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17明年就可以領證

17明年就可以領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睡會兒,時間到了我叫你。”

    我將頭放在他的脖子上,我記得我十歲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他將小小的我抱起來,告訴我別怕。

    我手指劃過他的鎖骨,因為我用頭擋著,別人看不到,然後我在他耳邊低聲說︰“翁叔這麼久不見我,有沒有想我?”

    他將我扯開一點兒,有點兒生氣︰“你這個小丫頭到底想要怎麼樣?”

    怎麼樣?你說我想要怎麼樣?我現在好不容易才又遇到你,真的不想再次失去。

    “翁叔叔,你要了我吧?”

    “韓江雪,你今年20歲。”

    “恩我知道我20歲,明年就可以領證了。”

    翁遠洋用一種不可理喻的眼神看著我說︰“你對我可能只是一種對長輩的……”

    我本來想吼出來的,可是現在是公共場合,只是用我倆都能听到的聲音說︰“翁遠洋,你比我更殘忍。【愛書屋】”

    “江雪我終會結婚的。”

    “我也終會結婚的。”

    翁遠洋身體動了一下,在快要滑下去的我往上抱抱。

    “我叔叔他這次會不會出事?”

    “突發性腦溢血,情況不容樂觀。這次去可能是你們見到的最後一面。”

    這句話如果是在我十歲,我或許會什麼都不懂,可是現在即便是我沒有見證過死亡,我也對死亡充滿恐懼,這是人求生的一種本能。

    “那我是不是就又沒有親人了?”

    親人這個詞自終結于我十歲那年,即便是現在我也不懂叔叔與叔母之間的感情。也不懂自己的父母為何會那麼殘忍就將我送給別人。我只知道後來關心我的只有叔叔,翁遠洋,還有甦兵。

    翁遠洋對我的關心似乎超過叔叔。曾經一度我也想過我對他是存有戀父情結的,可是經過三年,經過甦兵。經過太過人之後,我依舊在他的身上找到了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心跳的就像小鹿亂跳,真的是很恰當的一個比喻。

    “叔叔他到底愛不愛叔母?如果愛,為何總是不回家?他賺的錢難道還不夠嗎?別人都是說叔叔不行,可是我看見過叔叔的體檢報告,叔叔的身體很健康。”

    “並不是所有肉眼看到的就是真的。好了休息會兒。明天你會支撐不住的。”

    “那你不是也每天應酬,還每天跟那什麼安姐在一起?”

    他捏住我的鼻子,寵溺的說︰“你這是在吃醋嗎?”

    “那當然,簡直就是醋壇子。特別是看到你跟她在一起,瞬間就怕了。”

    “怕什麼?”

    “怕你被她搶走,怕最後你們會結婚。”

    “你希望我跟誰結婚?”

    最後我也不記得我是怎麼回答他的,因為我已經困到不行,在那種半迷糊的狀態下,我到底說了些什麼,又說了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醒來的時候,正蓋著他的衣服,在車上。

    外面的天已經有點兒泛明,看來是快到了。在車上坐著睡覺真的很不舒服。現在感覺自己渾身酸痛,特別是脖子,想動又怕吵醒他。

    他的睫毛很濃密,眉毛長長的,並不怎麼濃。听說眉毛很濃的人都不愁找不上老婆,雖然有點兒迷信但是看來真的不假。

    其實翁遠洋這樣穩重多金的男人並不多,所以大部分的女人都是沖著他來的,可是為何他就是沒結婚?我初次遇到他的時候,我十歲,他二十。

    那時候我常常幻想著自己快點兒長大,長大了就能嫁給他。幻想著自己穿上婚紗,成為他的新娘。我感覺我15歲開始就老了,15歲開始就為自己的感情而傷感的孩子真的是在衰老。而我更為嚴重。

    15歲的孩子即便是有喜歡的人也會埋藏的很深,大部分的孩子只敢在心里愛,而我選擇了明目張膽的愛。我的愛是真誠的,至少我一直都這麼認為。

    當我在第一天知道我愛翁遠洋的時候,我就告訴了他,他把我當個孩子的同時,又不像孩子那樣對待。他給我講很多故事,這種各樣的故事,比書本上的還要真實。很長一段時間,我想他講的故事是不是就是他自己的故事?

    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父母,不過我知道他有父母。我曾經問過叔叔,叔叔說他的父母在國外。那時候我就知道,我與他之間的差距太大。

    一直到他離開c市,我才發現即便是再大的差距,都無法阻止我的腳步。現在這種情況就足以證明,你看,他就在我的身邊。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