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24對愛知足

24對愛知足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走出門之後,我恍惚間好像看見了穆桐桐。我沖著那個人影喊了一聲,可是她沒有停下。難道是我看錯了?我揉揉眼楮,準備打車回家。

    那夜翁遠洋居然沒有回來。于是我在家看了幾天的書,心煩意亂看了些什麼我也不知道。一直到開學,我提前一天搬進了學校。

    我沒想到比我還早到的人居然是穆桐桐。她臉上有點兒淤青,我急急忙忙跑過去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她只說不小心跌倒。再問她就什麼都不說了。我去給她買了消腫的藥回來,給她放下,叮囑她一定要用。

    這幾天我的心情平復了很多,而且去了舞蹈社團。社團的團長是大我一屆的尚斯伯,他說我如果願意,可以參加過幾天的比賽。

    我想本來也沒事,于是就答應了。校園生活一直都是三點一線,現在又多了一個社團,感覺忙碌點也不錯。最後我拖著心情一直都很沉悶的穆桐桐也加入了舞蹈社,她本來沒有基礎,不過好在尚斯伯一直都用心的教她,所以她進步的也很快。

    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我終于得到舞社的認可,不僅可以參加比賽,還要加入元旦晚會的舞蹈培訓。

    李又夢這學期回來後膽子直接大了,整晚整晚的不回來,後來我逮住她一問,才知道她跟她男朋友在校外租了房子。她男朋友跟我們同校不同系,我也見過,是個老實本分的農村孩子。不過即便老實最後也經不住李又夢的教唆。

    跳了一天舞,我獨自一人回到宿舍。穆桐桐似乎剛剛掛了電話,鼻音有點兒重,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哭了。

    “穆桐桐,到底怎麼回事?”

    她說,她的家里重男輕女,所以家里人一直都對她不管不顧。她初中開始就一直住在男朋友家里,後來對方嫌她還在上學,就跟她分手了。關鍵是分手時,還要她還錢,說不能白養你這麼久。她沒錢,最後被他家里人揍了一頓,她當時差點兒被打死。

    “後來我又遇到一個,他一開始很窮,整日借酒消愁。听說他之前很富有,由于經營不善公司倒閉了後他的前女友拋棄了他。跟國外一個家族企業的繼承人訂了婚。”

    “那他現在該不會是被你養著吧?”

    “一開始是,現在他又有錢了。可是他依舊沒有放下他的那個前女友。”她說話的時候,嘴角都疼的抽動著,目光空洞。

    我躺在床上听見她這麼說,猛地坐起來,抓住她的手就問︰“該不會你臉上的傷就是他打的吧?”

    她摸摸自己的臉似乎是我的注視太過于明顯,所以她開始轉移話題︰“現在好了一些。韓江雪,真的是發現你越來越靠譜了。你跟甦兵住了這麼久,就沒有擦出點兒愛情的火花?”

    不提甦兵還好,一提我就有點兒氣憤,這個甦兵到現在還手機關機。他已經畢業,所以不用來上學。

    穆桐桐見我搖頭,就忍不住開始嘆氣。

    “韓江雪,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所以才不能接受甦兵?”

    我看著穆桐桐,其實她是個內心很清明的人,什麼都能看透,可是對她自己的事,她就看不透了。不過人不都一樣嗎?在愛情里,每個人首先看到的都是愛而不是值不值得。愛情使人盲目。

    “沒錯,我在他之前就有喜歡的人。不過甦兵他說,他從來都不愛我。所以我們之間……”

    “呵。韓江雪有眼楮的人就能看出他有多愛你,甦兵跟我一樣都在自欺欺人罷了。不過江雪,你知道嗎?我至少還有膽量去告訴他我愛他。我沒有他愛的那麼偉大。”穆桐桐將頭埋進被子里,開始小聲的抽泣。

    “桐桐,我記得你曾經問過我,是不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其實並不是,最好的那個,是你曾經想要得到,最後卻沒有得到的那一個。”

    比如說錢,我曾經沒想過要錢,所以即便是現在我得到了,我也沒感覺它有多好。而我拼命的做好一切都只是為了得到翁遠洋,可惜現在我依舊是沒有得到,而且可能永遠都得不到,所以我才會一直認為他好,不論他做什麼都好。或許穆桐桐是真的愛她口中的那個男人吧。

    她口中的這個男人跟我的叔叔很像,都是痴情的人,可最後為何又要為了一個自己沒有得到的人而傷害愛自己的人那?

    我看著窗外對面的那棟樓,它依舊是平常的模樣,只是經過時間的洗禮開始褪色,我說︰“桐桐,其實我們都應該知足。”

    “韓江雪你還真是大言不慚。”

    我不知道為何,我感覺穆桐桐最後這句話特別的針對我,而且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她都沒有再跟我說過一句話,看見我就好像看見仇人似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她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