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40桃花眼

40桃花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個被稱為剛總的人,將視線移開。

    “我已經看過了,就用她的吧。”

    我感覺王小玉拉著我的手,都冒汗了。等她放開我,我將手里的衣服交給她。她激動地說謝謝。

    “韓江雪,我決定交你這個朋友,你居然還幫我把衣服給折疊好,要知道我以前伺候過得人可沒一個這麼做的。”

    我倒是沒她這麼激動,不過或許她對任何人都是這樣也不一定。我只是出于善意的點點頭,我跟甦兵去買房子的時候,那里的推銷員也都這樣,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她將我送出攝影室,又告訴我如果還有活動,會提前打電話通知。

    出了門,終于聞到新鮮空氣,我感覺整個人都好多了。攝影室的氣味太過復雜,我一點兒也不喜歡。我慢慢悠悠的走,一旁停著一輛邁巴赫,我想這又是一位有錢人,用李又夢的話來說就是一個大金主。

    只是那麼一撇,我就看見駕駛座上居然是剛剛小玉嘴里的剛總。我一想,剛總,不就是風尚的老總嗎?好像是叫剛正和。我記得李又夢曾經在宿舍里抱著有他簡介的雜志瘋了似的猛親,她說她簡直是迷死他那雙桃花眼了,而且又帥氣多金。好吧我也感覺是很老套的形容詞,可是李又夢卻百說不厭。

    就是不知道她在高揚面前是不是這個樣子。就在我打算繞過這輛車的時候,後座的門居然打開了。我急忙躲了一下。從車上下來一個梨花帶雨的姑娘,她沒看我直接就哭著走了。

    不過即便是她化著濃濃的煙燻妝,我也依舊認出她來了。

    她是天香!

    我看著天香逃走的身影,突然大笑起來。這世界還真是小,當初那個在我酒里下藥的姑娘,居然在這里還能遇到。不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我想即便是以後有交集,我也再不會信她。我希望最好沒有交集。

    “有什麼很值得你高興的事嗎?”

    我回過身,剛正和正斜著身子靠在他的車上。像個公子哥,真不知道這樣的人是怎麼支撐起一家雜志社的。我心想,這妖孽又想勾引誰?那雙桃花眼眼皮都一挑一挑的。不過我自從有了翁遠洋就再也看不上別人。

    “剛總好,我就是看見過去的一個仇人,還被您給趕下車,看見她哭我都有種興奮感。惡人終將是有惡報的。”

    剛正和一愣,隨即就笑了,他說︰“你這姑娘還真是狠心。不過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種見了仇人卻開懷大笑的有趣姑娘。不過我作為男人卻得憐香惜玉,不是嗎?”

    “哈哈,我是一塊金子,不是玉。我要趕車,拜拜。”

    我沒等他開口說話,反正我看見他那白花花的牙齒,就感覺晃眼。翁遠洋才不會像他這樣笑。

    我走到站台,先給翁遠洋打了一個電話,他似乎正在忙,卻依舊是等著我說話。最後我干脆說我沒事就掛斷電話。其實我就是想听听他的聲音。

    等來公交車,我走上去,車上人不怎麼多,我就在後面找了個位置坐下。看著外面的高樓大廈,川流不息的車子,匆匆忙忙的人。我感覺我們都像是昆蟲一樣,而這個城市是一座又一座的洞穴,如果你足夠強大,那就能爭取到一份棲息地,如果弱小就會被慢慢淘汰,最後只能棲身于陰冷潮濕的洞穴里。

    第二站,車上上了三個人,其中一個我認識,是高揚。他正牽著一個小孩子的手。

    他看見我就朝我這里走來,那個小孩子也蹦蹦跳跳的跑過來,在我旁邊坐下。

    高揚依舊靦腆,不過現在看起來也成熟了一點兒。他告訴我,他再給這個孩子帶家教。這是去接他放學回家,每個月有800多的家教費。他說他的這些錢都給了李又夢,讓李又夢存著。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洋溢的全是幸福。

    在學校的前一站,他帶著那個孩子下了車。我是在學校的那一站下車的。回到宿舍,這次換穆桐桐不回宿舍了。

    李又夢正百無聊賴的看一本時尚雜志,那是她的強項,一開始我不怎麼會搭配衣服,就是從她那里取的經。她說,紅色與灰色,黃色與藍色等等都是經典的撞色搭配。

    比如我今天這一身,就是按照她說的來的。至少比我以前穿的灰頭土臉的強多了。

    “李又夢,又看上哪個有錢多金的帥哥了?”

    李又夢不舍的從書里抬起頭,雙眼冒著金光︰“還是我家剛正和啊,他說他是個不婚主義者,如果入了他的眼,你說這得羨煞多少人的狗眼?可惜,我是不可能了。畢竟我已經有高揚了。而穆桐桐已經被一個林安平給整廢了。”

    她越說情緒越低落,不過沒一會兒,她突然坐起來,頭差點撞到牆。不過穆桐桐與林安平之間的事,還不能妄下定論不是嗎?

    “你說,如果我跟高揚分手是不是……”

    我看了她一眼,心里有點兒不舒服︰“我今天見到你嘴里說的這兩個人了。不過很可惜,你嘴里的剛正和已經有姘頭了,而你嘴里的高揚,卻在忙著帶一個小孩子。每個月才賺800的工資,還都給了你,你現在有這樣的想法對得起高揚嗎”

    李又夢眨巴眨巴嘴︰“韓江雪你不懂,女人只有單身的時候才有自由,比如現在我跟高揚好著,就失去了很多機會。女人這一輩子年輕的時間就這麼幾天,有時候我想,我難道就真的要將我的青春浪費在他身上嗎?如果是這樣,那我還不如做個自由的人,這樣跟誰都能搞點兒曖昧。”

    “你是搞曖昧?你是想要錢吧?”

    “切,我才不缺錢,我父母都是公務員,我可不差錢。就是感覺別人姑娘家境比我還差的,都找了那麼有錢的男朋友,每天穿著光鮮亮麗,坐著豪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羨慕。”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