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11雙重打擊

11雙重打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停車後,他就連拖帶拽的將我拉出車門。出去之後,一看才知道我們是在盛名大酒店。一走到門口就有侍衛過來將我帶了進去。似乎今晚這里已經被人給包了。我還在想難道進去都不需要請帖的嗎?我轉頭看了一眼甦兵,才發現他正在給領著我的侍衛招手。

    我想甦兵的人脈也太廣了吧。本來不想來,可是現在已經站到門口了,不進去我會後悔嗎?就在我還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的右側突然出現一個人,挎著我的胳膊,就往里走。

    我抬頭一看,居然是林安平。還來不急拒絕,我就被他拖進了明亮的大廳。里面已經全部是人,至少我這麼認為。一進去,所有的人的目光齊齊向這邊看過來。

    林安平放在我胳膊上的手一用力,低頭在我耳邊說︰“微笑。別給我僵持著臉。”他是用命令的語氣,我當時就想,我憑什麼听你的。想掙脫,奈何力量懸殊太大,只能作罷。

    林安平帶著我來到一個桌子前,端起一杯酒。依舊是戲虐的笑盯著我,不停的盯著我。我突然感覺他這種看人的眼神我似乎在哪里見過,可是一想又實在是想不起來。我回瞪著他,只要是男人,我從來不怕他們的視線,除去一個人。

    林安平突然就笑了,嘴角紅色的酒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他用眼神示意我往身後看,我也沒想那麼多,就順著看了過去。或許我真的是不該看的,如果不看,我的心情或許會好點兒。或許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來。

    就在我身後不到兩米的地方,翁遠洋正牽著安姐的胳膊緩緩走來。我本能的想躲,卻被林安平逮個正著。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將我虛假的面具給撕裂了一樣。我不喜歡這種被玩弄的感覺,一點兒也不喜歡。

    “林安平,我是不是長得很像你的什麼人,你才非要這樣作弄我?”本來我也只是有口無心的,隨意一說,可是林安平還真的猛地一下甩開了我的手臂。

    我終于得到解脫。【愛書屋】于是就想要看看周圍,我應該怎麼逃。這一巡視,我就又看見甦兵,還有他懷里小鳥依人的皇思微。這真的是有點兒雙重打擊。這種時候,我唯一的救兵是別人的舞伴。

    皇思微看到我,就低頭跟甦兵說了些什麼。甦兵也看我一眼,他們兩個就走了過來。

    皇思微伸手給林安平問好,而甦兵則看了我一下,又看了一下正陪著安姐的翁遠洋。我沖他笑笑,又指指外面,意思是我該走了。

    我剛剛走出第一步,林安平就叫住了我。

    “韓小姐,你想去哪兒?今晚你可是我的舞伴。”

    頓時我就感到一陣惡寒,我轉身回敬他一句︰“我什麼時候答應做你的舞伴了?”

    林安平不怒反而微笑著過來,又習慣性的牽起我的胳膊。我都懷疑他這動作不知道做了多少遍,他一定喜歡牽著女孩子的胳膊。緊接著他居然對皇思微說︰“她就是有點兒害羞。”當然這個她就是我了。

    害羞個毛線,你哪只眼楮看見我害羞了?我這是憤怒,憤怒好不好?我求救的眼神看向甦兵,甦兵居然裝作沒事人一樣,沖著我擠眉弄眼。

    我頓時翻了個白眼。不過這樣也好,總比我一個人在這里獨自尷尬的好。當鐘聲敲了八下之後,我知道這是八點了。不過很奇怪的是,盛名大酒店既然會有那麼大大本鐘。這種鐘表,我還是在故宮里見過,好像是康熙皇帝比較喜歡收集鐘表。想到這里,我突然就笑了,我應該是太無聊了吧,居然思緒能飛這麼遠。

    鐘聲剛落,台子上就出來一個大肚子的禿頂中年男人,牽著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子。可能是她的妝容太濃了,她用的的假睫毛比普通的假睫毛長很多。所以一時我就對這個女子失去了興趣,將目光轉向自己的身邊。

    不得不說來這里的的確都是有錢人,單是包包就價值好幾萬。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說些什麼,我只知道他們今晚只是為了給台上那個女子慶祝生日。我瞬間就感覺好神奇,一個生日而已,用得著這麼興師動眾嗎?不過接下來的一個話題,我就感覺這場聚會有意義了。因為這不知是那個女孩子的生日,還是她的訂婚宴。

    對方好像是什麼克萊爾家族的繼承人。好吧這才是本次聚會的亮點,不過我突然發現,林安平似乎一直都在盯著台上的那個女子。就這樣我也好奇的跟著他看過去,本來就是無聊,只想知道,林安平這憤怒到底從何而起,因為我的胳膊都快被他掐斷了。

    不過看他的眼神,我推測,他們之間一定有隱情。不過我還是先要拯救我的胳膊的好,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掙脫自己的胳膊。我一看,果然我的胳膊已經發青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