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五域記 > 第一百九十三章︰癸陣子的本事

第一百九十三章︰癸陣子的本事

    第一百九十三章︰癸陣子的本事

    一片迷霧中,姬塵撫摸了下自己的額頭。周圍空間的變換已經讓他丟失原本空間的位置,現在所有的感覺仿佛都被封死了,還有種天旋地轉的眩暈感。

    “雨詩,你還好嗎?“雖然濃霧已經讓姬塵看不清四周的事物,但手中傳來的觸覺讓他知道雨詩是一直牽著他的手的,所以雨詩就在他身邊不遠處。

    “嗯,我還好,你呢?“果然聲音近在咫尺,姬塵放下了心,打開紫眸看向周圍。

    周圍的白霧似乎因為紫眸的能力變得略微稀薄了幾分,但也只是能讓姬塵看清身邊的雨詩的容貌而已。他想要使勁向前望,但忽如其來的黑暗直接替代了他的視覺。

    “什麼?“姬塵一驚,抬起手突然發現雨詩的手已經消失不見了。這下他立即就慌了,但眼前的是一片黑暗,想移動但卻又似乎感受不到四肢的存在

    忽然面前的世界亮了起來,但並非之前的那個白霧空間。這是一片蒼涼的大陸,遙遙的那邊無數難民在順著干枯的大地行走。

    姬塵瞳孔縮了一下,因為他看到遠處的天空被撕破了一道巨大的裂痕,無數黑色的影子順著裂痕進入這個世界,然後一口一口地吞噬著大地。

    姬塵心中一揪,想要飛身前去阻止,但他能做的似乎只是觀望這一件事情而已。

    黑色的影子還在蠶食著這個世界的一切,但姬塵卻感覺到了一絲違和感。忽然在某一時刻他清醒了過來,這是幻境!

    想到之後姬塵立即將全身心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舌尖,然後大力咬了下去。頓時鑽心的痛覺放大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面前的景象也模糊了起來。

    但是雖然景象模糊了還是存在的,不過姬塵也徹底清醒了過來,將全部精神力集中在紫眸當中,一擊擊破幻境的桎梏。

    面前的世界重歸光明,姬塵眨眨眼楮,看見了面前一片慘白的顏色與之前的環境沒有差別。

    姬塵頓時反應了過來,但他第一時間看向周圍,看到雨詩盤腿坐在自己身邊,也是緊閉著雙眼眉頭緊皺,額頭上汗珠一顆一顆向下滴落。

    姬塵趕緊跪在雨詩面前,雙眼聚集精神力一道精神沖擊直逼雨詩的靈魂海洋。這一擊虛無的沖擊力道不大不小正好驚醒雨詩,她現在正在經歷的一切都是幻境。

    雨詩悶哼一聲,身形搖晃了搖晃。姬塵將雙手搭在她的肩上,然後輕聲道,“雨詩,醒一醒!“

    雨詩緩緩睜開眼楮,當看到姬塵在她面前時不知怎的她眼圈就突然紅了,然後直接撲在姬塵的懷里抽泣了起來。

    姬塵有些慌了,他從未見過雨詩的這幅模樣。當下便收回手抱住雨詩,撫摸著她的後背幫她順氣。

    雨詩越哭越凶,姬塵也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安慰雨詩,只好一直抱著雨詩讓她一直哭。一直過了足足一刻鐘雨詩才緩過來,抱著姬塵不再抽泣。

    “雨詩,能告訴我怎麼了嗎?“見雨詩緩過勁來,姬塵才敢輕聲問道。

    “我我看見“雨詩還未說完眼圈又紅了,姬塵連忙不再追問。如果是幻境,那麼必然是出現了人心中最恐懼的那一個場面。姬塵隨不知自己的恐懼為什麼是那樣的東西,但相比在雨詩的眼中恐懼最大化的充斥了她的心。

    “沒事了,沒事了。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姬塵摸了摸雨詩的頭,讓她靠著自己的肩膀。之後他也不做破解陣法的嘗試了,只是抱著雨詩,安撫到她穩定了情緒。

