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50享受工作

50享受工作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用小勺子攪拌了一下咖啡,勺子與杯子撞的叮當響。

    “張叔叔,等這次的危機過去了,我就給您休假一段時間,當然是帶薪休假。這樣也好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

    “他只是將你領養的而已。”他似乎更加激動了,杯子里的咖啡都已經晃蕩出來。我急忙給他拿些抽紙過來,遞給他。

    “對對,只是領養而已,不過您這麼激動干什麼?難道我還真的就是叔叔的親生閨女,讓你感到害怕了?我不是魔鬼不吃人的。”

    “好了,今天的敘舊我們就到這里,看在父親的面子上,告訴我,現在公司的所有運營情況。然後你就去會計那里支取休假的工資。什麼時候回來,隨你。”

    張章看了我一眼,皺著眉頭。

    “公司現在有兩批貨的供應商突然之間要跟咱們解約,或許是奸人挑撥,也或許是咱們公司里有內鬼。可是這一次翁先生出門了,你……”

    “沒關系,我還有很多人可以幫忙。你給我他們的聯系方式,其余的交給我就好。張叔叔,您就放心的去休假吧,希望您假期愉快。”

    “韓小姐,你不信任我?”

    我伸出手,沖他一握︰“不是,應該說我不信任任何人。我已經不是那個十幾歲的孩子,我今年過完年就二十一了,時間總是能教會我很多,比如孝敬您。”

    他似乎還想說什麼,一開始欲言又止,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說︰“小心翁遠洋。”

    我沒吭氣,只是任由他走。其實對于張章,翁遠洋在走的時候已經安排了人跟蹤他,即便是他不是那個內鬼,他私自購買公司股份的事,已經是一種背叛,我又怎麼能容忍這樣的事一直發生?

    雖然不能因為這件事就將他直接給打走,但是必須要給他一個小小的警告不是嗎?翁遠洋說過,如果我要給他懲戒,不要將人一棒子打死。

    他說的沒錯,年輕人的仇恨就是比年老的人來的容易,又多,而且大部分人都認為有仇必報。

    一開始當我听翁遠洋這麼說的時候,我的確有種要將公司里所有做過小動作的人都辭退的沖動,可是一想如果真的都辭退了,那公司基本的運營要怎麼辦?

    所以不是用人不疑,而是用一半,閑置一半,再疑一半。現在我將張章給逼迫去休假,那我現在就缺少一個秘書,來給我整理報表。就在我發愁的時候,安姐已經來了。

    她依舊知性,美麗,一頭大波浪卷彰顯著她的那種年齡的智慧與成熟。

    “怎麼了?剛剛打了一場硬仗?坐電梯的時候就听說,你讓老秘書去休假了。現在是不是在發愁這些報表?”

    我急忙站起來,給她倒一杯咖啡,我記得甦兵說過,她喜歡咖啡。

    “甦兵他最近怎麼了?上次我打他電話,他的聲音很虛弱。”

    安姐宛然一笑,擺擺手︰“他只是太累了,你不知道他跟皇思微戀愛了嗎?所以一整天幾乎都在忙。”

    “噗,咳咳。”我被我剛剛喝的茶水給嗆到了,如果這樣說的話,也不難理解。白天是忙皇思微的事,晚上也是忙皇思微的事,不忙才怪!

    我隨手將報表交給安姐,想听她給我指導一下。

    她拿起來一看,瞄了我一眼。

    “你看,這里這里的支出比上個月多了很多,這你就有必要問一下為何多了這麼多。他們出去跑業務無非就是住店,請客人吃飯,不可能多出兩倍。”

    “還有這里一個開會,最多就是準備一些茶水,為何卻需要這麼多的支出?你可以告訴他們要節儉。還有上個月,明明有一個員工請假,為何工資發放的卻被多出人來還多。這些都是問題,不過問題不算大,只要一查,就可以知道他們的底細。”

    “安姐現在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有兩家供貨商,突然想要解約,生產處急需要布料,可是他們……”

    “恩,給我他們倆家的名字與聯系方式,我替你解決,不過,你會喝酒嗎?”

    “會兒點兒。”

    “恩那就哈好,我記得上次你喝完之後就暈過去了。這次既然是去求人,一定要上酒場。你可一定要自己把握分寸。”

    “恩。”我倒是在酒場上見過很多的男人,各姿各態的都有,但是我還沒怎麼見過女強人。

    安姐拿過我手里的信息,就開始打電話,她也沒有避開我,就是當著我的面打,她只是對著電話說了那麼幾句,對方似乎就已經應下了。

    她沖著我眨眼一笑︰“你說的這兩家公司的老總我正好認識,到時候去啦,你看形勢說話。具體時間定在明晚,明晚我們再聯系,現在我得去趟醫院。”

    “誰病了嗎?”一听說要去醫院,那我自然而然的就會想到是有人病了。

    安姐將被子緩緩的放在桌子上,她說︰“我有個朋友,剛剛生產,我正好去看看她。對了剛剛報表里的東西,你可以自己去處理一下,會很有意思的。”

    安姐沖我神秘一笑,然後就走了。我想她不愧是個女強人,居然這麼喜歡工作,更加喜歡工作里的爾虞我詐,她如果工作起來一定是個瘋子。真不知道為何這麼有魅力的女人為何沒人娶,還有她對翁遠洋難道沒有一點兒的感情嗎?

    我頓時拍拍自己的頭,我也是瘋了,居然只是瞬間就被她給折服了,都怪我的這種特殊喜好,喜歡工作中認真的男人。看來工作中認真的女人,我也喜歡啊。

    正當我準備去財務科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給我打電話的人居然是任子墨。剛剛只顧著享受工作帶來的刺激了,居然把他給忘記了。

    “韓江雪,你在哪里,我現在去找你。”

    “額,我在雪芙公司,你到了給我打電話,我下去接你。”

    “嘟嘟……”

    我看著手機一陣無語,就算這個任子墨不愛說話,也不至于連個再見都不說吧。真是個倔強的孩子,對他我沒想要隱瞞我是雪芙老總的事。

    因為他給我的感覺就像甦兵給我的感覺一樣,但是他又是個沉默又倔強的人,跟甦兵完全相反。甦兵是活躍又隨性的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