩余的這名六層高手,也是相當棘手,咱們該如何營救。”綠珠憂慮地說道。

    淒慘的尖叫聲響起,眾人抬頭只見黃萱的衣物高高拋起,即將要慘遭毒手。

    “不管了,黃萱師妹危在旦夕,姐妹們,咱們全力以赴吧。”白瑤姍決然說道

    “晨楓師弟你趕快逃命去吧。”白瑤姍說完,便是手持長劍,暴掠而出。

    綠珠,花茜兩女緊隨其後,殺氣騰騰而去。

    “月老,你可有辦法干掉那家伙。”晨楓用央求的語氣說道。

    “在你性命沒受到致命打擊之前,老夫是不會出手的,何況老夫也不屑殺死境界太低的弟子,這樣日後若傳出去,便會辱沒了老夫的威名。”

    “以老夫之見,你趕快帶領那三名女娃離去,找個地方晉級五層,縮小差距,才能以自己的實力去解決對手,而不是依靠別人,你可明白老夫的良苦用心。”月老口若懸河地說道。

    “小子當然明白,在戰斗中成長的道理,好啦,多謝月老提點。”晨楓明悟地說道。

    激烈的戰斗打響,震徹整片叢林,晨楓悄悄潛行過去,但見綠珠與花茜兩女正在與四名黑衣人纏斗,地上已經躺著一名黑衣人尸體。

    晨楓目光一轉,後背直冒冷汗,那黃萱衣冠不整,腹部插著一把尖刀,已經死透。

    定然是白瑤姍三女的強勢出手,激起了山豬的怒火,直接將那黃萱殺害。

    五層巔峰的白瑤姍怎會是那六層山豬的對手,不過想要短時間內擊敗擊殺白瑤姍,似乎也是不太容易。

    此時,白瑤姍全身多處掛彩,血染衣襟,仍在不屈不撓的戰斗著。

    山豬實施土屬性戰術,暴怒出擊,口中暴喝不斷,當一面土牆,再次朝白瑤姍壓迫而去時。

    晨楓在後突然偷襲,數道月刃朝著山豬後背斬去。

    山豬大驚,就地一滾,避開晨楓必殺一擊。

    晨楓暗叫可惜,白瑤姍縱身一躍,腳踏土牆頂端,將其踩個暴碎。

    “白師姐不可戀戰,咱們鬧出這般大動靜,那賊人的幫凶,必定去而復返,到那時咱們便危險了”。晨楓提醒道。

    “花茜師妹,快將黃萱師妹尸身帶走,咱們趕快離去”。白瑤姍高聲呼喊道。

    鐵蓮花與刺藤漫天飛舞,將四名黑衣人全部殺死。

    花茜背上黃萱尸身,來到白瑤姍身旁。

    山豬發動瘋狂反撲,一面厚重的土牆,呈排山倒海之勢,壓迫而來。

    晨楓,白瑤姍,綠珠,三人立即進行阻擊,月刃,刺藤,劍芒漫天爆射,當既便將那面土牆擊打成馬蜂窩,轟然崩碎開來。

    山豬見對方勢大,轉身欲逃,忽听遠處地面震動,嘯聲連綿。

    晨楓一听那嘯聲,便知是那援兵到了。

    三人立即掩護花茜離去,眾人疾行半個時辰,來到一處僻靜之所,將那黃萱埋葬。

    三人,默哀片刻,大伙再次踏上逃亡旅途。

    山豬,胡蠻等在後窮追不舍。“小子,前方五丈處有座山洞,你們先去那躲避。”月老發出提醒之言。

    “走,去那邊。”晨楓高呼道。

    眾人跟隨晨楓,行至一處三面環山的小山谷,一眼便發現了那座寬大的山洞,眾人急忙進入洞中。

    洞內異常寬廣,洞頂垂掛石鐘乳,地面上郁郁蔥蔥,長滿青苔。

    “小子,你將那些女娃帶去山深處的洞室,老夫布個陣法,讓他們無法找到此洞。”月老發出提醒之言。

    晨楓聞言,急忙帶領三人去了里面洞室。

    月老的嬰孩之軀顯出,兩只胖乎乎的小手,掐著法訣,口中振振有詞,很快一道隱匿型陣法便布置完成。

    “他媽,追到此處,竟然追丟了,趕快找,倘若找尋不到,咱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山豬暴怒地說道。

    “那伙人肯定跑不遠,定然是躲藏在這山谷之中,咱們施展戰術打擊,即便他們躲進山縫鼠洞之中,也要將他們轟出來。”鼠來寶陰險地說道。

    晨楓安置好三女,便來到外洞。

    此時,洞外響聲震天,山石崩塌。

    “小子,你等大可放心,老夫這幻陣能抵御六層武修,兩日的打擊,在這兩日里,你要竭盡全力沖刺五層境界,老夫可不想整天帶個拖油瓶。”月老面色凝重地說道。

    隨後,便在晨楓耳邊傳授晉升的經驗之談。

    片刻後,晨楓如同醍醐灌頂,瞬間大徹大悟。

    晨楓進入洞室,說出晉升之事,三女十分欣喜,心甘情願搶著為晨楓護法。

    晨楓找塊青石坐定,刨除心頭雜念,運轉化春訣,吸納外界真氣涌入體內,在經脈中游走的。

    除卻海量真氣外,還有一只迷你火鶴穿行其中,這便是月老所說的短時間內晉升之法。

    此法定是十分殘酷,晨楓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那煉化了十分之一的九陽真火,幻化成的火鶴在經脈中游走。

    每過一個大周天,便會伴隨著撕心裂肺的痛楚。

    此時,晨楓青筋暴突,面紅耳赤,大汗淋淋,口中還不時發出野獸般的恐怖叫聲。

    三女全部嚇得花容失色,提心吊膽。

    “晨楓師弟不會有事吧,白師姐,你看他晉升如此艱難,是否有危險。”綠珠擔憂地說道。

    “晨楓師弟晉升前,並未服食藥丸,也沒有手握火陽石補充真氣,他是用最原始的晉升之法。”

    “用這種方法晉級,根基會更加穩固,不過所遭受的痛楚,也會比輔助晉級大得多……”白瑤姍一針見血地說道。

    “莫非師姐也用此法晉級。”花茜驚奇地詢問。

    “是啊,師姐我的確用過這法晉級,但是由于外界真氣不足,導致晉升失敗。”

    “因此,師姐采用的是輔助加原始的組合方法,進行晉級。”白瑤姍深有體會地說道。

    性大漢與馬冕等人采用毒火之法,重創白猿夫婦。

    接著,進入洞中,進行殘酷的肉搏。

    黑衣人紛紛倒地身亡,他們先是干掉了雌猿,引起雄猿的瘋狂反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