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魔法種族大穿越 > 第1546章 抽煙、喝酒、燙頭

第1546章 抽煙、喝酒、燙頭

    這一日,佛門新近傳奇組合中的道濟禪師,帶著自己的女搭檔,師妃暄小師太一路南下一路向西,同樣一路開掛,留下滿地血腥。傍晚時分,終于抵達廬陵郡。

    接著,道濟禪師孤身來到當地寺廟。自然不是投宿or化緣,而是一番勒索敲詐,帶著小師太住進了本地最豪華的旅店。

    嗯……請大家不要誤會,禪師開了兩間房。

    …

    話說一開始,李白與師妃暄二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個‘以殺積德,造福人間’;另一個精通炒作,包辦後期宣傳。兩人頓時贏得偌大名聲,並且隨著‘全國巡回積德作案’,人氣越來越高。

    但很快,事情的發展就出乎了師仙子的預料。主要原因有三︰道濟禪師太帥、道濟禪師太強、道濟禪師輩分太高……

    …

    帥這點不必細說,佛門禿頭千千萬,包漿的腦殼千篇一律,但能夠駕馭這個發型的帥臉卻萬里挑一。李白不才,正是那寥寥無幾舍棄頭發後,依舊騷出一片天的類型。完爆認真臉琦玉,趕超徐克版法海。

    因為相貌堂堂英俊倜儻,道濟作為佛門鮮肉,很容易獲得群眾好感。當然就第一印象而言,他還是遜色妃暄小師太的。畢竟後者生的國色天香,比他更有核心競爭力。

    但很快,小師太的風頭就被道濟禪師搶光。畢竟他們是‘實力派除魔組合’,主要爆點新聞全靠打殺反派。其他都是虛的,唯有戰績才是一切。

    李白穩坐資深宗師寶座,殺人從不用第二招,一出手根本沒有師太發揮的余地,幾乎局局無雙場場碾壓,打的暢快淋灕,各種高端騷操作,從不吝嗇在人前顯聖,反而堅定走殺雞儆猴路線,每次出手都引起圍觀,打的血肉橫飛特效十足炒雞刺激。

    每次他離去後,更有當地寺廟派出大量和尚進行洗地工作,逼格十足,更加渲染出他的強大與排場。‘釋門修羅,一拳禪師’不脛而走。

    到後來,大家才意識到這哪里是雙人組合?靜齋仙子原來是道濟禪師的經紀人啊,負責幫他宣傳、炒作、安排行程,聯系寺廟進行保潔、收繳接管霸佔惡勢力產業的小助手啊!

    這麼貌美如花,還聰明能干的小師太,禪師果真會享受啊!

    隨著‘巡回積德’搞得熱熱鬧鬧紅紅火火,李白也徹底揚名。接著,一小撮為他高深佛法所傾倒的鐵桿粉,深挖道濟禪師情報,得知他乃道信聖僧親傳弟子,禪宗五祖預備役,輩分足足比‘師仙子’高出一級,與齋主梵清惠平輩論交,妥妥‘少年前輩’後,又引起一小波騷動。

    頓時更加斷定,師妃暄是佛門陣營專門為禪師安排的貼身生活小師太。

    至此,師妃暄的出道揚名計劃失敗了一半。她雖然成功出位,為廣大群眾所知,但效果卻大打折扣,風頭反而被‘道濟僧僧’喧賓奪主搶走一大半,迅速火遍全國。

    …

    …

    此時天色傍晚,道濟禪師出手闊綽,又喜歡安靜,因此包下一整層,與師妃暄這個同齡的小師佷共進晚餐,氣氛烘托的恰到好處。

    “來,妃兒師佷這邊坐。咳咳,師叔我這麼稱呼,你不介意吧?”

    李白隨手拉出身邊的凳子,對小師太發出邀請。雙方同吃同住一段時間後,也從陌生變為熟悉,李白總是忍不住逗弄一番,就好像撩撥貓貓狗狗小寵物一般。

    自從他脫離四聖僧的監控後,李白隨著雙方距離的拉長而越發放飛自我,逐漸在全新‘聖光偶像’基礎上,找回曾經的‘自我’,但又不是補天李雷的‘陰搓搓’風格,反而帶上一種佛門獨有的堂皇大氣。

    簡單說,就是我無恥也無恥的光明正大理所應當令人拜服。

    師妃暄聞言眼角抽搐,感覺對方最近越發放肆,最終忍無可忍直言道︰“還是有些介意的,禪師叫我‘妃暄’即可。”

    “哎……你還是太年輕了!”李白露出一副你沒有通過我的考驗的表情,發出太讓我失望的語氣,神態語氣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反而勾起小師太的爭勝心。

    這段時日,她總是被對方或主動或不經意的撩撥、打壓,處處佔據下風,心中隱隱累積一股無名火。

    “禪師此言何意?”

