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53大白天你睡覺?

53大白天你睡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果然他們開始一個一個的匯報,匯報完的就開始去整理報表。

    趙偉走過來似乎是想要拿走我手里的那份文件。

    他沖我笑笑,將桌子上的文件夾給放在抽屜里,然後又從里面拿出了另一份檔案袋。整個過程,我都在微笑,沒有任何的異樣的表情。

    趙偉拿好文件就又站到了他剛剛站的那個位置。

    任子墨听完最後一個人的匯報,他又從趙偉開始,拿他們手里的文件。直到最後一個人也將文件拿出來,他向我走過來,一彎腰。

    “韓總裁可以了。”

    我站起身,走在他的前面。

    “各位辛苦了,都休息吧。”我並沒有多看他們,本來想自己推門的,任子墨卻跑在我前面替我開了門。本來我是想要隨口說聲謝謝的,硬是被任子墨的一個眼神給嚇回去了。

    等出了門,我們直接去了最高層。在電梯里我們誰都沒有說話,一直到我的辦公室。

    “任子墨,果然如你所料,這個趙主管果然有問題。他桌子上放著的文件與拿給你的那一份不是同一個。而且就在你剛剛問話的時候,我偷偷的用手機將他的那份文件拍了照片。”

    任子墨沒有看他手里的文件,直接拿過我的手機。

    “咱們將這些備份出來,這里面一定是有問題的。”

    我打開翁遠洋用的筆記本,他的電腦是指紋識別的,他最後走的時候我輸入過自己的指紋。不過我從來也沒有看過他的電腦,就在這時我想起甦兵的電腦,他里面有我的照片。那翁遠洋這里……

    “韓江雪,你看這里果然有問題。翁遠洋才只走了一天,你看這一天的賬目。還有我記得前幾天你們公司出了一些問題,這里也有那幾天的賬目,有些事修改過來的,一定是翁遠洋處理過了。但是你看昨天的賬目!”

    我看向他用手指著的兩個地方。雪芙公司是一家專業生產服裝的公司,如果進貨出貨的話,那麼單子上一定會記錄的很清楚。

    “你看,這批貨物,明明與上個月的進貨廠家還有進貨材質與數量是相同的,為何這個月他們不早點兒進貨,卻要等在翁遠洋走了的時間,而且這份價格居然多出了兩倍。”

    “可是你看他給我的這份表格,他這里注明的居然是進了兩批貨物。而這里是一個員工的記錄,她記錄的這里也是一批貨物。”

    “也就是說,這個員工她並沒有造假,只是所有上交上去的報表最後都是又這個趙偉交上去的,其實他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下面的人做的他連看都沒有看。”

    “那這個人,到底要怎麼處置?”

    任子墨看我一眼︰“翁遠洋一定知道他是存在問題的,所以你可以問問翁遠洋。我的話只能替你看出問題來。”

    我點點頭,然後他又接著看手中的那些表格。我坐在翁遠洋的電腦前,打開後頁面上什麼都沒有,我又一個盤一個盤的開始看,結果里面全是公司的報表。

    一看我就失去了興致,然後將他的電腦給關掉了。

    “恩,這就差不多了,你們財務科的其他員工的報表還都沒什麼事。就是有一個叫做秋紅的人,有點兒小恩小惠的意味。”

    “她的膽子沒有這個趙偉大,她每次吃掉的只有幾百塊錢,一個月也就是個兩三千。而這個趙偉,他吞掉一批貨的錢,這可是幾十萬。而且他或許並不是第一次這麼做。”

    “恩,這件事你說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辦?”

    任子墨突然不說話了,他盯著我看了好久。

    “韓江雪,你跟翁遠洋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

    “恩?”我疑惑地看著他,說句實話我從來沒有跟他說過我與翁遠洋之間的關系,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你們公司上一次出事,就是翁遠洋找的我父親給解決的。翁遠洋這個人你別看他平時什麼事都沒有,但在好幾家公司都有股份,而且所佔股份比一直都很大。包括我父親的家族企業都有他的股份。”

    那這也就是說,我從來沒見他有什麼事,只是因為他只靠這些股份吃飯,而沒有任何的職務?

    “他以前是在我父親手下工作的,我父親非常賞識他的才能,幾乎是按照培養我的標準來栽培他的,可是他卻執意放棄了。至于原因是什麼我也不懂,我只知道他跟一個叫甦安的女人關系不過。而甦安自己開著好幾家酒店,也算是個女強人了。”

    “這個我自己了解一點兒,不過我對翁遠洋卻不是特別了解。他從來都沒給我說過他的事。”

    任子墨放下手里的報表,然後說︰“韓江雪,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跟他搭上關系的,但是你一定要對他有防備之心,即便是他曾經不遺余力的幫你拯救公司。雖然你的公司這點兒錢對他只是九牛一毛,但是你也要防備著他。”

    “額,任子墨,我跟他是男女朋友關系,所以……”

    任子墨看我就像看神奇寶貝似的。

    “他可是三十歲了,你居然喜歡他?你該不會不知道他的父母都在國外,而且……”任子墨說著說著突然就不說話了,他別扭的看我一眼,然後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將這幾份有問題的報表打印一份留給你。其余的我去送下去。”

    “好,麻煩了你這麼久,我還想好好的犒勞犒勞你。”

    “犒勞倒不用,我上來時替你解決完公司的事,你跟我回家一趟,我要把你介紹給我哥哥。另外我這個秘書的工作是做不久的,所以如果你對我放心的話,我可以讓我哥哥暫時來幫你。”

    “你說什麼?你哥哥當我的秘書?”

    “沒錯,秘書兼職保鏢,還是免費的,前提是你要照顧好他,別讓他在學校里受欺負。他可是跆拳道黑段。”

    任子墨一邊說一邊將那幾份報表給復制了一份,然後就拿著那些下樓了。

    我整個人都感覺震驚了,既然他的哥哥是跆拳道黑段,那為什麼在學校還能被人給欺負了?那如果他哥哥突然發瘋,我不是也有危險嗎?這個任子墨倒是是個什麼情況?

    我有些無語的摸摸頭,拿起手機就給翁遠洋打電話,鈴聲只響了一聲,翁遠洋就接起來了。

    “翁遠洋,你現在在做什麼?”

    “睡覺。”

    “大白天你睡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