    不知過了多久,周圍的白霧竟然開始自行消散。兩人抬起頭,看著四周。

    “姬塵,我沒事了。“雨詩擦擦眼楮,放開抱著姬塵脖子的手,從姬塵懷中脫離出來。

    “嗯。“姬塵拉著雨詩站了起來,看向前方。隨著白霧的消散,他的感知也重新擴張開來,自然而然就感受到了不遠處的辛儀秦玉,還有一老叟一老嫗兩位老者。

    姬塵看向那兩位老者,眼神當中有幾分不忿。他也沒有行禮,直接對那兩位老者說道,“兩位前輩,這樣的待客禮儀可是讓人有幾分不悅。“

    兩位老者對眼看了一眼,苦笑了一聲,“這大陣核心之力還是以力還力,你這後輩的潛在力量也太過驚人,竟然會使用幻術。所以你使用你的眼楮的時候大陣才反射你的幻術使其作用在你們自己身上。“

    “這荒山野嶺又無惡意猛獸,兩位前輩布下這樣的大陣若是有些無意闖入此地的修者,是有點過分了吧?“姬塵冷冷地說道。

    “荒山野嶺才鮮有人至,能進入這個大陣里的全部都是帶有目的來的。“兩位老者中的老叟走出來,看著姬塵幽幽道,”若不是我徒兒懇求,老夫才不會解開大陣。“

    “那麼看來,我們的來意您都看清楚了?“姬塵問道。

    “無數前來請老夫出山的人都只得到老夫同樣的回答,老夫已經退隱山野很多年了,不想再去牽扯塵世間任何事情。你們從哪里來,就回哪里去吧!“癸陣子揮了揮長長的袖子,轉身便欲離開。

    “您可知當今外界的境況如何?“姬塵望著癸陣子將要離去的身影,聲音開始放大,”弄炎教重歸五域,已經佔領了南池和世都的大半。他們的目的就是喚醒一個個深藏于五域中的魘魔,以此召喚星海之中的魘魔大軍進入五域。倘若真有那麼一天,您能保證還有心情歸隱于世間嗎?“

    “不知你所言所述有何依據,但就算是真有那麼一天,我也有自保的能力。你們走吧,慢走不送!“癸陣子直接擺手往回走。

    那老嫗嘆了口氣,眉眼微微松開,朝著姬塵柔聲說道,“我家老頭子自年輕時就是這般倔脾氣,別人是勸不了他的。外面的世界我們已經離開很久很久了,很多事情我們也適應不了了。這世間還有許多天賦英才,你們趁著局勢還能夠逆轉,去找他們吧。“

    姬塵撇了撇嘴,看了秦玉和辛儀一眼,嘆了口氣,拉著雨詩向外面走去。

    “等一等!“就在這時,辛儀忽然大聲叫道。

    這一聲大叫直接叫住了兩方的人,姬塵和雨詩回過頭來看辛儀,那已經走了的癸陣子又繞回來,說道,“老夫的心肝啊,你就別逼為師出山了。你怎麼求為師都不會出山的!“

    一旁老嫗看著癸陣子這樣的語氣頓時笑了起來,姬塵的眉目也緩和了一些,看著這個小家伙要搞出什麼ど蛾子。

    “師父,徒弟我不求您出山。“辛儀變換了一個很油膩的語調,”就是,您說過的,先當下讓您沾足世間只有一件事情,對嗎?“

    “那是你成親的時候!你今年才“癸陣子頓時語塞,”你今年也有二十了,難不成不可能,你肯定是想騙老夫出山!“

    “您說過的,我成親那天您會風風光光地帶著一大車嫁妝來的!“辛儀的聲線低了下來,”難道是您騙我的“

    “誰?是哪個混小子?“癸陣子頓時失去了理智,大聲吆喝道。

    “就是他。“辛儀忽然抱住身邊秦玉的胳膊,秦玉瞬間炸毛,但在姬塵銳利的眼神壓迫之下又強行鎮定,對著癸陣子說道,”前前輩,您好。“

    癸陣子一瞬間平移到秦玉的面前,眼中的凶光幾乎是要殺了他一般。他大力拍了拍秦玉的肩膀,還有身子,力道簡直大到秦玉的骨頭都發出慘叫。。

    “就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