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16是猜的?

16是猜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現在已經快十一點,晚上的車是凌晨三點發車,票是可以手機訂票,可是我卻沒有膽子在凌晨十二點以後上路。拿上包包,下了樓,我又看見了正在休息的甦兵。

    或許是他喝醉了,或許是他真的累了,我這麼來回的折騰他居然都沒有醒。現在他已經不打呼了,呼吸很平穩。我給他在桌子上放了一杯水。喝酒的人最容易缺水。我拿起那張紙條又接著手機的光,填了幾個字。然後就悄悄地踮起腳走出了門。

    等我關門的時刻,我的確是听見了什麼跌落的聲音。可是我折回去一看,甦兵依舊是保持著那個姿勢。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輕輕的關好門。

    甦兵為我做的已經夠多,我不能在讓他放棄自己的工作。畢竟那里還有一個愛他的皇思微,思微這個人不錯。不過我也不能殘忍的將他推過去。我記得曾經听過這樣的話,你不愛我,至少讓我在你身邊陪著你。不要剝奪我愛你的權利。

    我本就是個無心的人,既然他說他不愛我,那我就會自動的屏蔽剛剛看到的照片。

    出門後,我直接打了個車。司機正好是個女司機。

    “姑娘一個人大晚上的去哪里?小女孩兒出門還是要有個伴兒的。”

    “恩去東客站,趕客車。”我知道她是擔心我,可是現在我真的沒有這個心情。

    c市與a市沒有開通直達的航班,也沒有高鐵,所以只能坐客車。

    這個女司機將我送到之後,又提醒我注意安全,就離開了。而我一路走得很快很快,一下車就直接進去買了車票,然後坐在那里等。到凌晨三點還要三個多小時,于是我直接拿出書來看。

    人在寂寞的時候有很多種派遣的方法。在我年少的時候我認為只有舞蹈讓自己精疲力盡是最好的派遣方法,後來慢慢的長大後,或許是自己感覺自己老了,也或許是因為我潛意識里認為看書的孩子才是好孩子。【愛書屋】所以我就選擇了這樣一種方法。

    後來發現越看我越喜歡。所以就買了很多,各種各樣的書,只要是書就看,最愛杜拉斯。愛上她是因為她的一本書。

    現在看法布爾,看書的時候我不喜歡听歌,所以當鈴聲響起的時候,我以為這是別人的鈴聲。最後拿出手機一看,是翁遠洋打來的。我沒接,只是讓它響。最終吵醒了一旁睡覺的人。

    我說了句不好意思,就將手機調為靜音。剛剛低下頭,卻突然發現頭頂出現一個黑影。我抬頭一看,居然是翁遠洋!

    他看起來有點兒疲憊,不過他的疲憊與甦兵的不同,他可以將疲憊演繹成一種慵懶,性感。或許這就是成熟男性所擁有的這種特征吧。

    他突然將我拉起來,跑到售票口。然後對售票說也要一張票。買完後才發現我們兩個人的票是挨著的。

    “晚上去c市的人真少,這麼長時間居然沒一個人來買票。”

    翁遠洋看我,將手放在我的頭頂。我強迫自己抬起頭來跟他對視,我發現他的瞳孔里只有我。上一次的時候里面什麼都沒有。只有像海一樣深的黑暗。

    “翁遠洋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

    “叫我翁叔叔。”

    突然之間我終于忍不住笑出聲,這笑聲最後只是引來了一些人的埋怨。或許他們一些人是要經過長途跋涉去遠方的,早已見慣了風風雨雨,只想在晚上的時候有一個睡眠。于是我用手捂住嘴巴,不讓聲音發出來。

    翁遠洋找了個地方坐下,不論他多麼累,他總是保持著一絲不苟。他是個不需要別人照顧的人,同樣的他也沒有精力去照顧別人。

    我走過去,直接坐在他的雙腿上,雙臂勾上他的脖子。故意魅惑地看著他,我感覺到小翁翁的崛起。

    “翁遠洋,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

    “叫翁叔叔。”

    “叫你翁叔叔,你就告訴我?”我故意用鼻子在他的脖子上來回的搓。

    他大手鉗制住我的肩膀,將我與他拉開了一段距離。滿眼都是憤怒與克制,他看了我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看到他點頭,我也就不再那麼拼命的折騰他,畢竟這里是公眾場所。

    “翁叔叔,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

    “猜的。”

    我還能說什麼?他總是能說些讓我破功的話。就在我咬牙切齒的時候,他突然將我拉入他的懷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