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悍妻當家 > 4尚書府的白眼狼

4尚書府的白眼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尚書府的奴才,真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說話的竟是一直低眉順眼地站在一邊的初蕊。眼見柳清竹早已心力交瘁,鵲兒也是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她終于忍無可忍地站了出來。

    柳平家的見是國公府的丫頭開口,臉上不禁露出了怯意。但這樣的膽怯也只持續了短短的一瞬間,她很快便恢復了盛氣凌人的姿態︰

    “姑娘,尚書府有尚書府的規矩,這不關您的事,您老看著就是了。我們老爺對姑奶奶和鵲兒姑娘恩重如山,現在尚書府有難,姑奶奶無論如何都沒有視而不見的道理不是?”

    新蕊冷笑道︰“原來尚書府的規矩這樣與眾不同,奴才竟可以當面責罵主子!既然尚書府的規矩便是尊卑不分,想必臣子辱罵聖上也是可以的?既如此,日後若是有抄家滅族之禍,怕也怨不得別人了!”

    柳平家的聞言大怒,隨手扯了扯衣袖便要上前廝打,鵲兒忙向外面厲聲喝道︰“來人,有人要造反了!”

    “姐姐,怎麼了?”初荷帶了五六個丫頭婆子從外面沖了進來。【愛書屋】

    柳平家的見了這陣勢,氣勢立刻就弱了下去,忙向鵲兒笑道︰“姑娘這是做什麼?我不過是心里著急,說話重了些,豈敢當真冒犯姑奶奶?你這樣興師動眾的,不是讓姑娘嫂子們笑話咱們尚書府沒輕沒重嗎?”

    鵲兒心里發恨,只想吩咐人將這女人打出去,料得柳清竹一定不肯,只得深吸一口氣,冷聲問︰“你想要我們為你做什麼?”

    眼見新蕊初荷等人都沒有回避的意思,柳平家的只得按捺住性子,陪笑道︰“請姑奶奶求求國公爺,在聖上面前替咱們老爺說幾句好話。【愛書屋】國公爺祖上的功勞大,他的話,皇上一定會听的。”

    柳清竹靠在鵲兒背上,閉著眼楮沉思半晌,才緩緩道︰“為君者最忌諱的,便是臣子結黨營私、目無君上。父親此時迫不及待地四處求人說情,只怕無罪也變成有罪了。請嫂子回去轉告父親︰這個差事,清兒不敢接,請父親稍安勿躁,靜觀其變為上。”

    新蕊听見這話,立刻走到柳平家的跟前,向著門口的方向伸出一只手︰“柳嫂子,請吧。”

    柳平家的一把扯過新蕊甩到一旁,反向內沖了兩步,冷笑著問︰“這麼說,奶奶是決意置身事外了?”

    鵲兒忙將柳清竹藏到身後,厲聲道︰“奶奶已經說得很清楚,你們這樣迫不及待地四處求人,只能是自取滅亡!”

    初荷等人也忙跑進來擋在柳清竹身前,柳平家的進不得半步,只得站在原處冷笑道︰“老爺這次真是看錯人了!本以為女兒養好了也能頂半個兒子用,誰知道竟是養了個白眼狼!你這會兒在國公府吃香的喝辣的,怎麼就不想想,當初若不是老爺把你從養生堂弄出來,你這會兒還不是要跟鵲兒當初一樣,給人賣到窯子里去承歡賣笑?知恩不報,老天爺也不饒你們!”

    柳清竹先前被大太太鬧了那一場,小產過後虛弱至極的身子早已是不堪一擊;此時又被這女人當面辱罵,她雖極力克制,卻仍是支撐不住,大叫一聲,竟歪倒在鵲兒懷里,眼看不省人事了。

    鵲兒本不是個沒主意的,但柳平家的那番話毫不留情地揭開了她舊日的傷疤,眼見丫頭婆子們臉上都露出詫異的神情來,她心里一時發慌,竟只管抱住柳清竹的身子,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還是新蕊見事不對,忙上來推開鵲兒,又是掐人中、又是壓胸口,好容易看見柳清竹緩過一口氣來,才記起吩咐婆子去叫大夫。

    那柳平家的也嚇得臉色發白,只嘴上猶自不肯服軟,絮絮叨叨地說道︰“不肯幫忙也就算了,裝死嚇唬誰呢?等葉家的姑娘過了門,你這個‘齊國公長媳’的位子還不知道能保住幾天,這門親事,眼見得是不中用的了,倒不如及早去求旁人的為上!也罷,就只當老爺昔年撿了條小狗回府,喂飽了夾著尾巴就跑,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不是?”

    初荷身後那幾個婆子早按捺不住,恨不得上去撕了她的嘴,只是新蕊念著尚書府的體面,好說歹說才給止住了。

    趁著眾人忙亂成一團,那婆子一邊絮叨著,一邊徑自走了出去。柳清竹知道她回去定要添油加醋說些難听的話,本當叫住她,無奈身子好像已不是自己的,干張著嘴,硬是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只得眼睜睜看著她走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