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20腿軟了

20腿軟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翁遠洋執意要請李律師吃飯,所以我也就跟著去了。不得不說翁遠洋真的很會辦事,飯桌上該說的,不該說的就像是流水一樣,就能輕松的應付。

    李律師似乎也很喜歡翁遠洋,還說這樣也就對得起我叔叔臨終前的囑托了。茶香飯飽之後,翁遠洋將李律師送走,還說如果有什麼麻煩可以找他,他是叔叔生前很好的朋友。

    我自己也不記得自己說了多少聲謝謝,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我除去說謝謝,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一切都塵埃落定,我問他︰“翁遠洋,你說我應該去找叔母嗎?”

    翁遠洋揉揉眼楮,然後說︰“算了,這種時候去不合適。再等等她可能自己就會來找你。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帶你回家休息,明天就回a市,否則公司就亂套了。”

    “雪芙是叔叔的愛人嗎?那叔母又算什麼?”對翁遠洋我永遠都是直言不諱,這是處于信任之上的一種駑駕心理。

    “韓江雪,你真的認為隨意的評價你的長輩會好嗎?”

    “翁遠洋,這公司就像是一塊石頭,如果我放置不好就會將自己給砸死。現在既然叔叔將這麼大的公司給了我,我就必須要用超過我所能有的精力來應對。”

    翁遠洋站在高高的台階上看著我,微微一笑,長長的睫毛投射在眼下,形成一道彎彎的弧度。他的每一個動作,在我眼里都能被定格,他的一舉一動都牽扯著我的喜怒哀樂,可是我卻看不透他。

    “回家後就告訴你。”

    “家?你在c市的家沒有賣掉?”

    “恩,走吧,一直胡思亂想你的小腦袋都要炸掉了。”

    “翁遠洋,你什麼都知道就是什麼都不告訴我。你跟叔叔到底是什麼關系?”

    “韓江雪,我先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一定不要激動。”

    “恩?”我愣住了,什麼叫我不要激動? 現在唯一個對我最親近的人也死了,我還能激動起來?

    “韓江雪,你叔叔的名下有五處不動產房,價值4千多萬,在a市的兩套是別墅。在c市三套,其中一套給了你叔母。你叔叔的公司,可流動資產有三個億左右,如果公司倒閉你也能有一個億留在手中,或者你可以賣出去,最後留下的也不少于兩個億。如果你經營合理的話……”

    我剛剛在邁的腳像是真的被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單腿跪在了地上。我記得,我大一那會兒,跟著甦兵去買房子,他辦理的是貸款,先首付50萬,然後每月還2萬。

    本來我感覺甦兵就算是有錢的了,可是等我們辦完了手續,出門的時候,一個跟我一樣年齡的女孩子說,一次性300萬付清?沒問題,我明天就給你送來。那時候我就感覺那個女孩子好拽。

    那麼現在我感覺我真的應該興奮,我應該將我之前所用的一起都撕爛,撕碎,將它們沉在深深的海里,來證明我已經擺脫了貧窮。緊接著我應該去揮霍,穿上價值幾十萬的衣服,包包,買車,雇一個司機,然後再辦個聚會,告訴我身邊的所有人我有錢了?我應該將自己的胸膛挺起,高昂著腦袋,鼻孔都能朝天?

    可是現在300萬跟3個億,這差距。我該用什麼來形容它?可是就在下一秒,我的興奮,燃燒起來的血液,就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因為我是個嬗變的孩子。

    叔叔為何要對叔母那麼殘忍?一個嫁給他20多年的女子,最後他只留給她一個大盒子,一個小盒子。

    “韓江雪,原來你這麼能裝。”

    沒錯,我的確很會裝,可是這種赤裸裸的金錢放在任何一個人面前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能裝的很像吧。你瞧,至少我裝的還可以。我只是有點兒站不穩罷了。

    翁遠洋沒有扶我,我自己爬起來,找到一個鏡子,看了看我,依舊是濃濃的黑眼圈。不過皮膚卻是蒼白的,手指是顫抖的,腿有點兒軟。

    然後我跑過去拉住翁遠洋的手︰“翁叔。在此之前,我從來都對錢沒什麼概念。雖然自己沒錢,一分都沒有,可是我一直都夠花。一開始是你,後來是叔叔,再後來是甦兵。你們一直都給我錢。我認為夠了就好,雖然後來看到那麼多的有錢人之後我也會羨慕,嫉妒,可是我一點兒也不在乎,我的目標一直都不是錢。”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