    “妃兒師佷你可知咱們此行,不止是替你揚名。帝心師叔曾囑咐我,要多多幫你加強‘佛門精神文明建設’,讓我毫不私藏的授你佛法。而我這段時日,便將禪宗佛法融入生活的一舉一動中,借此來考驗你的悟性,潛移默化培養你,然而……你令我失望了!”李白哀嘆道。

    兩個人已經逐漸混熟,身邊又沒有大佬監視,李白準備玩些高難度的,正好拿師妃暄解悶。

    “???”

    師妃暄一愣,接著便轉為委屈,這段時間你一直在騷擾我好吧!哪里有傳我佛法?

    “怎麼?你看起來很不服氣的樣子,難道認為師叔在騙你嗎?我輩分這麼高,需要騙你這個小輩?”李白過足了嘴癮,做痛心疾首狀,開口道,“我來問你,你覺得師叔這段時間所作所為如何評價?”

    小師太這段時間,被李白仗著身份百般欺壓,如今又出言不遜訓斥自己,于是不再婉轉,直言道︰“滿手血腥,罪孽深重!”

    “nave啊!”李白搖頭,“師叔手持佛牒,殺人不斬因果,何談罪孽?而我所殺之人,各個罪有應得死有余辜。我殺一便是救十,斬業不斬人,這是功德!”

    師妃暄反駁道︰“出家人慈悲為懷,明明能夠勸化度化,為何偏要殺死?何況,無論你怎麼標榜,殺人本身就是‘罪’!眾生平等,你又有何資格終結他人生命?”

    “師叔我最討厭的,便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看看天下各大寺院有多少淪為藏污納垢之所,就一句‘放下屠刀’便能洗清罪孽嗎?我這是在淨化佛門啊。”李白語重心長的反駁。

    “哦?那禪師你出自補天閣,又怎當得起‘放下屠刀’?”小師太眼含嘲諷看向李白,挑釁道。你不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惡人嗎?

    啪!!!

    李白怒拍桌面,發出驚雷炸響,接著臉帶喜色,道了一聲︰“好!”

    “妃妃師佷,你終于有幾分開悟的跡象了!師叔我,可是從未放下屠刀的啊!你所言不差,我出身魔道,罪孽深重,根本沒有資格立地成佛,而我也從未妄想過成佛!”李白演技一開,影帝模式上線,陷入回憶殺當中,利用精神力場感染對方。

    “嗯?”師妃暄懵逼了,還有你這種操作?居然承認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攻擊,原本她還以為李白要繼續狡辯下去,精力都用在這方面。

    “師叔我受四大聖僧度化,心知罪孽深重,從未妄想成佛。恰恰相反,我身在地獄,便行修羅殺道,渡生斬罪,為我一生錯誤贖罪,最終帶著無窮業力永墮無間亦無悔矣!”

    李白一派犧牲小我造福佛門的大無畏的慈悲精神,瞬間震懾了小師太。太凶殘了!居然要一個人為佛門扛盡天下罪,好極端的道路。

    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駁道︰“禪師精神可嘉,但依舊無法改變你‘殺戮是罪’的本質。”

    “所以說你著相了!你的心,不夠純淨。師叔的心早已放下。我心中沒有殺、亦沒有罪,斬的只是業,行的雖是修羅道,但收獲的卻是功德。我所做一切,不是殺戮,而是超度!”

    “狡辯!”師妃暄怒斥。

    “這就是你佛法修為不足的緣故,也是聖僧讓我教導你的原因。同為殺人,為何別人有罪,而我卻有功?這關系到‘佛法’境界問題。並非一個人強說自己佛法高深,就能隨意殺戮。只有曾經拿起刀,又放下,真正大徹大悟,受了佛牒者,才能被稱為佛門護法。我為佛門護法,殺人時無思無想,我非因一己之私而殺,這一刻我沒有自我,我的心靈與‘佛牒’合一,我是佛在人間賞善罰惡的一只手,我是佛在人間的意志投影延伸,我沒有思想,我只是一具載體,是佛門用來斬除罪孽的工具。這種境界很唯心,卻存在,而我這次,便要教導你體驗這種‘四大皆空,萬鐘于我何加焉’的境界。”

    李白此刻化身狂信徒,而且是那種深度自我洗腦,能夠承載神靈降臨奪舍的高等應身。並以一副你還年輕,你不懂的語氣大肆吹b。

    接著,為防止師妃暄繼續反駁,他直接啟動自己的四枚舍利,瞬間佛光大盛,讓她乖乖閉嘴!

