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老公有點壞 > 第2686章 浪漫時光

第2686章 浪漫時光

    她壓抑著,不敢讓自己哭出聲來,但嗚咽的悲鳴還是止不住,從指縫中漏了出來。

    這段時間,她不是感覺不到譚耀陽的示好,可是如果這一次,她再回頭,那她這輩子就真的徹底完了。

    如今,譚景淵已經長大成人,她無需再操心了,所以她只想為自己好好活一次。這

    樣把他氣走,她心里其實也不好受,可是她好不容易拔了出來,真的不能繼續泥足深陷了。

    ————

    顧瑾汐如約回了g城。不

    過在她前往登機口的時候,意外撞到了一個十分美麗青春的姑娘,不小心將她的行李箱給撞翻了。

    她急忙彎腰幫人將行李箱給扶了起來,然後道歉︰“不好意思。”結

    果那姑娘卻喊了她的名字︰“瑾汐姐?”

    聲音悠揚而清麗,還帶著點興奮。

    “恩?”顧瑾汐一抬頭,看著眼前高挑秀麗又透著一絲女人味的漂亮女孩,也是越看越眼熟。女

    孩兒便將自己一頭迷人的波浪卷發撩到了耳後,露出了整張光潔漂亮的臉蛋,臉上化著驚喜的淡妝,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明艷動人,顧瑾汐看著她的臉,脫口而出︰“朵朵?”“

    對對,是我,瑾汐姐,我是傅朵朵!”

    顧瑾汐乍然見到傅朵朵,跟做夢似得,拉著傅朵朵的手不停轉圈圈,左看右看︰“朵朵,你都出落成大姑娘了,變得這麼好看,我都不敢認了。”

    她的激動之情顯而易見,傅朵朵也是,拉著顧瑾汐的手說個不停︰“瑾汐姐,真高興見到你!”傅

    朵朵走的時候顧瑾汐已經出事了,長時間的沒有音訊,之前她在電話里听她哥和嫂子說,顧瑾汐回來了,沒想到這次一回來就在機場遇到了,還真是幸運。

    只可惜,一個走,一個回,注定沒有留給她們太多的時間。

    兩人便交換了聯系號碼。看

    著眼前的傅朵朵,縴腰,大長腿,和印象中那個有點莽撞和沖動的女孩子判若兩人,顧瑾汐再一次驚覺,那失去的不止是那幾年的記憶,還有那幾年的空白。

    她越發迫切的想要知道,她和那個男人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傅

    朵朵拖著一個大紅色的行李箱,目送顧瑾汐進了安檢,原本一路忐忑的心情,突然就放松下來。近

    鄉情怯啊,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是卻教會了她成長,將她變成了如今的模樣。此

    時的她,站在陽光下,烈焰紅唇,光彩奪目,一身利落的打扮,是否還有人覺得,她配不上他?

    許紹岩,我回來了,你還好嗎?—

    ——

    顧瑾汐按時登了機,而且今天很幸運,飛機沒有延誤。

    沒多久,廣播里就傳來了空姐甜美的提醒聲,提醒他們系好安全帶,飛機馬上要起飛了。顧

    瑾汐做好準備工後,便拿出耳機,塞到了耳朵上,然後閉目養神。飛

    往g城,要三個多小時。

    她準備在飛機上好好睡一覺。

    身邊的座位上坐了人,她有感覺,但是沒有睜開眼楮,倒是男人身上特有的須後水的味道,帶著點薄荷的清新,還挺好聞的,不讓人反感。

    顧瑾汐挪了挪身體,將頭埋的更深了。旁

    邊的男人看了她一眼,便伸手按了鈴。空

    姐很快便過來了,見到座位上這麼帥的男人,笑容又甜美了幾分,微微欠身,是最得體的姿態︰“先生,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幫您?”

    “給我拿條毯子來。”

    男人的聲音,沙啞而性感,帶著獨特的磁性。顧

    瑾汐閉著眼楮,但沒有真正睡著,耳朵亦是非常靈敏的,驟然听到這個聲音,整個人愣在了那里。是

    她多心了還是幻听了?

    應該是她多心了吧,聲音有相似,這很正常。之

    後,男人便沒了動,她的身體也逐漸放松下來。不

    多時,空姐捧著一條藏青色的毯子過來了,打開,準備提替他蓋上,誰知,他卻將毯子接了過來,然後蓋在身邊的顧瑾汐身上。

    毛毯的暖意很快將顧瑾汐包圍了,這下,她不睜眼楮都不行了。

    眼楮一睜開,入目便是一張俊顏,而且近在咫尺,只要她稍微再轉動一分,兩人的嘴角就會貼在一起,顧瑾汐頓時駭然,滿臉的不敢置信,想退,但身後已經沒了位置。

    男人便順勢吻上了她的嘴角。站

    在一邊的空姐見狀,也是驚愕的,不過頭等艙的空姐,心理素質還是十分過硬的,微微欠身便退了開去。顧

    瑾汐頓時滿臉通紅,原本還以為是自己多想了沒想到,真的是他!

