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6叛逆的青春

6叛逆的青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現在我的感官能夠讓我自己感受到從指間、手臂、胸膛、等肢體流傳回來的血液一股腦的全部都涌進心髒里, 然後經過心髒這個泵又輸送出去。它是沸騰的、燃燒的、鮮活的。

    “不會叫人了?”他的聲音依舊是磁性的,跟我記憶里的那個聲音正好重合了。它像磁鐵一樣,而我只是那些小小的鐵碎屑。我不可能抵制住他的吸引。

    我該叫他什麼?老頭?翁叔?老翁?或者直呼其名?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然後微微的彎腰避開他的眼楮。就在避開他眼楮的那一刻,所有新鮮的空氣大口大口的灌進我的嘴里,這感覺真好。

    “翁先生好,我叫韓江雪。”

    他拿著火機“吧嗒”一聲點上一支煙,然後遞給我。我搖搖頭說我不抽,他只是呵呵的笑了一聲然後自己抽了一口。

    好久沒有聞到煙的味道,我的肺還有點兒不適應,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我今天是來代表甦兵簽合同的。”

    翁遠洋沒有看我,只是盯著我的鞋,安姐將煙放在嘴邊一口一口接連不斷的吸,最後才將煙圈給吐出來。

    剛剛一直帶著戲謔的笑容看著我的林安平“噗嗤”笑了。

    戲虐的語氣里帶著點嘲諷,他指著地上的啤酒說︰“你想要簽合同?好,把地上放著的這十一罐酒喝了,我就簽。”

    他的意思是說只要我喝完這十一罐啤酒,他就肯簽字。甦兵是因為我受傷的,所以這份合同不能出問題。

    我點了點頭,沒有任何猶豫的走過去,直接拿起袋子里的十一罐酒,走到離他們較遠的桌子邊坐下。利索的打開一瓶,對著林安平說︰“林先生,只要我喝完,您就簽字。咱們一言為定。”

    話音剛落,酒就被我灌進喉嚨里,通過長長的食道流入胃里。今天一整天我什麼都沒吃,所以胃里累積了大量的胃酸,被冰冷的酒這麼一刺激它就開始痙攣。

    不過為了這份合同,為了甦兵,我忍了。

    我會喝酒,天生就會。可是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喝酒了。因為我想要做一個好女孩兒。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我一直告訴自己不吸煙,不喝酒,不撒謊,不做壞事,听叔叔的話,遵守學校的規章制度,我就會變成一個好女孩兒。我這麼想也這麼做了。

    現在之所以喝酒,是為了這份合同。沒錯只是為了這份合同。

    等我喝下第五罐之後,我的胃像個灌滿水的氣球,再也撐不下了。我踉蹌的站起身,揚起一個我自認為適宜的微笑說︰“我去趟洗手間。”

    一進去我就開始狂吐,感覺將胃酸都快吐干淨了之後,我洗了一把臉,擦干淨,又重新走了進去。

    心里一直有一個聲音不停的說,只有六瓶了而已,喝下這六瓶,我就完成任務了。

    就在我的手快要踫到酒的時候,一只手擋在了我的面前。我鬼使神差的就將手伸了過去,最後被那灼熱的手燙了一下又急速的縮了回來。

    他端起酒,對著我說︰“我替你喝。”

    他端起酒的姿勢跟他喝酒的姿勢一樣的優雅,蠱惑。性感的喉結隨著吞咽一上一下的滑動,突然我感覺大腦嗡的一聲響。眼前一片黑暗。

    我好像睡著了。沒錯我睡著了,不是死了,只是睡著了。我好像還做了一個夢,夢里有我,有翁遠洋,有煙,有酒,還有燈光與舞台。

    夢里是我十歲,只有十歲,我爸將我送到a市火車站,然後留給我一部手機就走了。我一個人,蹲在那里,沒有害怕,只是低著頭看來來回回川流不息的人,盯著他們的鞋子,沒有一個人的腳步在我面前停下。直到手機鈴聲響起。

    “喂,韓江雪?”那聲音是磁性的,可靠的。

    “你好,我是韓江雪,請問……”

    “恩,現在在哪里?”

    我看了看周圍,將自己身邊有一個售票處的號告訴他。電話里就傳來嘟嘟的聲響。我盯著手機,這時我才開始有了一點兒慌亂。我在想其實我並不像我相像的那麼大膽,而是膽小的,怯懦的。

    看著那個人影向我慢慢的走進,我本能的第一反應就是想跑。可是他卻拉住我,輕輕的叫了一聲︰“江雪別怕,你叔叔讓我來接你。他現在不方便,你先去我家里住。”

    “那你叫什麼?”我眨巴著眼楮,帶著點兒10歲小女孩兒的天真無邪,當然還有點兒不禮貌。

    他先是一愣,隨即將我抱起來,我這樣俯視著他,發現他的眼楮是明亮的,黝黑的,暗不見底。

    “全名翁遠洋,你可以叫我翁叔叔。”

    就這樣,我本來以為只需要在他家里住一段時間,可是叔叔那邊似乎一直都沒有疏通好,所以我這一住就住了五年。

    這五年我吃他的穿他的,沒錯的確是穿他的。我喜歡他襯衣的味道,每晚我都會穿著他的襯衣睡覺,只有他的氣息才能使我安心。

    那夜我又穿著他的襯衣,將長長的袖子卷起,我的個子還不高,所以他的襯衣正好遮住了我的膝蓋,露出光潔的小腿。我光著腳悄悄的走進他的書房,他正在埋頭看一份文件。

    听到我的聲音,他抬起頭來看我一眼,隨後又重新埋頭苦干。他看我的眼神是清明的,沒有一絲雜質。小小的我內心像是受到了打擊,倔強的走過去。

    他一把將我給推開。拿上文件就走,那一夜他沒有回來。

    第二天我就被叔叔接回了家。叔叔送我去學跳舞,在那里我認識了天香,國色天香,她的確是如此。妖嬈性感,有著不符合她這個年紀的偽成熟。

    跟著她,我知道了什麼是酒吧,香煙,烈酒。當我第一次吸煙的時候,我感覺我是死了的,那種尼古丁猛地侵蝕你的肺的那種感覺是接近死亡的。

    天香就那麼看著我,帶著嘲諷的看著我。不過我很巧妙的躲開了,將手里的煙扔在地上,然後猛的喝了一口酒。想要用酒洗刷黏在我肺里的尼古丁,與焦油。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