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血色大領主 > 第六百八十七章 來自低層平民的謀劃

第六百八十七章 來自低層平民的謀劃

    “艾克大人,我們真的不要做點什麼嗎?”比奇爾被他們放走了,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帶著疑問看向艾克,“要不...”

    身高將近2米的大胡子亞當斯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菠=蘿=小說

    艾克陰笑著看著遠去的比奇爾,“這些年來我們被通緝的次數少嗎?最終那些人是什麼樣的下場?”

    “可這次的賞金太高了,”有人繼續說道,“如果這事傳開了,我們就危險了。”

    “危險?”艾克扭頭搖著頭對自己的下屬解釋道,“不不不,你們錯了。如果我們殺了他,那才是真的危險。”

    “他既然能得到這張懸賞我們的廢紙,那就說明這件事已經傳開了。殺了他,或許會讓這附近所有人都來反抗我們。”

    “記住,以後可以欺壓他們,但是不要做的太過分了。你們是我的封臣,未來也會是貴族。所以沒必要把小命丟在這里,要知道兔子被逼急了也有咬人的時候。”

    “再過一個禮拜,我們就都回奧特蘭克。”艾克從石頭上站了起來,防水的皮靴在河道上走著來到了岸邊,“沒看艾登那個老狐狸在哈維來這里之前,就已經跑了嗎?這老狐狸是嗅到危險了!我們最好跟緊他。”

    “通知下去,把我們所有人都撤回來,拿走克利托最後放在我們營地的酬金!”

    “收拾好這里,我們現在回村莊,”艾克望著比奇爾遠去的方向,他笑眯眯的說道,“晚上我們有宴會,想必巴依那個家伙也是和我這樣想的。”

    比奇爾•莫爾蒙冷著一張臉從河道爬上了自己的馬拉車,在老馬的帶領下回到了自己的農場。

    將老馬從韁繩套里解出來,拴在農場的馬廄里,給它添上足夠的草料。將拉車拉進農場的倉庫里,離開了所有人的視線,比奇爾顫顫巍巍的將雙手平抬起來低頭看著。

    他想到了這幾個月里發生的事情,這雙粗糙的大手像是打擺子一樣抖個不停。

    “告訴巴依,就說晚上我會去參加他的宴會。準備好食材,比奇爾。哦,還有你的女兒艾麗,我很喜歡她。你不介意,晚上讓她繼續出來陪我喝酒吧?”

    “父親!救救我!你們不能這樣!老爺!我求你了老爺!別這樣....”

    “你!該死的!誰讓你把羊圈里的羊賣了的!!”

    “饒命老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你們都看著他的下場,以後誰要是敢再偷偷賣掉我的羊,那懲罰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了。我會把你們綁在荒野里喂山獅!”

    一幕幕不堪的回憶,不斷的在比奇爾的腦海里浮現,他的面目漸漸的變的猙獰起來。

    “十字軍巡邏隊今天夜里開始,就會在整個希爾斯布萊德丘陵巡邏。”

    “如果你們殺死了某個辛迪加的成員,帶著他們的身份標記去尋找那些巡邏隊。他們會將你們護送到南海鎮,你們會在這里得到你們的獎賞!”

    “哦,對了,千萬不要傷害那些叛亂的老爺們。他們是哈維老爺的犯人。”

    離開南海鎮時,那些賞金獵人們詢問的話,再一次一字不落的在比奇爾的耳朵里響起。

    比奇爾顫抖的雙手逐漸的握成了拳頭,他抄起倉庫里劈柴的斧頭呼喊著憤怒的對著牆角的木材劈砍了起來!!

    咚!啪!

     里啪啦的聲響不斷的在這倉庫里響起,響聲之大,讓外面的人也听到了。

    吱呀~!

    倉庫的木門被人推開了,比奇爾半彎著腰手里的斧頭劈在木頭上,他瞪大了血紅的眼楮,猙獰著臉看著門口那人。

    是他的女兒艾麗...

    “父親...”衣著破爛的艾麗怯怯的看著他的父親,她提著打著補丁的亞麻布長裙,走了進來隨手關上了木門。

    比奇爾喘著粗氣,紅著脖子和臉好一會兒才恢復正常。他轉過頭,將斧頭從木頭上拔出來,靠在旁邊的馬車上。

    “發生了什麼嗎?父親?”艾麗向前走了兩步,站在父親的身後問著。

    呼~!比奇爾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轉頭強笑著看著他的女兒,一邊心疼一邊安慰的說道,“我沒事,一切都會好的。我保證!”

    艾麗正值青春靚麗,十六歲年紀的她,本該成為其他農戶孩子的妻子。但她的未婚夫卻早已被吊死在村口的磨坊上。

    如今在她臉上和裸露在胸口處的肌膚上,類似牙咬和掐、擰的紫青色痕跡到處可見。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

    比奇爾用力將女兒摟在懷里,他輕輕的拍著艾麗的後背,“一切都會好的,我保證!”

    將女兒從懷里推出來,比奇爾對她說道,“晚上,還有....”

    比奇爾咬牙切齒的的說道,“你去做好準備,別讓自己受到太多的傷害,不要反抗...”

    這近乎屈辱的感覺,讓比奇爾再次怒火中燒!他搖擺的內心終于做出了決定!!

    “一切都會好的!!”

    “我會的,父親。”艾麗安慰著他父親,她替父親整理著亂糟糟的衣服,“小心父親,他們喝多了以後,一定不要讓他們拿你撒氣。”

    艾麗離開了,比奇爾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必須要抓緊了!