    霸道又熟悉的氣氛將她包圍,吻得顧瑾汐喘不過氣來。

    不過這時候,身高腿長的空少走了過來,檢查每位乘客的安全帶有沒有系好,雷諾側著大半個身體,自然是沒有系好。顧

    瑾汐听著空少的提醒聲,直接拉過毯子,將自己從頭到腳蓋了起來,真的是沒臉見人了。雷

    諾系好安全帶,便伸手一拉,顧瑾汐在里面拽著,他沒有拽下來,頓時呵笑了一聲︰“你要有本事就蓋一路。”顧

    瑾汐咬牙︰“你為什麼會在這兒。”

    “我來接你不好嗎?”“

    不好!”顧瑾汐直接否決道,“你不是說在g城等的嗎?”“

    我想你了。”雷諾的手,從毯子底部伸了過去。也

    不知道他都干了什麼,但從顧瑾汐那毯子底下的掙扎來看,他肯定沒干好事,最後,顧瑾汐氣呼呼拉下了身上的被子︰“你給我住手!”

    因為剛才被吻了加上蒙在被子里的關系,顧瑾汐滿臉通紅,氣息很是急促,臉色緋紅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誘人采擷。面

    對她惱怒的指責,男人只是輕笑了一聲,倒也老實將手拿了出來︰“好,那你也別當縮頭烏龜了。”

    “……你才是縮頭烏龜呢。”顧

    瑾汐嘀咕了一下,卻不想,男人竟然抬起骨節分明的白皙手指,替她整理被被子擾亂了她的烏發。

    有幾綹頭發淘氣的翹了起來,男人便修長的手指,將它們一一壓了回去,動細致而輕柔,他微涼的指腹好幾次踫到顧瑾汐的側臉,但是她不敢動,就連呼吸都屏住了。直

    到男人收回手,說︰“好了,吸氣吧,你的肺活量沒有那麼驚人。”“

    ……”顧瑾汐當真是倒抽了一口涼氣。

    胡亂的別過頭,不想與他說任何話。

    雷諾現狀,僅是輕笑了幾聲,倒也暫且沒有其他的動。飛

    機難得沒有晚點,準時起飛了。雷

    諾看到她一直戴著耳機,便伸手將她的一個耳麥拿了過來︰“听什麼,我听听。”

    他動太快,顧瑾汐想阻止也來不及,那耳麥已經落在他的耳朵上。

    里面是兩首英文歌,雷諾听到那熟悉的歌詞時,一邊的眉頭便輕挑了一下,顧瑾汐急忙將耳麥拿了回來︰“你還給我。”

    雷諾輕呵一聲︰“沒想到你還真喜歡這首歌啊。”昨

    日重現,就是之前雷諾在越洋電話中給顧瑾汐唱的那首歌。

    她本來也是很喜歡的,但自從那一日之後,這首歌對她來說仿佛有了不一樣的意義。她

    百听不厭,所以有了現在的這一幕。雷

    諾的嘴角輕勾了一下,表情愉悅而輕松。顧

    瑾汐赧然︰“有這麼好笑?”

    “不能笑?”他略一挑眉,看著顧瑾汐。顧

    瑾汐看著他微揚的嘴角,向來霸道囂張的眉宇間此時被溫潤所籠罩著,也軟化了他臉上向來冷硬的線條。說

    實話,他這個樣子可比一向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好看多了,看的顧瑾汐不由呼吸一緊,下意識咽了口口水,立刻別過頭,不敢再看。“

    怎麼。”雷諾見她如此,臉上的笑意便落了下來,帶著幾分不悅的輕吟,“我的樣子讓你看都不想看?”

    “不是。”顧瑾汐輕聲回答,“我只是覺得你這樣笑和平常的你不太一樣,我有點不習慣。”“

    是麼,”雷諾狀似不經意道,“那你覺得哪個更好。”“

    當然是現在這個。”她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不過說完便有些後悔,瞧她說的都是什麼,臉上的紅暈更深了。

    雷諾聞言,又瞧著她將頭轉過去的樣子,也沒再說什麼,只不過嘴角始終帶著笑意。一

    路平順,飛機平安抵達。顧

    瑾汐和雷諾卻是分開走的,因為顧瑾汐不確定顧天擎有沒有派人等在此處,為了以防萬一,雷諾也只好答應了她這個小小的請求。

    等出了機場之後,他便發了個酒店地址到顧瑾汐的手機上,讓她打車去這里和他匯合。

    這應該是顧瑾汐這輩子做過的最瘋狂也最叛逆的事情了。她

    不敢想象自己竟然離經叛道,答應了這個男人的邀約,來到了酒店,而且還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雷

    諾在這段時間里,也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紳士和體貼,就像一個最稱職的男朋友,將她疼入骨髓。

    白天,兩人一起逛遍了大街小巷,甚至還去了游樂園,晚上,兩人一起穿梭在城市的街頭,又一起去坐了摩天輪,他還為她安排了浪漫的燭光晚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