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魏能臣 > 第1296章 生死關頭,方見真心!(上)

第1296章 生死關頭,方見真心!(上)

    藥引子,本身不能治病,卻能讓藥力幾倍增強,順利進入病變部位、或者某一條經脈,如果藥引子用對了,自然是事半功倍、藥到病除了!

    相反的,如果用錯了藥引子,輕則毫無作用,無法發揮出藥力重則引起藥物成分對沖,原本治病救人的良藥,就變成害人性命的毒藥了。

    因此郎中們學徒之時,師傅都會拎著耳朵,反復叮囑一句話︰“虎狼之藥,不可輕用,用則醫者先嘗,此神農之遺風也!”

    接下來幾天,蕭逸、華佗就住在山谷中,一邊熬制湯藥、救治染病將士,一邊反復試驗,尋找合適的藥引子!

    同時派人回去,在烏林大營熬制湯藥,不管是否染病了,一人一天三大碗,有病的治病,沒病的防病,包括丞相曹操、以及一眾文武重臣!

    瘟疫爆發之後,這些染病的重臣們,沒有來黃楓谷居住,而是在軍中僻靜之處,單獨設置了一個修養營,用最好的郎中、最好的藥物進行救治,封建社會、人有貴賤,病魔面前也是一樣的!

    不客氣的說,如果有的選擇,寧死一千士兵、不死一名將領寧死一萬士兵,不死一名重臣,至于奸雄的性命嗎,用幾十萬人馬來換,恐怕也要說兩個字值了!

    可是藥引子太多了,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地中埋的……簡直不計其數,哪一種才合適治療瘧疾呢?

    無奈之下,蕭逸、華佗只能憑借經驗,找來大量的動、植、礦物,一樣樣的來實驗了,此法雖是海底撈針,可也有一絲希望不是,剩下就是盡人力、听天命了!

    就這樣,一鍋鍋湯藥熬出來,按照醫者先嘗的規矩,蕭逸、華佗以及醫家子弟們,懷著大無畏之心,逐一品嘗這些新湯藥,結果無一例外失敗了,藥引子遲遲找不到蹤跡!

    小白鼠們可卻慘了,每一種新藥引子,都有不同的功效,蕭逸喝的呲牙咧嘴,舌頭好幾天沒味覺,華佗喝的日夜難眠,眼楮紅的就像兔子爺,其他的醫家子弟們,有的渾身顫抖、有的口吐白沫、有的一天跑十幾次茅房……

    好在蕭逸、華佗醫術高明,用藥也很有分寸,雖然弄的大家很狼狽,好歹沒鬧出人命來,可是隨著時間推移,染病將士越來越多,死者也是不斷增加,醫家子弟們也紅眼了。

    治病救人,醫者之責,就在華佗以及醫家學子們,準備效仿神農氏、品嘗一些劇毒藥草,尋找合適藥引子之時,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山谷內來了兩個人孫尚香、孫紹!

    姑佷二人來探望蕭逸,擔心他住在山谷內,身邊沒有得力人服侍,會吃喝不好、休息不好,故而送來了可口的飯菜……自然是大喬夫人的廚藝了!

    “你們怎麼進來了,山谷內都是染病者,速速的退出黃楓谷,千萬不要傳染上了!”

    “奴家思想蕭郎,以至于寢食不安,這才跑來探望的,還做了美味佳肴呢,瘧疾就不用擔心了,我和紹兒傷不到分毫的!”

    “瘧疾之病,凶惡如虎,多少身強體壯的勇士,都染病倒下去了,你們一個女人、一個孩子,豈會平安無事?”

    “瘧疾在江南流傳千年,人們早就適應了,何況奴家四歲時候,就得過一次瘧疾了,紹兒兩歲之時,也發燒了好幾天……這種病一人只得一次,所以我們不怕瘧疾!”

    “一人只得一次,之後就有抗體,南方人久居溫熱之地,與瘧疾相處千萬年,早就不懼怕了……原來如此,我終于弄明白了!”

    ……………………………………

    看到姑佷二人出現,蕭逸嚇得魂飛天外,自己進山谷之前,就反復的交待過了,身邊人不許來探望,以免他們也染上瘧疾!

    沒想孫尚香、孫紹膽大包天,竟然硬是闖進來了,可是一番對話下來,又解開了許多謎團,蕭逸終于想明白了!

    瘧疾可怕在于傳染,而傳染必有病源體,曹軍皆是北方人馬、本人不可能攜帶病毒,只能是駐扎烏林以後,有外部人員進入營地,同時攜帶了瘧疾病毒,蕭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黃蓋及其麾下降兵,同時派人嚴密監視著!

    可是偵查來的情況,卻讓蕭逸迷惑起來了,按照道理來說︰病源體最先被感染,也該最先發病,最先死亡才對呢!

