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戰場合同工 > 第5231章 我的地盤

第5231章 我的地盤

    ,最快更新戰場合同工 !

    “在我的地盤上,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肆意殺人。然後,你還覺得自己很合理。”林銳看著盜火者。

    “我們沒有動你的人,只是一些訓練科目而已。那些受訓者,都是我們的人。

    他們的死活,由我不們說了算。而且他們在來這里受訓之前,也已經清楚這一點。”盜火者攤開雙手,“所以我覺得瑞克先生,我們之間沒有任何問題。你說呢?”

    “周邊地區的居民怎麼說?湖心島基地尚未建設完成,周邊就接連有無辜居民失蹤。

    為了你們那個什麼狗屁的忠誠訓練,我在幫你們承擔風險,而且是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

    然後你還告訴我,我們之間沒有問題?”林銳冷笑了一聲。

    “瑞克先生,你們是雇佣兵。只管收錢辦事,其他的事情可以不管。”盜火者做了一個手勢。

    “都什麼年代了,還雇佣兵。我告訴你,我們是正規的軍事公司。不是你口中那些所謂的雇佣兵。

    這意味著我們是有規矩有底線的,底線就是公司的利益是不能破壞的。你們的行為已經觸動了我們的底線,對公司的安全造成了潛在威脅。”林銳看著盜火者。

    “那瑞克先生想怎麼辦呢?”盜火者看著林銳。

    “我就想揍你一頓。然後讓你立刻滾出我的地盤。當然不會,就這樣完了。你對本公司商譽造成的隱性損害,得賠錢。”林銳指著他。

    “賠錢,什麼意思?”盜火者皺起了眉頭。

    “本公司是私人軍事公司,在提供軍事安保服務方面,享譽各國。

    而你這種卑鄙的行徑已經對本公司的聲譽產生了不可預知的影響。

    你覺得就這樣算了,或者我讓你就這樣一走了之,可能嗎?”林銳看著盜火者。

    “就算是這樣,我該履行的責任還是要履行。”盜火者轉過身,招了招手,“剛才是誰放他們進來的?負責執勤警戒的人是誰?”

    “是第七小隊。”網球手笑了笑。

    盜火者沉著臉道,“把他們全都帶上來,就地執行槍決。罪名是瀆職,因為他們沒有堅決執行警戒任務。”

    林銳的臉色變了。這個盜火者居然絲毫不給他面子,當著他的面還要殺人。這完全就是殺雞儆猴,不把他放在眼里。

    “當著我的面還敢在我的地盤上殺人,我看看誰敢。誰敢動手我就殺了誰了。”林銳動怒了,但他的表情卻異常平靜。

    “瑞克先生,這是內部事務。我再向你重申一遍,你們只不過是提供培訓服務。

    這些鐵錘組織的受訓人員,由我們自行管理。他們該承擔何種責任,面臨何種懲罰?都由我們說了算。你們管好你們自己的事就行了。”盜火者冷冷的看著林銳。

    “我說我提供的是培訓服務,你還真把我當成店小二,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是吧?”林銳忍不住笑了。

    “不然呢?”盜火者看著林銳,“瑞克先生,我已經對你非常尊重了。那你如果再干涉我們的內部事務,恐怕我就不能繼續容忍了。”

    “忍不了就別忍,就像我這樣。”林銳的話剛剛說完,猛然一拳已經砸向了盜火者的臉上。

    盜火者顯然沒想到林銳會突然發難,猝不及防之下,臉上已經中了一拳。

    隨即胸口一陣劇痛,林銳狠狠的一個飛膝沖頂,撞斷了他幾根肋骨。

    還沒等他發出慘叫,下顎上又重重挨了一拳。

    這一拳直接把盜火者打悶了過去,直接昏厥在地。

    林銳的動作快得,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看到自己的老大被痛揍,網球手不但沒有出手幫忙,反而在一邊鼓掌。

    林銳活動了一下,搖了搖頭,“這下舒服多了。什麼狗屁間諜,在老子的地盤上跟老子裝?

    阿拉丁見了我,都得給我點面子。你不過是他手下的一個小角色,在我面前充它媽什麼大頭蒜?!

    如果不是看在阿拉丁那個老家伙的面子上,今天我就讓你把命留在這了。”

    “瑞克先生果然是出手不凡。”網球手一邊鼓掌一邊點頭。

    “怎麼,你有什麼不同意見?”林銳轉向了他。

    “不敢,我怕像盜火者一樣,被你打趴在地上。”網球手聳了聳肩膀,“不過瑞克先生,你這又能改變什麼呢?

    你在同情這些鐵錘組織的人嗎?可他們走上這條路,本身就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既然做出了選擇,就要承受代價。你看不慣我們的訓練方式,那又怎麼樣?

    換一個地方他們還會接受同樣的訓練。甚至比這更殘酷。

    我們都清楚,我們改變不了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改變我們輕而易舉。”

    “不要跟我說什麼大道理,反正在我的地盤上殺人就是不行。

    你們它媽殺完人,拍屁股走了。把潛在的麻煩全部留給我?”林銳冷笑了一聲。“等盜火者醒了,你告訴他。

    我現在給他兩個選擇,一是夾緊了尾巴做人,在軍事訓練完成之前,不要再插手。

    等訓練完成之後,人你們帶走。愛怎麼殺怎麼殺,但是別在我的地盤上干這種事。

    第二個選擇,如果他不服氣的話。我就把他自己塞進那個焚尸爐里面。

    我不喜歡別人在我的島上殺人,但我絲毫不介意把他干掉。”

    網球手笑了笑,攤開了雙手,“我想他沒有什麼選擇。我早就警告過他,在別人的地盤上最好別太過分。

    可你知道他是一個很傳統,很固執的老派間諜,做事一板一眼。”

    “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林銳指著他,“你還有那個黑人女的,也都給我收斂一點。

    別在我的地盤上撒野,我給你們幾天時間,把這里清理干淨,我不想看到一點點血跡。不然我就把你們幾個,也打包清理了。”

    說完之後,林銳向快馬等人招了招手,“我們走。”

    回到營地之後,林銳向精算師說起了在C區營地的遭遇。

    精算師將岸沉默了一會兒,“他們確實做的有些過分了,這會給我們帶來麻煩的。

    給他們一些懲罰也應該。阿拉丁也挑不出什麼理來。

    不過,他們說的話也沒錯。這些鐵錘組織的人,是自願走上這條路的。

    阿拉丁要的不僅僅是勇猛的戰士,更是可以犧牲一切的死士。”<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