    …

    恰好此刻店小二端著食物上樓,在他眼中,兩個人坐在凳子上相互交流,接著突然止住聲音,彼此凝固深情對視,然後啥也沒發生。

    但在小師太眼中,李白將精神灌入舍利子後,聖力瞬間爆炸,寶相莊嚴,身後散發無量聖光,形成四道‘佛輪’,周身禪唱聲不絕于耳。隨即他又展開‘靈山聖景’,一式‘精神鏈接’將師妃暄拉入另一個空間,這是佛法大成者才擁有的異象,逼的她不得不閉口。

    李白千般解釋,也不如一式‘聖光版mi’管用。

    他展開自己的‘我的世界’,將四聖僧曾經洗腦時殘留的‘靈山模型’,結合自身的視覺特效進行渲染,再展現到小師太面前。

    從未經過後世cg文化洗禮的師妃暄,對于佛門淨土的各種想象十分有限,全部來自經文中只言片語。哪里敵得過李白這種幾十部游戲取景的大成效果,最終心神失守,陷入mmp中,忘記反駁。

    …

    當小二擺盤後,發出的踫撞聲驚醒小師太,李白也關閉‘經費夸張,瘋狂燃燒精神力量’的cg動畫。

    這時說道︰“你們靜齋的路子走偏了,吸收佛道魔三家教義頗為駁雜,無法領略原汁原味的正宗佛法。而你對我的道路也有偏見,別不承認,正是因為這一點,你才處處反駁師叔。”

    “分明是你一直在捉弄我!”師仙子辯解道。

    “出家人四大皆空,連肉身都是臭皮囊,你們靜齋地尼當初不也是肉身坐化?靜齋煉得同樣是‘心’,不該有任何掛戀才對。你連這點都看不穿,認為我處處捉弄你?其實,這是我對你的考驗。我隨便叫你一聲,你的心就亂了,說明你定力不夠。名字只是一個代號,你說對不對?妃兒。”

    師妃暄這次學乖,閉嘴不言,任由李白如何騷擾,她算是明白了,道濟在等菜時說這麼多,根本就是騷擾自己還不允許自己反抗。

    見對方沉默,李白滿意的點點頭,終于順從了,這才是第一步啊!

    “有點意思了,但還不夠。你心中一定認為我在欺負你吧,其實並非如此。菩薩當初還肉身布施過,心境又有何變化?你太執著表象,才會誤解。”

    听到這里,師妃暄毛骨悚然,緊張盯住李白,心中懷疑莫非對方圖窮匕見,想讓自己也肉身布施,騙自己不要反抗?

    “看!你又露出這種膚淺愚昧的眼神,怎能領悟真正的佛法?師叔在幫你紅塵煉心!梵齋主讓你出山,便是因為你常年留在靜齋閉門造車,已經進無可進。唯有落入紅塵大染缸中,經過洗禮,才能明悟高深佛法。師叔在傳授你先進的佛法經驗,來,看這桌菜……”

    李白指了指桌面,都是他剛剛點的,又一壺濁酒,一只燒雞,一條紅燒鯽魚,一盤拌牛肉,還有一盤肝腰合炒,九十沒有素菜,看的師妃暄眼皮又一陣亂跳。

    真是越來越過分了!昨天還給自己點了一盤白灼青菜,今天全成葷的了!還加那麼多香菜!

    “你看這是什麼?”李白問道。

    “雞腿。”

    “對,乖,張嘴,來吃一口!”

    “不了,妃……妃兒習慣素食,不沾葷腥。”師仙子那個尷尬啊。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說了這麼多,你還是執著于這些。你看我,把這雞腿拿起來,吃了。但我心中無腿,腹中自然無肉。你可知‘佛祖穿腸過,酒肉心中留’?……而我現在將雞腿放下,說放下就真正放下,手不去拿,心里也再不去想,沒有一絲口腹之欲。……然後我又拿起來!說不吃,就不吃!……但我同樣不畏懼吃肉!……”

    就這樣,李白反復幾次對師妃暄進行‘拿起又放下’的說教,最終真的徹底放下了。看的小師太目瞪口呆。

    “單純的學佛法,你已經達到一個極限,剩下的只有頓悟。而我這里,還有另一條路教你,那就是‘破戒僧’。所謂‘放下’,唯有拿起過,才能領悟真正的‘放下’。所謂戒酒戒色,只有經歷才能‘戒’。一味回避,是不可能真正參透的。所以你要學會沉浸,不要抗拒。進入後,再跳出來,就是一次‘煉心’。在這個過程中,你要既要體驗,又要時刻謹記,享受它並降服它!”

    “來,肉一口!”說罷,李白夾起一塊腰花,放到師仙子嘴邊。“不要怕,不要抗拒,記住我說的,吃!”李白不厭其煩的嘴炮,其實在暗中施展他從聖僧哪里學來的‘度化術’,潛移默化中改變攻克對方的心靈防線。

    師妃暄被逼無奈,大無奈的一口咬下,吃了起來。

    “什麼味?”

    “沒記住!”

    “不合格,再來,這次不要急,細細體味,告訴我感受……想要享受,在破除它!”

    …

    就這樣,隨後的三天里,在李白的帶領下,師妃暄半強迫半自願的吃遍當地美食,接著學會了飲酒。接著,李白又帶她去了賭場,學會了抽煙……泡溫泉……打麻將……斗地主……燙頭……

    最後,抽煙、喝酒、燙頭……成為師仙子每日必修的三門功課。以此來紅塵煉心,降服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