    可是黃蓋以及數百降兵,來到曹軍大營之後,沒有一個病死的、也沒一個染病的,反而好吃好喝、紅光滿面,比剛來那陣精神多了!

    捉奸捉雙,拿賊拿髒,沒有真憑實據下,蕭逸就算權傾朝野、也不能胡亂的抓人吧,何況黃蓋身份敏感,如果無罪而誅的話,江東恐怕無人敢來投降了!

    或許自己猜錯了,這種厲害的瘧疾病毒,不是這些降兵降將帶來的,而是由其他的途徑,比如將士強搶江南民女,私自帶入了營中或者是動物傳染的,後世人亂吃野生物種,就吃出不少的病毒!

    如今孫尚香、孫紹的出現,讓蕭逸恍然大悟了,自己最初的猜測沒錯,黃蓋以及數百降兵、就是瘧疾的病原體,而他們過江的目的,則是混入曹軍大營中,利用人體之間接觸,不斷的傳播病毒!

    曹軍皆是北方健兒,在瘧疾病毒的面前,一點抵抗能力也沒有,瞬間病倒病死十余萬,而黃蓋以及數百降兵,歷代生活在江南地區,體內早就有了抗原體,就算染上了瘧疾病毒,也能無藥自愈了!

    “此必是周瑜小兒之計,用瘧疾毒害我幾十萬大軍,本來敬你是一代名將,沒想心腸如此惡毒,竟然做出禍國殃民之舉,早晚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傳令給典韋將軍,立刻帶領一支玄甲軍,包圍降將黃蓋的營地,解除里面人的武裝,一定記住了︰只準生擒,不許殺戮,留下活的有大用!”

    蕭逸弄明白之後,立刻調動人馬,鏟除內患,同時想到一個辦法,或許能克制瘧疾病毒,就是原湯化原食!

    病毒是降兵帶來的,他們本身又平安無事,說明他們的身體里面,就有克制病毒的抗原體,如果能提煉出來的,就是最好的藥引子,曹軍十幾萬患者就有救了!

    問題是,這些都是大活人,如何做成藥引子呢,是扒皮抽筋、挖心掏肺,還是榨取油脂、晾曬成干……為了救十幾萬將士性命,殺幾百降兵不算什麼,就在蕭逸思索之間,又有人闖進了山谷!

    “啟稟大司馬大人,營中大事不好了,李典、韓浩、呂虔……幾位大人,病情沉重,醫藥無用,今天先後的病逝了!

    營內已經混亂,軍中惶恐不安,文武重臣們商議,請大司馬速速回營,坐鎮中軍大帳,料理一切軍政事務!”

    一匹駿馬沖進了山谷,不顧里面患者眾多,依舊頻頻揮鞭、加速奔跑,手中還舉著一面令牌,顯然有十萬火急之事!

    駿馬來到了近前,騎士都來不及下馬,直接從馬脖子出溜下來了,摔了一個灰頭土臉,周圍的人連忙攙扶,這才看清了容貌,正是相府侍從官董昭!

    听了董昭的話語,蕭逸也是大吃一驚,病逝的幾位官員、皆是曹營重要人物,有的身居要職,有的執掌重兵,沒想一下子全喪命了!

    尤其是李典將軍,早在陳留矯詔起兵,就跟隨在曹操左右了,為人生活樸素,又從不無人爭功,十幾年來南征北戰,立下了無數汗馬功勞!

    另外嗎,李典耿耿忠心、從無二念,在眾多異姓將領里面,他與樂進是極為少數,誓死效忠曹操、不願親近蕭逸的將領,沒想這樣一位忠勇將軍,沒有陣亡沙場之上,反而折在了病魔手中,豈不讓人唏噓呢?

    不過嗎,就算李典將軍、以及幾位大臣病故了,也只是令人悲痛,卻無損于國家大計,董昭何至如何驚慌,就像天要塌了一樣,莫非有更可怕的事發生?

    “快快的告訴我,丞相大人如何了,不許有絲毫隱瞞?”

    蕭逸的心中一動,把董昭拉到無人處,用極低聲音詢問著,自從奸雄病倒之後,對外嚴格封鎖消息,就是自己也不太清楚,莫非是真的天塌地陷了

    也唯有如此,群臣才會亂成一團,才會請自己回去坐鎮,想到可怕之處,蕭逸的臉色鐵青,一雙執掌殺伐、穩如山岳的大手,也微微的顫抖起來了!

    “丞相大人病重,郎中們想盡辦法,也無法讓病情好轉……”

    “重到什麼程度了,實話實說!”

    “這個病入膏肓,危在旦夕!”

    昨天回北京,困在高速公路上了,弄得很是狼狽……今天暫且一更,明天恢復正常!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