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被愛有恃無恐 > 55玫瑰花

55玫瑰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是這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會對女性溫柔。即便是再漂亮的女性,如果做了傷害他們利益的事,他們依舊會很殘忍。

    畢竟並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剛正和一樣是個花花公子,還常把憐香惜玉掛在嘴邊。

    我們是打車到他家里的,只是出租車一停下的時候,我面對著一座龐然的建築就有點兒感覺眩暈。

    只是眩暈只是片刻的,緊接著一種奇怪的思想就佔據了我的腦海,這里就像一座寂寞的墳場,是埋葬幸福的地方。

    其實生與死本來就是相通的,別人一定認為生活在這樣的房子里的孩子不是王子就是公主吧。

    這里所有的牆都是白色的,建築是典型的哥特式,被一個黑色的大鐵門給封閉住。進入這大鐵門,里面是一個巨大的花園,里面種植著中國品種的玫瑰,全部是紅色的,妖艷而美麗,一個佣人正在噴水,每一朵玫瑰上都有晶瑩的水珠。在陽光的照射下形成一片片耀眼的星河。

    現在我才發現玫瑰的葉子是深綠色的,他們如此美麗甚至比這些花更美麗。看慣了嬌艷的花朵,我更喜歡這種帶刺的玫瑰,已經他們深綠色的葉子。

    高中時我曾經在一家花店打工,那個時候所有賣出去的玫瑰都被剪去了枝葉,那一刻,它們已經死了。

    再去花店工作之前,我總是喜歡自己給自己買一朵花,有的時候每天都買,有的時候一個月買一次。

    每次都選擇不同的花,因為我認為我們的生命就像花一樣美麗燦爛。可惜自從我去花店工作之後,我就不喜歡它們了,因為在我接觸到它們之前,它們就已經失去了生命。

    這整個的事件都發生在翁遠洋離開我之後,那時候我認為只有看著這些花,我才認為我是活著的,可惜最後連它們都死了。如果不是甦兵,我想我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如此幸運。

    許是我盯著的時間太長,任子墨轉過身來拉我一把,示意我快點兒走。

    我不好意思的沖他笑笑。

    “快走吧,剛剛佣人說我的父親不久之前回來過。”

    “那……”

    “走吧。”任子墨似乎並不在意他父親的存在,他只在乎他的那個哥哥。

    在我們離那棟白色的別墅不遠的地方佣人看見任子墨,就做好了要開門的準備。他的這棟房子並不是主建築,不過卻在主建築的右側,從中國古代一直流傳到現在的建築風格一直都是除去主建築,右側為上。

    “這是你哥哥的房間?”

    “我的。但是我讓哥哥跟我住在一起。”

    我們踩在木質的台階上,我抬起頭看了一眼這座房子,它是蒼白的。如果不是這周圍的綠色爬山虎,它就不會有一絲氣息。

    “那些爬山虎是我不讓佣人砍去的,它們正好能夠掩蓋住東側的陽光,使白天不再顯得那麼刺眼。”

    我跟著任子墨進去,他的房間里異常的干淨,沒有一絲一毫的雜質。他連自己的衣服都不用脫,因為佣人都已經替他做好了一切。

    “先生,請問還需要什麼?”

    “不了,你們都出去吧,我帶著朋友來玩,不希望她受到約束。【愛書屋】”

    那些佣人都低著頭走了出去。

    整個房間里果然如他所說的一樣,有點兒暗淡。讓你想要忍不住伸手去扒開那些遮擋住陽光的東西。

    “任子墨,你應該多多的照射陽光才是。至少對你的骨骼好,對你哥哥的骨骼也好。”

    幽暗的房子里,任子墨的眸子也突然的幽暗,是那種散發著仇恨的幽暗。

    “任子墨?”我伸手在他面前晃晃,他一把握住我的胳膊。就在這時,樓梯上傳來“咯 咯 ”的聲響,有人正從樓上下來。

    “弟弟,你回來了?”是任子墨的哥哥。

    他看沒看我,先看向任子墨抓著我的手,我在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絲狠戾。轉瞬即逝,快到我捕捉不到。

    我看看任子墨,看看他的哥哥。我不知道他們倆到底是什麼情況,總之就是感覺空氣突然變的稀薄。

    任子墨突然放開我,他對他哥哥說︰“你還記得她嗎?”

    “在圖書館的那個女孩子。”他幾乎是沒有看我就說話了。

    任子墨解開襯衣上的兩顆扣子,慵懶隨性。

    “她叫韓江雪,是你隔壁班的同學,她想請你幫忙去她的公司做秘書。”

    听到任子墨的話,他走了過來,他有點兒膽怯,與剛剛的那種狠戾不同,現在居然有點兒膽怯。

    “我叫任盼盼,盼望的盼。”

    我禮貌的伸出手︰“韓江雪。你的名字很美,我喜歡。”他在盼望一份美好,或許他本身就很美好。

    我的話剛出口,他的眼楮突然變的明亮起來,他突然握住我的手,還有點兒小驚喜︰“真的嗎?你喜歡我的名字?”

    “恩。”我有點兒意外,因為他的多變,不過還好現在他沒把我當成他的敵人,像這種本質單純的孩子,只要他把你當成朋友,那就會是真心的。

    我睨了一樣任子墨,他的表情在淡漠之上多了一層笑意。很顯然他並沒有為自己的謊言感到內疚,這家伙真是有趣,明明就是他想給他哥哥找一份事做,可惜現在居然說的是我需要他。不過這樣也好,能夠幫助一個人,我的心情是愉快的。

    很多時候,人其實渴望的並不是得到什麼,相反,他們缺少的是被需要。

    “盼盼,是這樣的我的公司現在出現一些問題,我給原來的那個秘書休假了,而現在這一職位是空缺的,如果你喜歡的話,那明天你就可以跟著我上班。”

    “沒問題。”任盼盼將沙發上的兩副拳擊手套拿在手里來回的擺弄。

    看著他無所謂的態度,感覺他好像深諳其道一樣。

    “我的哥哥有一個優點就是過目不忘,他曾經跟著我訓練過一段時間的公司運營與會計,要弄清楚你們公司的那點兒賬單還是小菜一碟。”

    任子墨此時已經背靠在白色的沙發上,頭放在靠背上,看著上面的天花板。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