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49與張秘書的談話

49與張秘書的談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什麼意思?你們怎麼知道我的尺碼的?”

    我愣住了,可是王小玉比我還無語。

    “韓江雪,你簽合同的時候不是你自己填的嗎?看來上天也不是完全不公平,給你這麼好的容貌,卻給了你這麼糟糕的腦子。”

    王小玉似乎是真的不見外,跟我說話就像是正常朋友一樣。

    上了唇彩,又噴了一層噴霧。她雙手一拍,意思是可以拍攝了。

    我快步走過去,果然還是攝影師大哥技術好,居然只是四分鐘就讓我笑的合不攏嘴。所以一套衣服的拍攝很快就結束了,只是換了兩次場景而已。

    雖然拍攝只用了一個個小時,可是我依舊是感覺有點兒累,于是我去一旁的沙發上坐下。攝影師也坐在我身旁,拿著相機在那里看。

    他把相機拿過來,讓我看看拍攝成果,既然是我自己,那我當然要看。

    他特意找出其中一張說︰“你的眼楮真的是太美了,而且你皮膚的底子特別好,就像這幾張都不會磨皮就直接能用。風尚簽約過這麼多的模特,你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如果可以我像特意給你做一個專訪,就叫大眾的情人。”

    “謝謝,我自己感覺也沒什麼特別的。”

    他伸出食指在我面前一搖︰“不不,你的眼楮能傳神,懾人魂魄又勾魂。一會兒還有一位大尊,她長相性感妖嬈,可是那雙眼楮卻像是被欲望給撐破了一樣,像死魚眼。不信你一會兒看看,她每次都來那麼遲,如果不是仗著家里有錢,老板又護著她,我早就甩手走人了。”

    他有點兒激動,本來還想說什麼,就被王小玉給叫過去了。

    “王大哥,別聊了,天香來了,你準備一下,下一場拍攝。”王小玉對他說完,又看向我。

    “韓江雪,你的衣服老板說了,你可以穿走。”

    我知道她的意思是想讓我先走,她怕天香見到我會不高興。我剛站起來就看見任子墨走了過來。

    “不,不忙嗎?”

    他往我身邊一坐,拿起水杯開始喝水,然後他說︰“我不想看見她,等她拍完,我在去修改圖片。”

    “不要總是表現的那麼明顯,我會坐在這里等你的。”

    “恩,我在這里歇會兒。”

    任子墨坐在一旁沒有再說話,只是接著喝水。他的眼光再看見門口進來的人時,轉向了杯子里的水。天香打扮妖嬈,大冬天的都穿著紅色的短裙,十厘米的高跟靴,這次倒不是煙燻妝。可能是一會兒要化妝所以只是淡淡的上了點粉。

    她看見我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驚訝,或許那天她已經看見我了。

    “韓江雪?果然是你,那天我還以為看錯了。听說剛正和打算要把你培養成風尚專業的模特?”她挺著胸走過來,坐在我與任子墨中間,將包包往沙發上一扔,拿出手機。

    其實一個人騙過我之後,我的潛意識里對她會有一種不信任感的,這種潛意識里的不信任感,將一直存在,她說的每一句話我都不會相信。

    或許是出于一種報復心理,我說︰“誰知道那,或許是吧。”

    其實只有我知道,我與風尚簽約只簽了半年。今年過完年,我就不會再來了。雖然這里是一個小舞台,可是我依舊是撞見了一出好戲。

    果然我的話一出,她身子一僵,瞪了我一眼,就去了化妝間。

    “你先走吧,給我留下手機號,我工作完打給你。我下次再告訴你我需要你幫我什麼事。”他放下水杯,準備起身。

    我也站起來,跑進更衣室拿出我的衣服包了起來。更衣室里,天香與王小玉都在。既然他們說這衣服送給我,那我現在也就真的懶的脫了,並不是我多想要,而是我實在不想見到她。

    “小玉,我走了啊。”

    “恩恩,慢走。”

    天香從鏡子里看了我一眼,她輕蔑地說︰“韓江雪你跟之前一樣窮,居然公司送的衣服你也要。”

    我沒跟她斗嘴,因為不值得。而且我突然想起來我還要去公司看看,于是我急忙出去打車。在路上,我給安姐通了電話。安姐說她會在二十分鐘里趕過來,現在我終于松了一口氣。

    說句實話,如果是一家小小的賣衣服的店,那我還能勝任,可是現在,這麼大的公司,如果一個環節出現紕漏,那就完了。

    我進入公司的時候,里面似乎一切正常。秘書叫張章,是我叔叔在世時的得力干將,四十多歲,頭上有點兒禿頂。他也認識我,然後將昨天的報表給我,然後就站在一旁不動了。

    我拿起報表,正要打算看,卻發現張章沒有走。

    “是不是有什麼事?”

    張章猶豫著要不要告訴我。

    “張秘書,你跟我叔叔多久了?”

    他顯然沒意識到我會這麼問他,他說︰“二十年了,我跟著韓先生二十年了。”他像是在回憶,將二十年重復了兩遍。皮膚也跟著皺巴巴地動,眼袋很重耷拉在他的臉上。

    “張叔叔請坐下說話。”

    我走過去,扶著他坐下。

    “張叔叔喜歡喝咖啡還是茶?”

    “咖啡就好。”

    “咖啡與茶時常能讓我們保持清醒,張叔叔您是看著我父親將雪芙發揚起來的。而且這里也有您的匿名股份。”

    他端著咖啡的手輕微的一抖,如果不是那蕩漾的咖啡,沒有人會注意到他的小動作。我故意裝作沒看見,只是靜靜的坐在他旁邊靜靜地看著。

    “張叔叔,我手機里有一份父親遺囑,您可以親眼看一下。其實上次開會的時候我也已經讓你們看過了,只是那時候,張叔叔似乎有事。”

    他接過去隨意的看了一下,又將手機給我。

    “張叔叔您為了我父親與雪芙勞心勞力,或許我真的應該給您一些特別的待遇。可是這人總是貪欲過重,我不得不防,當然我說的不是您,只是最近公司里的一些小人。您瞧,我父親在世的時候,什麼事也沒有,這他一走就……”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