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宋起航 > 第四八四章 發言人

第四八四章 發言人

    “老王,陛下怎麼又召見我呀?”聞向頭前帶路的王繼恩打探道。

    “”

    王繼恩很是無語,能得到皇帝的召見,那可是多少官員都求之不得的事情。整個京師之中,如同聞這般的官員,沒有五千,也有一萬,許多官員終其一生,都未必能得見皇帝一面。

    能夠一睹天顏,那得是多大的榮幸呀!可這聞倒好,這一臉的嫌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且什麼叫做又呀!難道你經常被皇帝召見嗎?

    王繼恩翻白眼道︰“小的也不知。”

    “那你總知道,陛下這兩天的心情如何吧?”聞追問道。

    “君心難測,豈是小的能揣摩的。”王繼恩完全不接招。

    聞義正言辭道︰“老王,這可就是你的失職了,你的工作就是要照顧好陛下,你連陛下的心情都不知,你還怎麼照顧陛下。

    為了陛下的身心健康著想,我必須要彈劾你!”

    “”

    王繼恩都傻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無恥的人,只好挑起拇指道︰“聞爵,小的佩服”

    “佩服就免了,都是在陛下手里混飯吃,互相扶持嘛!”

    “聞爵說的是”王繼恩嘴角微抽道。

    “那陛下的心情”聞嘿笑道。

    “哎,小的失職呀!”王繼恩嘆氣道。

    “”

    都是見錢眼開的混蛋呀!這一不給金子,就問不出話來了!現在還欠著錢莊三十萬貫呢,那來錢打點這群貪得無厭的閹貨。

    “參見陛下。”

    隨著王繼恩,在御花園中,七繞八繞的,終于見到了領著幾名侍在散步的趙老二,聞連忙上前施禮道。

    “嗯,隨朕走走。”趙老二看了聞一眼道。

    “是。”聞應聲道。

    十幾人的隊伍,寂靜無聲,只要皇帝不開口,就全成了啞巴。

    走到一座湖邊,望著碧波浩淼的水面,看了半響,趙老二方才開口道︰“聞卿家,最近可有好詞?”

    “無甚靈感。”聞咂咂嘴道。

    “朝聞報上的《白蛇傳》可是聞卿撰寫的?”趙老二詢問道。

    “是報社里一個落魄文人寫的。”聞解釋道。

    後世的《新白娘子傳奇》非常有名,聞雖然看過好幾遍,但卻只記得大概的內容了。為了報紙能有一個好的發行量,聞只是寫了一個大綱給報社,里面填充的內容,其實都是別人撰寫的,而且白蛇傳的故事,本來就發生在宋朝,十分有代入感,火了也很正常。

    “這報紙”趙老二感覺說報紙還是有些拗口,停頓一下道︰“聞卿家為何不在這報紙上刊登一些朝事?”

    “微臣辦的這份報,只為娛樂,不涉國事。”聞立即道。

    “這報紙是一個很好的宣傳工具,聞卿家,難道就沒有想過用此為朝廷做點事情?”趙老二盯著聞道。

    原先聞的商業宣傳,采用的都是傳單的形式,既不收費,也不固定時間,可當這種傳單,第一次以報紙的形式發放後,趙老二便敏銳得察覺到了其中所蘊含的力量。

    自古皇權不下鄉,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百姓們沒有獲得朝廷政令的渠道。

    朝廷的政令,最多只能落實到縣一級,這也就造成了各種欺上瞞下,貪污腐弊。

    官逼民反,往往都是朝廷加稅一成,而到了地方就很可能會變成三成,甚至五成。

    若是百姓能準確得知朝廷的政令,就不會在受到貪官們的盤剝。

    這對穩定國家的統治,非常的有助益。

    聞建議道︰“陛下聖明,報紙確實是一個很好宣傳工具,用好了這個喉舌,對于朝廷會有很大的助益。只是微臣辦的這份報紙,還不能承載這份責任。

    微臣建議由朝廷出面,新辦理一份報紙,廣發天下。這樣以來,才更具有權威性。”

    “嗯,聞卿言之有理。”趙老二沉思半響,點頭道︰“這樣吧,此事就有聞卿家來主持如何?”

    “微臣手上還有編撰國律的差事,不如陛下另選賢能如何?”聞不由的咧嘴,婉拒道。

    上帝呀!掌管朝廷喉舌,這就相當于後世的國家新聞發言人呀!這要是在後世也就算了,若是說錯了話,最多也就是罷官奪職,回歸百姓。但現在可是萬惡的舊社會,一旦說錯話,可就不是去職那麼簡單了。

    抄家滅族,五馬分尸,那都是分分鐘的事情。

    “對了,說起國律了,這都一年多了,聞卿可有進展?”見聞推托,趙老二不滿道。

    “啊,刑律基本編撰完畢,但是商律,微臣還打算再完善一下。”聞咂嘴道。

    雖然聞很想說律法豈是那麼容易編撰完的,可是歷史上的竇儀只用了半年就完工了,現在已經一拖再拖,年余的時間都已經過去了。若是再不拿出點成績,恐怕趙老二就算脾氣再好,也要發火了。

    “那就兼任吧。”趙老二皺眉道。他對聞的工作進展,那是相當的不滿意。區區一部律法,已經用時一年,都沒有見到一點成果,天天雷聲大雨點小的,這和養蛀蟲有什麼區別。

    “此事體大,微臣年少無知,怕是不能勝任。”聞自貶道。

    “朝中除了聞卿有此經驗,還有那位臣工能堪此任?”趙老二不愉道。

    “微臣認為王副樞密使,老成持重,可堪此重任。”聞推薦道。

    “”趙老二用古怪的眼神看了看聞,他可是知道王秉臣與聞之間是有矛盾的。

    “嗯,既然是聞卿舉薦,那待朕問過王卿的意思,再議吧。”

    “陛下聖明。”聞連忙恭維道。

    趙老二擺手道︰“那就先這樣吧,朕听說你納了一房妾室,就給你準備了一些賀禮,走的時候帶上。”

    “多謝陛下。”聞施禮謝過,猶豫片響,接著道︰“微臣還有一事,不知可否叨擾陛下?”。”

    “講?”趙老二凝眉道。

    “不知陛下可有鳳儀的消息?”聞急切道。

    趙老二看了看聞,微微搖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