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5翁遠洋好久不見

5翁遠洋好久不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從那個高額的違約金里我就知道這份合同的重要性。不過我也解釋不清楚他為何就是這麼信任我。

    我特意看一眼老楊,然後說︰“我並不知道是身份這麼高的人,不過我也很痛恨別人看不起我。”

    老楊依舊在開車,仿佛完全沒有听到我的話似的。最後到地方下車後,他才低聲的說了一句,或許他就是信任你的這種誠實。

    我沒有去理會他這句話里到底是褒義還是貶義,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份合同。

    預定的地點是碧海盛天大酒店,本來我們早到了半個小時,可是最後打開房門听到歌聲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人家比我們來的還要早。房間似乎很大,昏暗的燈光下,依舊可以看清楚這個房間的格局。

    正對著門的牆上掛著一個大背投,右手邊圍著一圈的黑色真皮沙發。沙發前的玻璃桌子上放著幾瓶酒。里面還有一個房間,看來這外間只是類似于ktv那樣的娛樂消遣房間,而里面那間才是真正的吃飯的地方。

    老楊似乎是一副早已料定的神色,他沒有管我而是微笑著仰起頭,跟那個正在大背投前唱歌的男子打招呼。雖然我有點兒夜盲癥,不過我依舊還是看清楚了坐在沙發上的還有兩個人。

    唱歌的男子看見老楊後停下來,沖著站在門口的我揮揮手。我對他的理解是,他是要我開燈。

    我摸索著牆,開了好幾次才把真正的白熾燈給打開。光與暗的交替,直接刺得我的眼楮實在是睜不開,我低下頭過了一會兒才抬起來。此時房間里的音樂已經被關了,顯得有點兒安靜。直到這時我才發現房間里包括老楊在內的四個人都在看我。

    我只感覺我的臉應該是從頭紅到了脖子。老楊看我傻站著就走過來拉我過去給剛剛在唱歌的男人介紹。

    他穿著粉色的襯衣,西裝褲。也不知道是我還不太適應這強烈的燈光還是我眼花了,我感覺他看我的眼神里帶著憤怒與仇恨。

    “這位是天睿的董事長林安平。”雖然只有幾個字可是老楊卻把話說得相當的有質量,既讓對方感覺有面子,又將對方的身份告訴了我。

    不過我立刻調整狀態揚起一個標準的空姐笑容,自我介紹道︰“您好林董,我叫韓江雪,甦兵的助理。他今天……”

    那個男子似乎是沒心情听我說話,直接將頭轉向老楊。老楊十分客氣的給他解釋為何來的人是我而不是甦兵。雖然我感覺有點兒尷尬,不過依舊是保持著禮貌的微笑,看他們兩個交談。听完解釋他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直接穿過我走向我身後。

    直到這時我才感覺到,身後似乎有一道非常刺骨的視線在盯著我,這種感覺讓我有點兒毛骨悚然,即便是剛剛帶著仇恨眼光看我的林安平,都沒有讓我有這種感覺。

    我脖子都感覺被凍僵了。可是看到老楊給我使眼色,我不得不轉過身子去給身後的兩個人打招呼。

    等我看清楚了那個原本坐在沙發上的人之後我才發現,原來剛剛的那道視線根本不是我的錯覺,而是真實存在的。

    林安平看好戲似的仰躺在沙發上拿起一瓶啤酒開始喝。

    最後我決定先給左手邊的那位女士打招呼。她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尷尬,微笑的沖我點頭一笑。

    “叫我安姐就好。”

    知性,聰慧,氣質,優雅擁有三十歲女人所擁有的一切美好,她一定是個成功的女人。

    “安姐好,我叫韓江雪。”

    “恩,你看起來很小,跟甦兵是朋友?”

    “對。”我深知這種場合是不能多說話的,因為萬一說錯一個字就有可能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煩。

    安姐又看了我一眼,然後點了一支煙,煙盒上寫著mor。她並沒有吸只是將煙放在指尖任由它燃燒,忽滅忽暗。

    我的心在撲通撲通的跳,強勁有力,我硬著頭皮強迫著自己對上他的視線。此時我什麼都看不到,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的那雙眼楮,里面沒有我,只有深沉的漩渦要將我吸進去。

    我跟很多男人對視過,唯獨跟他對視的時候,我必輸無疑。那些被我封存的記憶又開始漸漸的甦醒。

    翁遠洋,好久不見。我心里默默的跟他也在跟我打招呼。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