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14唯一的愛

14唯一的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埋頭看手機的皇思微驚訝的問︰“你們住在一起?”

    “哈哈,只是同屋不同房,你放心,我們是好哥們而已。【愛書屋】”我不喜歡甦兵,所以就不能讓喜歡他的人,誤解他。不過現在看來,我的解釋,似乎是多此一舉了。

    皇思微突然認真的說︰“我喜歡甦兵,他大一開始就跟著我,其實我知道他不缺錢,就是想要讓他自己很忙這樣他就能讓自己不去想你。”

    “恩?”我以為是我的耳朵產生了幻覺。

    “韓江雪,你們兩個一個比一個殘忍。”

    殘忍,我很殘忍?她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很殘忍。可是甦兵怎麼可能是殘忍的?他一直都在為每一個人考慮。

    “皇思微,我喜歡照顧江雪只是單純的想要照顧,你不要欲加之罪。”剛剛還躺在我懷里的甦兵突然就坐起來。突然發現我們已經到了自己家門口。

    我精神有點兒恍惚,不過還是先跳下車,扶著甦兵直接進了家門。老楊直接就開車走了。車子從側面開過去的時候,我看見了皇思微的眼淚,是晶瑩剔透的。

    甦兵此時就像個孩子一樣纏著我,我去給他倒杯水,他直接爬在沙發上就睡了。

    我也有些累,去玄關上換好拖鞋,簡單的洗把臉就去了樓上。這一夜我注定是要失眠的,我很少失眠,因為我總是能將自己的情緒掩飾的很好。可是今晚突然有一個人將我的面具給撕開了,我就開始有些失控。

    我不知道翁遠洋為何要給我那個擁抱之後又立刻離開,就好像是很怕別人看到。林安平只是將我作為一個替身,他對我的怒火是無根的。皇思微對我的怒火才是有根的,這根就長在甦兵身上,甦兵是長在我身上的。

    還有今晚我並沒有見到我的叔叔,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他了。看了一下時間,十點,于是就試著給他打電話。

    “喂,誰?”接電話的是個女人。

    “叔母?”

    電話里突然安靜了,過了好久才又傳出聲音來。

    “韓江雪?你叔叔快死了你這個沒良心的居然才知道打電話回來?”

    我猛地坐起來大聲地問︰“叔叔在哪?”

    “市人民醫院。”

    “我馬上趕回去。”我的話音還沒落叔母就掛斷了電話。

    我原本並不姓韓,是寄養給叔叔之後才換的戶口。跟了叔叔的姓氏,叔叔雖然很忙,但對我卻很好。我之所以很少回家只是偶爾打個電話就是不想讓叔母有任何的情緒。可是現在在電話里听叔母的聲音就知道,事情好像很嚴重。

    我急忙打開甦兵的電腦,打算找找有沒有去c市的機票。胡亂中我不知道點開了什麼,一個文件夾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一開始有點兒用不慣他的鼠標,本來是要點擊關閉的,最後卻剛好打開了這個文件夾。

    里面全是我的照片!這些照片從在c市的高一時,我們初遇的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那一天是翁遠洋剛走,我去買了一身大紅色的衣服,黑色的內衣。外表堅硬,卻無精打采。就是那天甦兵的球直接砸到我的小腦,我失去平衡暈了過去,頭部直接觸地。如果當時地上要是有個什麼大石頭我就完了。

    還有他給我補課的時候,我在他家里吃香的喝辣的,左手拿著牛奶,右手在卷子上來回的圖畫,畫著翁遠洋的眼楮。黑洞洞的,卻又異常明亮。

    看著看著我突然想哭,我根本就不知道這些是他什麼時候照下來的。但是所有的角度都是他所站的位置拍的。我手指有些顫抖的關掉這個文件夾,卻依舊是晃到了文件夾的名字onl lov。

    這一刻我突然明白皇思微說的那句話,你們都很殘忍。她說的沒錯,我跟他都是殘忍的。可是有些事如果點破了,真的會更好一些嗎?

    比如說我直接告訴甦兵說,我不愛你,從第一眼見到你就不愛。從此以後不要再聯系,這樣就好嗎?這個問題我越想越頭疼。最後強迫著自己光了他的電腦,直接給114打去了電話。

    一問才知道,有一個凌晨3點的客車。我說聲謝謝就掛斷了電話。從a市到c市走高速只需要4個小時。我走下樓,看見正在打鼾的甦兵,想要叫他陪我一起去c市,卻突然想起皇思微走的時候說他們明早有場錄制。

    我用他的手機訂好了鬧鈴,並留下一封信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就去收拾行李。說是行李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帶了一些錢跟手機還有證件。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