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百億富豪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買個航空公司

第四百二十三章 買個航空公司

    木易集團成了王楊兩家角力的主場,這讓不喜歡麻煩的柏易感到有些頭疼。悶聲發大財這才是他的風格。但眼下很顯然想要抽(身sh n)是不可能了。

    “說了這麼多,最後一句話才是你的重點吧。”

    “說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說的都是你想听的。這個時代不需要英雄,也不需要天才,因為這些都是不穩定因素。對上層建築來說,維穩是最重要的。上層建築的蛋糕就這麼大,多一個人來分,相應的之前的人就要少分一些,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盤子里的蛋糕放進別人的盤子中。”楊俊的笑容讓人看起來格外不舒服,因為總讓人產生一種無力之感。

    “阿易我不敢說這次合作我沒有私心,但我向你保證,和我合作對你絕對是最有利的。王家可不是溫順的綿羊,那是一頭真正的猛虎。他收起爪牙不是為了顯示他的善良,而是積蓄力量,等到時機成熟,再一舉拿下。你現在雖然有一些成績,在旁人看來高不可攀,但在王家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你還是太渺小。你們看到的王家只是冰山一角。”楊俊的表(情q ng)顯得高深莫測,仿佛他知道什麼更加隱秘的秘聞。

    “階級壁壘不是用了打破的,它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各個階層產生的那些不穩定因素,被控制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王老爺子已經老了,沒了當初的雄心壯志,王璞是他選的接班人。而你只是王老爺子選中的助王璞登上寶座的墊腳石之一。”說到這里,楊俊停了停,仿佛有意要給你柏易一點時間,來消化他剛才說的那番話的意思。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雖然這麼說很俗,但此時卻非常應景。”

    “這麼做你能得到什麼,你就不怕王家對你們大開殺戒?”

    “呵呵,阿易你太小看四大家族了。王家雖然貴為四大家族之首,但這並不代表他能只手遮天。我們楊家也是歷經數代才有今天。王老爺子鼎盛的時候,所有人都要被他的鋒芒遮蓋,但那都是過去式了。這江山不是王家一家的,風水輪流轉。所以王家變得越強,這對我們來說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而且你確實很優秀,值得我們這樣做。”楊俊話語之中雖然表現的非常想和柏易合作,但態度不卑不亢,親近而又不失風度。

    柏易沒想到和王家的這次合作,看起來是他佔了便宜,實際上他是把自己架在了火上烤。如果不是楊俊今天這番話,恐怕等到讓他發覺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這些個豪門世家果然都不是善茬,想要從他們(身sh n)上佔到一些便宜,真是好比刀頭((舔ti n)ti n)血。

    不過這楊家恐怕也沒有安什麼好心。說的冠冕堂皇,實際上鬼知道他們心里想的是什麼。也許他們眼紅王家是真,看得起他這件事恐怕就值得商榷了。柏易忽然覺得他就好比砧板上的一塊肥(肉r u),這些個豪門各個手持刀叉,就等著把他分而食之。

    階級壁壘!狗(屁p )!

    一個個都是披著羊皮的狼。他們自以為高高在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殊不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總有他們哭的那一天。

    柏易心里非常反感楊俊說的這一切。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連古人都知道的淺顯道理,難道作為現代人的他還能不明白,更何況他還不是一般的現代人。

    如果這天真的高高在上,他不介意一飛沖天,用拳頭捅出個窟窿。

    這世間就沒有打不破的枷鎖。

    規則也好,壁壘也罷,即便是命中已經注定,如果擋著他的道,他也要踏個天翻地覆,星辰倒轉,江河逆流。

    前世他也許妥協過,但今生不會逆來順受。

    (套t o)在脖子的鎖鏈他會掙斷。縛在腳上的繩索他會撕碎。一切阻擋他前進的魑魅魍魎,他都會統統毀滅。

    看到柏易的目光不停閃爍,仿佛在心里做著劇烈斗爭似的。楊俊眼中笑意漸濃,在他看來柏易是個聰明人,一定懂得如何權衡利弊。和楊家合作就是一件對他來說利大于弊的事。他也不著急,等到柏易想通了,自然會答應他的要求。

    無論是王家還是楊家都太小看柏易了。他們顯露的是冰山一角,柏易顯露的又何嘗不是冰山一角。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現在才剛剛拉開序幕。

    看到楊俊一副吃定了他的表(情q ng),柏易不由心里一陣冷笑。王家、楊家,哼!敢打他的主意,那麼都要做好被他吊打的準備。誰是獵物,誰是獵人現在下結論還未時尚早。

    “既然是合作,那你的誠意是什麼?”對這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上層建築,柏易決定好好領教一番。看看是不是像他們所說的那樣,堅不可摧。

    “王家能給你的,我們楊家同樣能給你。就看你想要什麼了。”楊俊雖然說的隨意,但言語之中充滿一種高高在上的驕傲,仿佛無論柏易提什麼條件,他們都能滿足。

    “不愧是四大家族,口氣就是大。那我可要獅子大開口了……”

    和楊俊分開,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走在天橋上,望著腳下川流不息的街道,柏易不由的有幾分感慨。忙忙碌碌不停歇,一生只為口腹填。功名利祿,過眼雲煙。看不清,悟不透,至死方歇。

    剛才在包間里面,柏易並未提什麼過分的條件。其實無論是王家還是楊家,他都沒有放在心上,這些人想要利用他,他何嘗又不是在利用他們。在商言商,這就是游戲規則。不過柏易還是提了一個讓楊俊感到不痛不癢的要求,楊家在民用航空領域耕耘多年,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星海航空其實就是由幾家資本共同組建而成,這其中楊家佔比的股份最大。柏易的要求就是拿木易集團的股份置換星海航空的股份。

    這個想法也是他臨時起意,楊家既然對木易集團這麼感興趣,他即便就是獅子大開口,他們恐怕也不會拂逆。

    買一家航空公司玩玩,如果楊俊知道柏易提出這個要求的初衷是這個,恐怕要氣的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