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悍妻當家 > 1余生

1余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們這里等了一天也沒見個信兒,大少奶奶到底醒了沒有?”

    尖細的聲音刺穿耳膜,直扎進靈魂深處,一陣劇烈的疼痛,迫得柳清竹從昏昏沉沉的狀態之中清醒了過來。

    這一清醒,刀割似的痛楚頓時從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涌了上來,柳清竹憋著一口氣,強迫自己壓下即將沖口而出的痛呼。

    眼皮似有千斤之重,耳邊的世界卻已漸漸真實起來,只听身旁有人霍然站起,疾步走出門外,壓低了聲音斥道︰“姐姐小聲!奶奶病著呢!”

    “你們奶奶,好大的威風!”這聲音已經不是先前那人,沉穩之中,透著一股難以抗拒的威嚴。

    柳清竹心中一驚,便要掙扎著坐起身來,無奈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力氣,只有骨肉寸寸碎裂一般的劇痛,毫不留情地侵蝕著她。

    沉悶的踫撞聲突兀地響起,柳清竹知道,她的親如姊妹的貼身丫鬟鵲兒,又在為了她向那些人磕頭賠罪了。

    先前那尖細的聲音冷笑道︰“全天下都知道大少奶奶‘病’著呢,不然你以為太太是為什麼來的?”

    “奴婢先前沒看到太太,言語多有冒犯,請太太恕罪。”鵲兒的聲音發顫,不知是在竭力壓抑著委屈還是憤怒。

    柳清竹知道自家婆婆的性子,生怕鵲兒吃虧,忙在帳中嘶聲叫道︰“鵲兒,怎的還不請太太進來?”

    “奶奶,您醒了?”鵲兒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卻掩不住驚喜之意,听得柳清竹心中越發酸澀難言。

    只見窗口人影閃了閃,太太威嚴的聲音在窗外響了起來︰“進去倒不必了。你這屋子里,晦氣。”

    “是。媳婦冒昧了。”柳清竹在下唇上狠狠咬了一下子,溫順地應道。

    鵲兒見機,忙膝行後退幾步,悄悄起身跑到正堂,搬出一把太師椅來安置在窗下。

    大太太帶過來的二等丫鬟珠兒冷哼一聲,鵲兒慌忙俯身後退。只見珠兒從腰間解下一條蔥綠的汗巾子來,賣力地在那太師椅上擦拭了三四遍,連椅子下面都拂過兩遍,才嘟著嘴向大太太作了個請坐的姿勢。

    鵲兒只裝著看不見,又听珠兒嘀咕道︰“明知晦氣還請太太進去,也不知道安的是什麼心。”

    大太太輕咳一聲,沉聲向房中道︰“你既然醒了,老太太和我也就不怕沒法子向潛兒交代了。我這會兒過來只是想問問你,你自己想好如何向潛兒交代了嗎?”

    柳清竹下意識地伸手撫過平坦的小腹,心中一陣酸痛,忽然俯身從帳中探出頭來,“哇”地一聲吐出一大口苦水。

    外面寂寂無聲,柳清竹扶著床頭小櫃喘了許久,才澀聲嘆道︰“是媳婦自己該死,等爺回來,要打要罰,媳婦也只好認罪就是了。”

    “哼,你說得倒容易!若是打你罰你可以換回我齊國公府長孫的性命,我現在就打死你,也不用等潛兒回來!”大太太手中的拐杖重重地敲在窗外的青石磚地面上,清脆的聲音傳出老遠,許久之後又和著園中的鳥語,隱隱地蕩了回來。

    口中酸苦的味道逼進了眼楮,柳清竹死死咬住下唇,攥住被角顫抖了許久,才從喉嚨里擠出四個酸澀的字來︰“媳婦該死。”

    窗外響起一聲長嘆,大太太放緩了聲音道︰“別怪我說話難听。你進門四五年,只生了婉兒一個丫頭片子。我和你老爺天天想、夜夜盼,好容易听說你又有了身孕,我們兩個老東西恨不得一天念三百遍佛,誰知道……唉,當初請人給潛兒提過的那幾門親事,哪一家不是才貌雙全的名門淑媛,可他偏偏認定了你。兒子大了不由娘,我們也只好認了,可你倒是給他爭口氣啊!”

    這番話一字一字清清楚楚地傳了進來,柳清竹在帳中听了,禁不住腦中一陣陣發昏。氣上心頭反而壯了膽,她干脆閉上眼楮躺了回去,連認罪的話也懶得出口了。

    房中許久沒有反應,大太太似乎有些生氣(面對柳清竹的時候,她似乎一直都很生氣),又將拐杖在地上敲了幾下,厲聲道︰“你們也不年輕了,潛兒願意陪你耗著,齊國公府可等不起!老爺和我已經替潛兒說了一門親,日子就定在下月初五。雖說時間倉促,我們也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過兩日你身子好些之後,就盡快著手準備迎接新人進門吧!”

    柳清竹腦中“嗡”地一聲,整個身體仿佛都脫離了自己的控制。她想喊,想說“不可以”,可是她張大了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像一個陷入夢魘的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另一個自己在絕望中掙扎……

    直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門外遠遠地傳了進來︰“這件事,你們問過我了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