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7要我當助理?

7要我當助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從那一刻開始,我才15歲,我發現我天生就會喝酒。我將它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然後沖著天香一笑,就拉著她涌入舞池。

    耳朵里充斥著bad bo,我屏蔽了身邊的一切,不停的跳,不停的跳。直到自己的精力完全的消失殆盡,我就再也不會憂傷。

    我穿著翁遠洋的襯衣,即便是洗過很多次,依舊是帶著他身體的氣息。最後舞池里大部分的人都自動的退開,停下來看我,他們或許是沒有見過像我一樣瘋了似的舞蹈著的人吧。

    那段時間叔叔每天都很忙,幾乎整日整夜的不著家。叔母每天都在打麻將,從來都不管我。反而是叔叔每次回來都會給我很多很多錢。說不夠了可以給他要。不過我從來也沒有給他要過。

    叔母每次知道叔叔給我錢就會跟他鬧,最終每次都是叔叔用一踏一踏的錢,將她的嘴給堵住。她時常一會兒笑,一會兒哭。我想,叔母一定也是痛苦的吧。

    初三那年我居然超常發揮的考上了本地的高中,天香是她那個有錢的父親塞錢,才將她送進去的。我跟她依舊是同班。有些時候是連續十幾天都去夜店,有時候是星期天去。我不喜歡這種沒人管的日子,真的不喜歡。

    可是相比較回到那個空蕩蕩的家,我更喜歡人流擁擠的地方。這里至少有溫度。不過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會遭到天香的算計,她在我的酒里下藥。

    至于後來發生了什麼我一點兒記憶都沒有,只記得我醒來的時候是在翁遠洋的家里。他穿著黑色的浴袍坐在落地窗前的搖椅上吸煙。煙霧繚繞,他好像一副遙不可及的畫,美的驚人。

    我感覺全身酸痛,然後光著腳下地,剛剛走出第一步就听到他的聲音。

    “明天我會去a市,應該不會回來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可能是一夜沒有休息的緣故吧。

    我沒有問他那夜到底發生了什麼,因為我不敢問,怕問出來之後不是我所想要的那種結果我會活不下去。

    不過我依舊是理解了他的意思,他說他要走了,去a市。那夜他拿走了他的那件被我洗的發黃的白襯衣。留下了一沓錢,就走了。

    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就走了。回到學校,我才知道天香已經轉學了。至于去了什麼地方沒有人知道。

    坐在教室里,課堂上的安靜,讓我發覺到自己的嘴好像是破了的。至于到底是怎麼破的我也不知道,那天我精神恍惚,在操場上被球砸了一下就昏過去了。緊接著我結識了甦兵。

    當夢醒來的時候,我感覺頭很沉,感覺它不像是我的頭一樣,我的脖子都支不住它。我只能睜開眼,看見坐在我身邊的人是甦兵。

    “合同!”當聲音出口,我都不敢相信這是我的聲音了。干巴巴的像個許久未喝水的鴨子。

    甦兵敲敲我的腦袋,有些無奈的說︰“韓江雪,你可真牛,對方讓你喝酒你就真的喝?昨天你怎麼就不知道吃飯?剛剛醫生來過了,說你有點兒低血糖。”

    “恩,水。”

    甦兵敲我頭的動作一滯,然後轉身去給我端了一杯水。

    我端起來,大口大口的吞咽。然後突然想起兩件事,一件是合同,還有一件事是甦兵也沒有吃飯。

    “合同簽了嗎?還有你昨天也沒有吃飯,我本來想著回來讓老楊給你帶回來的,可惜突然就忘記了。”

    “你能記住什麼?合同簽了,本來這合同就只是個形式,皇思微出名,他們需要她來做代言,雙方互利互惠。倒是你,你見到……”甦兵說著,突然將頭轉向一旁,“啊我想起來了,給你準備好了粥,你最愛喝的草莓粥。”

    “還是那一家粥公粥婆里買的?”

    “恩。”

    “你剛剛想問我什麼?對了你的腿好了?”我慢悠悠的將粥一口一口的咽下,盯著他。

    “腿只是被刺了一下,沒什麼事。明天有個活動,皇思微會作為受邀嘉賓出席。你作為皇思微助理的身份去吧,給你發工資。”對我的問題,他避而不答。

    本來我是打算拒絕的,因為我還有二十本書沒看,這可是我特意在小地攤上淘來的。可是一听有工資,我立刻就妥協了。我需要錢,現在我的吃穿住行都靠著甦兵,即便是免費幫忙也很正常。不過誰會跟錢有仇?

    “恩,明天記得叫我。”我吃完粥,甦兵替我收拾了,然後我感覺太累,就起來洗把臉又睡覺了。我將甦兵的一件棉質白色秋衣當做睡衣,睡覺的時候我關門沒上鎖。因為我信任他。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就醒了,老楊給我們送來了吃的,離去接皇思微還要一個多小時。不過我依舊是麻利的梳妝了一下,將頭發盤起,穿在學校時穿來的衣服,不過我換了一雙帆布鞋。作為助理,來回跑腿肯定免不了,穿高跟鞋一定是活受罪。

    甦兵看著我學生氣的打扮,雖然有點兒沒好氣,不過他一看時間只能對我說︰“江雪,今天活動完了,帶你去買衣服,否則娛記會以為我雇佣童工的。”

    我喝的一口奶差點兒就噴出來,我是有點兒娃娃臉,不算漂亮,可是被稱為童工,也只有他能想的出來。

    甦兵今天難得的換全了一身運動服,白色的上衣,藏青色的褲子。

    “你們這是打算緬懷高中生活嗎?”老楊看了我們倆一樣,居然好心情的調侃。

    老實說,老楊並沒有什麼幽默細胞,不過偶爾蹦噠出那麼幾句來還是能博得甦兵一笑的。我一邊吃面包,一邊瞪一眼甦兵,意思是在問,老楊怎麼知道我們是高中同學的?

    他榫肩,意思是誰都知道。不過我一想也很正常,我們倆的關系本來就沒必要藏著掖著。吃過早飯,我就坐在後座上。一路上甦兵只顧著給皇思微打電話,一句話都沒跟我說。老楊開車一向很少說話。所以我就拿出包里的書來看,這本書已經是我第三次看了,越看越想看,似乎是上癮了一樣。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