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12瘋狂的舞蹈

12瘋狂的舞蹈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我還沒好好端詳一下我可憐的胳膊的時候,燈光居然慢慢的滅了,瞬間我就被黑暗給包圍,像這種時刻我會希望我的身邊是有一個人的,或者是就像夜場里有那一點點的燈光也是好的。

    就在我有點兒恐慌的時刻,我落入一個人的懷里。

    “別怕。”磁性,蠱惑,低沉。他的聲音就像是大提琴發出來的一樣穩重又不失優雅。

    我記得十歲那年,他來接我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別怕,我是你叔叔派來接你的。那五年的每一夜都是他等我睡了才關燈。因為他知道我有做噩夢的習慣,我害怕黑暗,害怕一個人。

    可是現在為何這個人離我近了我又想要逃走哪?這已經是見到他後的第二次產生這樣的想法了。

    等黃色的燈光亮起,他又放開了我,已經走遠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原來他們是準備跳舞,雖然听到這樣的音樂我會想要上去找個人跳,可是現在我沒有一個舞伴。甦兵正在跟思微在一起,翁遠洋陪著安姐。林安平,對了林安平哪?

    我眯著眼楮開始一邊退離跳舞的人群,一邊找林安平。在我終于退入黑暗中之後,才發現林安平也在黑暗中,似乎正在跟一個女子爭吵,可惜我眼楮實在是看不清楚,所以就摸索出手機,開了手電筒準備找出去的路。

    這次才剛剛走出去兩步,我就又被林安平給叫住了。這種時候我真的很想罵人,這個林安平是在我身上裝了定位裝置嗎?

    “韓小姐,不賞臉跳個舞嗎?”

    “林安平,我不會跳舞。【愛書屋】”這句話說出口,我怎麼都感覺有點兒假,而且還被自己給假到了。不過這對我而言算是善意的謊言吧,我可不想被作為替代品遭人蹂躪。

    “我教你!”林安平此刻的紳士樣真的把我給嚇到了。如果他明目張膽的憤怒還好,現在卻是隱忍的憤怒。就像那句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一樣的恐怖。

    我皮笑肉不笑的說︰“這,我真的不會,怕踩壞了您的鞋。還是算了吧。”

    就在我們爭持不下的時候,音樂的風格突然轉變了,帶有點兒搖滾的風格。不知道是出于什麼原因,我拉著他就涌入人群中央。舞蹈中,我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翁遠洋離開我的那段時間。我身體里原本已經沉寂的細胞逐漸的甦醒。

    我瘋了似的舞蹈,舞蹈的世界里沒有翁遠洋,沒有林安平,也沒有周圍的人群,只有我自己,音樂。

    果然沒一會兒,其他人就都停下來,整片地方都以我與林安平為中心圍了起來。一曲結束之後,我在林安平的耳邊說︰“可以了吧,你應該已經報復到你想報復的人了吧?我可是要走了,如果你還想要舞伴,那就另找她人好了。”

    林安平也紳士般的彎腰,親吻我的手背。

    現在我渾身都出汗了,我誰都沒有看,就從人群中擠了出去。只希望他們不會記得我。因為我並不喜歡這樣的場合,也不適合他們那個圈子,枯燥無聊。

    我在人群里瞄了幾眼,找到甦兵後我沖他揮揮手。這次我是真的打算走了。再接著下去真的很沒意思。剛剛因為跳舞本來盤著的頭發也松開了,于是我用手胡亂的理理。

    甦兵放開皇思微走了過來。

    “我先回家,你應該還要送皇思微吧。甦兵以後不要叫我來這樣的場合,我不喜歡,一點兒也不喜歡。有些努力既然從一開始就知道結局,為何還要繼續。從三年前的那個夜晚我就告訴自己不要在對任何人抱有幻想。”我說的雖然是氣話,但是我就是說給翁遠洋听的,因為他就站在我前面不到一米的地方。他的身邊依舊是那位氣質如蘭的安姐。

    “甦兵,謝謝你。”我雙手抱于胸前,眼里帶著淚,看了一眼甦兵,用余光晃一眼翁遠洋,他居然是模糊的。他的影子很快就隨著淚水撕裂,被撕的粉碎。這一切本就是幻覺,就讓他隨著這滴眼淚一起流走吧。帶著我那點兒僅存的希冀流走吧。

    很多人瘋了似的努力,就是為了擠進這樣的圈子,可是我卻知道,這樣的圈子並不是你的身體進來了,你的靈魂就會進來。

    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不停的揮霍,揮霍。即便如此時間對于他們依舊是一種折磨。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