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悍妻當家 > 9新房

9新房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是葉夢闌真的進不了簫家大門嗎?

    蕭潛的話,柳清竹自然是相信的,只是……

    每天听著牆外傳來歡喜熱鬧的聲音,看著一批一批的紅綢彩緞金玉珠寶胭脂水粉被送進府里來,她如何才能做到淡然以對?

    這幾日,叢綠堂的管事婆子已經來過幾趟,無非是催她去幫著挑選禮器、布置新房……雖然每次都被丫頭們以“奶奶身體不適”為由打發了出去,可是那些熱鬧喜慶的消息,還是會被有心人不厭其煩地送到她這里來。

    最讓柳清竹心亂的是,這幾日蕭潛回邀月齋來的次數,也是越來越少了。

    雖然他還是那樣溫柔體貼,雖然他總是信心滿滿地說他一定可以解決這件事,可是眼看迎親的日子越來越近,府中的喜氣也越來越濃,柳清竹如何能不擔心?

    丫頭們總是變著法子安慰她︰也許爺朝中有事耽擱了,也許爺正在托人想辦法,也許爺正在向葉家施加壓力……

    柳清竹將信將疑,卻無法控制自己不胡思亂想。

    這一天她終于奈不住好奇之心,叫鵲兒等人攙扶著,跟著叢綠堂的小丫鬟來到了正在裝飾中的新房。

    這是一所頗為大氣的院落,房舍雖不算多,卻處處寬敞明朗,與邀月齋的小巧精致全然不同。雖說只有一牆之隔,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丫鬟小廝們在這院子里進進出出,忙碌而歡喜。柳清竹不知道他們的喜悅從何而來,只覺得那笑容太過刺眼,襯得面無表情的她更加格格不入。

    “大少奶奶。”幾個小廝抬著一口巨大的紅漆箱子走了進來,迎面看見柳清竹,忙放下箱子垂手而立。

    柳清竹正要側身讓他們過去,忽見幾人之中竟有蕭潛的跟班傾墨在,一時不禁怔住了。

    傾墨利索地走上前來打了個千兒︰“奶奶您怎的出來了?您身子剛見好,吹不得風,最好早些回去歇著,不然爺知道又該心疼了。”

    柳清竹勉強笑了一笑,裝著漫不經心地問︰“你怎的不跟著你們爺,倒跑出來做這些粗活了?仔細趕明兒累得胳膊疼,看你還怎麼幫你們爺抄書磨墨!”

    傾墨搔了搔頭皮,不好意思地道︰“奴才連騎馬打仗都學過,身子沒那麼嬌貴的。何況也不是每日都來,不過是爺看著今兒這邊忙得實在不成樣子,才叫我來搭一把手罷了!”

    柳清竹听到自己的心中“咚”地一聲,好像有什麼重物狠狠地砸了上去,震得她的頭腦中一陣眩暈,險些站立不穩。

    鵲兒知她心意,忙替她問道︰“爺這會兒在哪里呢?”

    傾墨笑道︰“沈公子在城外開了個什麼‘賞秋賽詩大會’,爺一大早就去了,這會兒那邊正熱鬧,今兒晚上還不一定肯不肯回府來呢!沈公子那個人,奶奶也是知道的,斗雞走馬無所不為,咱們爺雖說一向不肯跟著他胡鬧,但吃幾杯酒是免不了的了。”

    柳清竹忽然覺得很想笑,心中卻莫名地發苦,忍不住扶著箱子咳了起來。

    傾墨和小廝們不敢便走,只得尷尬地在一旁等著,過了許久才見他們大少奶奶站直了身子,平靜地道︰“等這里忙得差不多了,你就回到爺那里去,時時提點著他少喝幾杯。他酒量平常,比不得沈公子那些‘飲中君子’們。”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