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51出國

51出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們這樣的極端的性格的人最適合做朋友,性格簡單直爽,那麼人也自然就會簡單一些。

    我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所以我還是先去財務部一趟,先去掐斷他們修改數據的可能性,然後再分別去各個科去核對。

    其實我剛剛讓張秘書去休假這件事,已經是我很沖動了,就應該讓他等著我一起去的,現在他們一定都有了戒備。我喝完杯子里的茶,又去接了一杯。我猛地喝了好幾口,深深的吐氣。

    我整理了一下衣著,就在我全神貫注的想著要怎麼樣跟財務科的人對話的時候,任子墨的電話居然已經來了。著實嚇我一跳。

    “我說任子墨,咱別在我全神貫注的時候突然來電話嚇我吧?”一句話說出口,我也楞了,我這口氣就像是在對一個老朋友說一樣。可是現在我跟他才只見過三次面而已。

    電話那頭的他也是好半響才反應過來,他輕輕的咳嗽一聲︰“我在樓下了,你出來吧。”

    “好,等著我。【愛書屋】”

    下樓後,他正站在門口,短款的藍色羽絨衣,抓絨褲,眼神很清明。

    “韓江雪,你在雪芙公司做什麼?”

    “雪芙是我父親的公司,他走以後留給了我。我現在需要先去處理一下公司財務的問題,你有沒有經驗?”

    他整個人眼楮都瞪大了︰“你居然是現在雪芙的那個神秘老總?這里不一直都是翁遠洋在替你整理嗎?”

    “他現在出國了,不過任子墨,你別告訴我,你就是a市鼎鼎有名那幾個家族企業之一的任家公子。”否則一個普通的學生怎麼可能知道一個公司的具體情況那?

    他瞪著我,瞪了好久。

    “韓江雪,這個玩笑一點兒也不好笑,既然你能猜出我是任家公子,那你也應該知道,我們在某種程度上是敵人才對,你真的打算帶我進入你們公司?”

    我突然意識到,或許我還是太單純了,至少是比任子墨單純。

    “任子墨,一會兒就是公司下班時間,我們現在可以去吃飯,吃飯時,我要向你請教一些問題。然後我們在他們午休的間隙來個突然襲擊怎麼樣?”

    任子墨沒說話,只是一個勁兒的搖頭。

    “你就是太信任我了吧?你不怕我是未來任家的繼承人嗎?”

    我看他一眼,一直看著他,一直看著他,他居然也直直的看著我。我不動他也不懂,最後我們倆都憋的臉紅了,同時移開了眼神。

    “任子墨,如果你真的是任家將來的繼承人,那麼如果現在我就抱住你這條大腿的話,是不是會更好一點兒?”

    任子墨無語的瞪了我一眼,默默地說了句︰“走吧。先去吃飯,吃飯的時候,你先看看能不能答應我的要求,如果能,那我就交你這個朋友。”

    “咱們倆也算是有緣,你居然還要拿條件跟我換,真是小氣。”

    他沒停,只是說︰“韓江雪,這世界上最不能做的就是感情用事,你的智商真的不適合開公司。真不知道你叔叔怎麼能把公司交給你。”

    “因為他就只有我這麼一個女兒。”

    我們倆在公司樓下的餐廳吃飯,一人一份,又要了兩杯橙汁。

    任子墨將橙汁推在我面前,很臭屁地說︰“我不喝。女孩子才喝這種甜絲絲的東西。”

    我嬉笑一聲︰“任子墨,你從小是不是吃了很多苦,所以才不喜歡所有甜的東西。”

    他吃飯慢條斯理,感覺他吃飯的姿勢都是特意訓練出來的一樣。難道我還真的是說對了?他這種家族出生的孩子或許從小開始一舉一動都有專人的教導吧。

    我靠近他問︰“任子墨,你小時候是不是過得很不開心?所以才養成你如此怪異的性格?孤僻又任性。”

    任子墨越听臉色越黑,最後他干脆埋頭吃飯,再也不搭理我。

    “小墨子,快說你有什麼事找我,一會兒我還有事求你那。”

    “咳咳,求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我雙手環抱于胸前說︰“那是,你可是堂堂的任家少爺,從小接受的教育里肯定有怎麼管理公司財務問題。而我只是個野孩子,爹不疼娘不愛。叔叔不管,叔母不喜。”

    “如果不是翁遠洋幫我,我公司的股東早就棄我而去了。這不現在就已經有兩家合作公司被拖走了,我明晚還得去……”

    任子墨突然抬起頭來看著我︰“韓江雪,為何如此信任我?”

    “不知道,就是感覺現在我沒有任何信任的人,可是又不得不選擇幾個可以信任的人。我看你還是比較可信的,因為第一你不缺錢,就算想要吞並公司也不是先從我這里開始,第二你的眼楮里擁有都有一種對誰都不信任,同時又不屑的眼神。第三,你長得帥……”

    “咳咳……”

    他這次是真的別嗆住了,我急忙拿起橙子給他端過去︰“快快,快喝兩口。”

    他很听話的就真的喝了兩口,然後有點兒臉紅紅的。

    “感覺怎麼樣?第三條只是為了調節氣氛,沒別的意思。”其實我只是想逗逗他罷了,沒想到他反應那麼大。

    “恩,韓江雪,親人有時候有還不如沒有。我現在唯一認可的親人就只有哥哥。哥哥出生時就有腦膜炎,經過搶救之後才活過來。可惜他卻失去了生育能力。他的母親難產而死,最後又娶了我的母親。我母親出于嫉妒一直都悄悄地揍他。可是母親不知道我小時候特別瘦弱,一直都是哥哥在保護我。”

    任子墨說這種話的時候,表情特別的認真。于是我也放下筷子開始听他說。

    “哥哥開始時身體魁梧,可是別人在知道哥哥不得寵之後,都開始欺負他。而我去幫忙,他總是推開我。”

    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來,他的哥哥的確是有點兒又胖又憨,學校里的確常有人欺負他,而他每次都表現出很暴躁的情緒,或許他並不是真的暴躁而是為了掩飾自己害怕的一種表現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