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52攻于算計

52攻于算計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任子墨似乎是看懂了我的眼神,他沖著我點點頭。

    “我的哥哥叫任盼盼,他在我十歲之前一直保護我,可是十歲之後,別人就開始欺負他。因為父親從來不回來,就算回來也沒空管我們。”

    “而母親不喜歡他,他總是一個人偷偷的哭。而且他長大後越來越胖,身子不方便,別人總是在背後一推他就跑,每天夜里,他就開始哭。那天你見到他的那天,是他這兩年來第一次說話。”

    他這麼說我就愣住了,這麼說的話這就是他找我的原因了。

    “那我能幫你什麼忙?”

    “你是除去我以外,唯一一個我哥哥看到順眼的人,所以如果我明年畢業以後,父親讓我接管公司,你就必須要替我照顧哥哥。他跟你同屆,因為腦膜炎他腦子一直不好,比我還遲幾年上學。”

    “這可以,你哥哥也是個很幽默的人。那天我只是說了一句沒看見,然後可以理解為他不胖。或許你哥哥只是思想比較新奇,至少是咱們普通人所沒有的。你們沒讓他做個自己喜歡的事嗎?”

    任子墨搖搖頭︰“我的母親只想讓他成為廢材。可是官場如戰場,即便怎麼樣,就跟你一樣,你也想找個靠山,而我同樣需要一個可以慰藉的地方。”

    “恩恩,懂了這件事放在我身上,等我處理好公司的事,隨便你怎麼樣都行,而且我也有個哥哥,他卻唯利是圖,的確像你說的還不如沒有強。我們先吃飯,吃完上去給他們一個突然襲擊。”

    雖然我不是很懂他對他哥哥的那份感情,可是生活在他們那種環境中的孩子,能有這一份真情真的很難得。

    我語氣堅定地說︰“我會幫你。”

    “任子墨,突然發現抱你的大腿真的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吃飯,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任子墨說完,又開始慢條斯理得吃飯。看他的樣子,我感覺既優雅,又費勁兒。

    “哈哈,任子墨,你的家教真嚴。好好不說話,但是你可得把橙汁給喝了。喝了就表示咱們的合作天長地久。”

    任子墨看我一眼,又愁眉苦臉的看一眼橙汁,他點點頭,端起那杯橙汁就喝掉了,直到一滴不剩。我想他的哥哥或許對他太重要了吧。

    緊接著他就真的不說話了,這家伙的脾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倔強。還是甦兵好一點兒,按理說,甦兵也是大家族出生的,怎麼他們倆這麼不一樣?

    或許是因為我盯著他久了,他就抬起頭來看我一眼。我沖著他呵呵一笑,急忙吃飯。可不能讓他以為我是犯花痴啊!

    吃過飯,我揉揉自己的肚子,今天高興,所以難免就多吃了一點兒。

    我踏著高跟鞋跟在任子墨的身後。

    “韓江雪,記住進去了不要一下子就被他們給嚇住。你要拿出老板的身份來,只要一進去,你就找到那個房間里職務最大的那個人的位置那里坐下,然後剩下的就交給我。你一定要盯著那個人桌子上的東西看。讓他們所有的人都產生緊張感。”

    “恩,那你的意思我什麼都不用說對吧?”

    “對,一句話都不要說,在最後我會拿到所有你想你要的數據,然後我會在你面前點頭哈腰,你站起來就說句都辛苦了,休息吧。你就走在我的前面出來。”

    “任子墨,怎麼感覺你就跟做過這種事一樣啊?”

    任子墨白了我一眼,然後我們進入公司就直接去了二層,二層是財務科。

    我看見一些人正坐在里面睡覺,果然如任子墨說的一樣,他們中午不回家的,桌子上全部都堆的滿滿的。還有的正在加班加點。

    其實看見他們有些人這麼努力,我真的會有點兒不忍心。可是這是一家公司,財務科的人每日見那麼多的錢,可是他們又一分都花不上,難免會有些人產生不軌之心。

    任子墨拉我一把,用眼神示意我別緊張。我發現即便他在那里都有一種智者的模樣。

    我挺直身子,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那些躺在沙發上休息的人被他們的同事叫醒。

    “韓總好。”

    “韓總好。”每個人都急急忙忙的喊,而我則對他們一一點頭。

    我沖他們一一點頭,然後按照任子墨提前說好的那樣,坐在主管的位置上。他的桌子相當干淨,他的筆記本電腦是處于關機狀態,我也沒有動。只是拿起桌子上放著的一個文件夾給翻開。

    這個主管我是見過的,在談業務的時候,他與翁遠洋的風格很相同,可是並不是所有的工作很負責任的男人都會如同翁遠洋一樣是個對生活負責的人。

    上次就傳出他的老婆跟某小三的大戰。最後他老婆告他重婚罪,他將大部分的財產都給他老婆,兩人離了婚。

    其實我想如果她老婆不是對他非常失望了又怎麼會選擇離婚哪?一個女人只有對那個家庭里的一切都失望了才會選擇離婚。由此可以推測出,其實他這個人要麼是個工作狂,要麼就真的不是個可靠的人。

    我看了一眼這份文件夾,里面是公司所有賬目詳細的報表。幾乎是詳細到每一個員工,我不動聲色的假裝看一眼又閉上。

    我特意觀察了一下那個主管的神色,他似乎是松了一口氣。

    我沒看他,只是看向任子墨。任子墨已經在無形中將房間里所有的人都聚集起來,而且他們已經排成一隊。

    每個員工的衣服上都有名字牌,他幾乎都沒怎麼看就叫出了他們的名字。

    “趙主管,您可以去那邊休息一下,今日來主要就是想隨意的看一下。”

    趙偉站在那里,他並不知道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人是什麼身份,不過趙偉看我並沒有動靜只是任由任子墨來指揮,所以他也站在那里搖搖頭。

    “今日來,其實是因為張秘書突然請假,所以暫時由我來接管,可惜我這人有個毛病,對于新的環境就得親自來看一下。所以,我想是否能夠勞煩各位給我匯報一下你們的工作以及你們現在手頭做的各項工作的報表給我看一下。”

    “對了,匯報完,就能去準備一下報表,沒做完的也沒事,我只是拿走看一眼,下午兩點半上班前一定交給你們。”

    我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現在已經一點十分,我想,如果他們匯報需要半個小時的話,那他才只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候來看報表。我的心里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有兩把刷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