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28我們居然是情敵?

28我們居然是情敵?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現在我將所以的信息順了一下,首先她那天等的電話,一定是林安平。還有李又夢找我那晚,她說穆桐桐哭著給她打電話之後她就怎麼樣都不接了。

    然後我給她打電話,接起來的是個男人,當時我還想,為何這個男人的聲音我感覺有點兒熟悉。那是因為他就是我前不久簽合同時剛剛遇到的林安平。

    還有就是,我記得那天林安平約我去喝酒,我摔門走出來之後看到的那個人影果然就是她,只是當時她故意裝作沒听見走了。而且那之後的三四天我們就開學了,她臉上有傷,我想那一定就是那天她去找林安平,林安平正好在我這里受了氣,所以打她撒氣。

    包括那天穆桐桐跟我敘述的她男朋友被前女友甩了的情節與翁遠洋所說的相吻合。

    這麼說,那天那個訂婚宴上,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就是林安平的前女友。而我因為跟她長得很像,所以被他拿來當替代品,不過我倒是沒想到當時我開玩笑說的話還成真的了。而他那天在黑暗里跟他爭持的那個女子就是訂婚宴上那個女子。想到這里,我真有種想要去寫一本推理小說的沖動。

    林安平一開始是富家子弟,家里沒落後,他女朋友就拋棄了她。他一直都在奮斗,直到東山再起,成立了天睿集團。可最後接到的卻是他前女友的訂婚宴的邀請函。對方還是鼎鼎有名的克萊爾家族繼承人。這種差距不論怎麼樣都甩他好幾條街。

    那麼在他落魄的時刻,他遇到了一個養活他的人,那就是同意失魂落魄卻頑強的活著的穆桐桐!

    這個林安平簡直就是喪心病狂,穆桐桐這麼愛他,這麼幫他,他居然還下手打她。穆桐桐才是那個在他最艱苦的時候陪他走過來的人不是嗎?現在他再次富有之後,難道就想要拋棄穆桐桐嗎?

    我急忙跑過去要扶她,卻被她一把甩開。此時我發現,她看我的眼神,真的就像是在看情敵,那種仇恨的目光,真的是恨之入骨。

    她雙眼含著淚,那些淚還沒流出來,就已經破碎。她依舊穿著最廉價的衣服,因為撕扯衣領已經被撕破。原本就嬌小的身子在不停的抖,不停的抖。她就像一個被遺棄的嬰兒,快要死了一樣。

    現在想想都有些可笑,我曾經還以為她喜歡的是甦兵,才將我當成了她的情敵。可是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真正放在我們倆中間的那個人一直都是林安平!

    穆桐桐將我當成了她的情敵?不可能啊,听她說起林安平的口氣時,她似乎是見過他的前女友。難道只是因為我身份低,她只敢將怒火轉移到我的身上?只是因為我與他那個前女友很像?

    想到這里,我再次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

    林安平覺得我跟翁遠洋撞見了他的丑事而有點兒尷尬。不過他對我的行為卻感到鄙夷。他嘲諷的看了我一眼,給翁遠洋點點頭,拉起穆桐桐就上了旁邊一輛車。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復。我安慰自己或許她只是心情不好,找我撒氣而已。她不會真的將我當成情敵的。

    翁遠洋開了車門,讓我上車。我坐進去後,他俯身給我系安全帶,我呆愣著沒動,就讓他給我系。

    “回神了,剛剛的那姑娘你認識?”他手的溫度踫觸在我的手臂上,讓我有了一絲的理智。

    “翁遠洋我真的不知道,林安平這樣的惡人,你為何還能跟他成為朋友。物以類聚,難道你這也是這樣的人?”

    翁遠洋並沒有發動車子,只是爬在方向盤上等我發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