    走到倉庫的門口趴在門縫上,向外看了好一會兒。比奇爾來到馬車的酒桶下,在那下面的干草里摸了好一會兒,一瓶帶著些許綠色的藥劑出現在他手中。

    他小心翼翼的將那玩意揣進自己的懷里,而後扛起那桶麥酒出了倉庫的大門。

    夜幕逐漸的落下,夜空中出現一顆顆閃著光芒的星星。比奇爾家的農場里卻人聲鼎沸,喧鬧聲和粗魯的叫罵聲隔著老遠都能听到。

    艾麗小心的推開自己家客廳的黑色亞麻門簾,里面坐滿了穿著黑色披風和衣褲的辛迪加成員。客廳中間的壁爐里,柴火不斷的發出 啪的聲響。洶洶燃燒的大火照亮了房間,搖曳的火苗映照著人影,讓屋里屋外的溫度完全是兩個極端。

    艾麗怯怯的低下頭,將手中托盤上的面點護在懷里,一邊躲避著兩側人群中伸出來卡油的手,向著最里面貴族老爺們坐著的桌子端去。

    在她行走的左右兩側,村子里所有年輕的女孩,都在這里陪這些惡棍喝酒。一些女孩被迫寸縷全無的坐在某些人的懷里,她們的身上和胸口到處都是酒水的痕跡。她們有些帶著很勉強的笑容,附和這些人下流的行為,因為任何躲閃都會帶來他們數倍的報復,許多女孩身上都有青一塊紅一塊的傷痕。有些則是很放蕩的和惡棍們互動,作出一些常人難以接受的大膽動作,她們像是沒有骨頭一樣依附在男人身上,撫摸著他們的下體。這些大膽的行為,也讓客廳時常發出一陣陣熱烈的喧嘩聲。

    甚至在艾麗左前方的位置,還有兩個歲數稍微大點的女人,她們站在桌子上,赤身luo體的跳著不堪入目的舞蹈。一群人圍在他的周圍,口哨聲和叫喊聲不時響起。更為不堪的是,一些辛迪加的渣滓們,直接在這個大廳里,岔開雙腿讓女孩們坐在他們身上...

    艾麗連忙低下頭,不想在看到這讓她心慌的一幕,直奔最里側貴族老爺們坐著的圓桌。

    農場的廚房里,比奇爾正握著菜刀  的剁著案板上的羊肉。離他身後不遠的大平台上,一頭已經烹飪完畢的烤乳豬,正在另外一個廚師的手下上色和撒香料。

    門口有把帶靠背的長椅,上面坐著個辛迪加的惡棍在監督他們做飯。他時不時的向著餐廳的位置扭頭看看,一副心里癢癢的樣子。

    即便手上有一塊香氣四溢的豬蹄,也不能讓他從那邊傳遞過來的放蕩女聲中安靜下來。

    “你們!最好不要耍花招!否則讓老爺們不高興了。哼哼...”最終那人還是忍不住了,女色帶來的誘惑讓他丟下幾句狠話,然後沖向了餐廳。

    比奇爾  的剁著案板上的羊肉,似乎它們就是那些惡棍一樣,成塊的羊肉被剁的飛舞起來甩的廚房里到處都是。

    “比奇爾,你這老家伙,你想被他們砍掉右手嗎?”身後給烤乳豬上料的廚師,扭頭不滿的對比奇爾說道,“浪費是可恥的,特別還是羊肉!”

    啪!剁肉刀狠狠的砍在案板上,羊肉嘩啦一下跳了起來掉在地上滾的到處都是!比奇爾脫下了身上黑糊糊有著一股子餿味的圍裙,直接踩在地上的羊肉上面,來到了另外一個廚師的身側看著他干活。

    “我說,老兄。你今天有些不對勁啊!你想被他們拖出去吊死嗎?”那人無奈的丟掉手上的活計,“清醒點,老兄。那里面不僅有你的女兒,我女兒莎娜也在里面!我們快點做完這一切,讓她們少受點罪不好嗎?!”

    比奇爾走到廚房門口向外看了看,然後回到他伙伴的身前,低聲在他耳畔說,“他們被通緝了...洛丹倫最大的領主哈維大人,對他們宣戰了。”

    “通緝?他們哪年沒有被通緝?南海鎮的馬布雷老爺不是一直在通緝嗎?”那人將紅色的辣椒粉一點點的灑在烤乳豬上,“當然!我也听說了,銀松森林那位貴族老爺是個好人,但是...你也看到了...”

    這個滿頭灰發的廚師抬頭一臉無所謂的說道,“鞭長莫及明白嗎?沒看來到我們這里的軍隊,一直圍著塔倫米爾什麼都沒干嗎?這里一時半會管不到,我們還得這樣活下去。”

    “不!這次不一樣了!”比奇爾再次到門口看了幾眼,然後輕輕的關上了門。他的搭檔奇怪的看著他,慢慢的停下了手里的活計。

    比奇爾則趁著這個時間,對他今天在南海鎮看到的一切,給他完整的講述了一遍。

    “你覺得,我們殺了他們!抓了那幾位奧特蘭克的貴族,可行嗎?”比奇爾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的搭檔,左手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砍刀。

    咕咚!

    怎麼會這樣?!我只是一個廚師.....他的搭檔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這下可好,不管願意不願意他都無法下船了。比奇爾手中握緊的砍刀,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我今天在南海鎮花了十個銀幣,找瑪茜藥劑師買了一瓶藥水。只要任何人喝上一點,就能讓他們陷入僵硬的狀態,持續一個多小時!”

    “你哪來的錢?!”

    “你的關注點總是這麼奇怪!別廢話!”

    比奇爾拿著手上的小瓶子,在搭檔眼前的晃悠著,“我會將它們一部分倒在一會兒端上去的麥酒里,而你!”

    他指著面前的烤乳豬,“你把它,把至少半瓶全部灑在烤乳豬上,我知道你可以的。”

    “均勻點,最好不要讓他們看出來藥劑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