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戰地真人秀之血戰甲午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一鍋燴了!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一鍋燴了!

    很快那些困守在房子里的英國警察就慶幸沒有貿然轉移海軍部的一眾大佬了,那些襲擊者顯然是有備而來的,哪怕看到不停有增援正往這兒趕的情況下,他們依然發動了正面突襲。

    的確,急著去處理那輛哪怕掉出一個螺絲都有可能泄露穿越秘密的毛子們,哪里還有閑心和英國人玩花活啊,也管不了對手為啥會重點在巷子的盡頭重點布防了,沖進來就是一頓突突突。

    “我很好奇,你特麼是怎麼把車卡在這個位置的?現在這情況就算我們有條件用人力來扳,它也倒不出啊!”安東看著那輛只能進不能退的福特警車問剛被從車里拽出來的沃爾。

    當然了,現在是不具備慢慢折騰這輛汽車的條件的,盡管對面的英國警察都是研習人體瞄邊學的高手,但你架不住人家人多槍多啊,都尼瑪躲在房子里往外啪啪啪,這誰敢露出去慢騰騰地用手挪汽車啊!?

    “頭!我們對面來了好些步兵!”電台里傳來正在執行打援任務的謝爾蓋的叫喊聲。

    這真不是什麼好消息,且不提士兵的槍法比起這些“紳士”警察會高出一個位面,萬一那些英國兵哥哥拉上一門步兵炮,那謝爾蓋他們多半是要gg的了。

    “用rpg敲掉他們的火力點,我們在車子的前方炸出一條路來!”伊萬諾維奇看了一眼遙控無人機傳回來的畫面,發現穿過對面房子的前庭進入後院那就又是另一番天地了。

    嗖!嗖!這幫瘋子哪怕是救人質時玩起火箭筒來那也都是肆無忌憚的,這會兒更是不要錢似地往對面那些不停往外射擊的窗戶里放竄天猴了。

    “喂,誰能告訴我這些牆體的厚度啊?”抵近牆根的爆破手問道。

    “嗯,再加兩根c4就差不多了。”邊上的助手用小鐵錘敲了敲牆後說道。

    “加兩根?要不要這麼草率啊?你以為這是火腿腸啊!”爆破手翻著白眼說道。

    “長官,有一隊英國士兵沿著小河劃船正往我這兒趕,看樣子也是要去你們那邊的。”電台中傳來了朱迪的聲音。

    “按計劃行事,嗯,保護好自己。”對于讓一個女人執行這種危險的任務伊萬諾維奇還是心有愧疚的,奈何他已經湊不出人手在那個方向安排阻擊了。

    “嘿,爆破手,你們在磨蹭什麼!?我都把女人頂到一線去了!”掐掉和朱迪的通話後,伊萬諾維奇大聲地質問那倆個趴在牆根聊天的粗胚。

    “好吧,那就再加兩根吧,反正也不會波及到我們的汽車。”耳麥里傳來伊萬諾維奇的怒吼後,爆破手也沒心情再去計算裝藥量。

    “上帝!他們要炸房子了!”吃了幾發竄天猴後,房子里的英國人足足花了五六分鐘才重新控制了一扇崩塌的窗戶。

    然而此時英國人再想補救已經來不及了,很快那兩個趴牆根家伙就舉著一面塔盾往遠處撤離了,顯然該的準備他們都已經完成了。

    “先生們,趕緊跟我從後門走!”負責海軍部大佬保衛工的英國警官這會兒也顧不上外邊是不是還有襲擊者的埋伏了。

    轟!爆破手多塞的兩根玩意果然不是火腿腸,炸藥引爆後不僅推到了前院的整面牆體,沖擊波蕩垮了房子正面的所有的窗戶兆菜舜竺牛  暗鈉 砥鸕氖 印 拘紀堂渙思父隼床患巴送笤旱暮>際豕僭薄br />
    好在海軍部部長已經優先撤到了後院,這會兒他除了耳朵嗡嗡響之外身體並無恙。

    “先生,我們撤往那邊的小碼頭,陸軍有一個排的士兵已經乘船在那里登岸了。”負責安保的警察也顧不上屋子里那些官員的死活了,架起海軍部長就往外沖。

    此時的朱迪穿著黑色長裙頭戴白色的頭巾,手里挎著一個用灰布遮蓋的藤籃,這身打扮和那些早起外出購物的普通英國婦女並沒有什麼兩樣。

    這是她第一次執行這種攻擊的任務,因為緊張她全身都止不住的顫抖著。不過,她的這種表現在周圍人的眼中是再正常不過的了,聚在這個裁縫店里的另幾個婦女也都這副瑟瑟發抖的模樣。

    清晨小鎮突然槍聲大,裁縫店的老板很紳士接納這幾位無法返家的婦女進店避難。

    盡管是生面孔,但是憑著冒無瑕疵的口音,朱迪也順利的混進了裁縫店里,在街的那一頭她事先放了一枚伊萬諾維奇交給她的大威力ied。

    這邊沒有橋,只有一個小碼頭,伊萬諾維奇估計應該不會有大量的增援部隊從這兒突入,哪怕是有增援從這里登岸那也不會是重裝部隊,畢竟靠擼槳的小船是帶不了什麼重武器的。

    在連朱涵這種鐵憨憨都頂上一線的局面下,伊萬諾維奇顯然已經湊不出人手在這兒構築防線了,最後他只能出此下策了——用一種他在光幕里經常要提防的攻擊方式來阻擋敵人的增援。

    “只要他們走到個小酒館的招牌下我就按起爆器,對,就是這樣。我只需要趴低一些,張開嘴巴,然後按下按鈕就好了。”朱迪不停地在心里給自己打氣加油。

    對于一個在光幕就只干過查超速開罰單這一類活計的女“警察”來說,引爆一枚足以掀翻半條街的ied,心理壓力肯定是很大。那怕這是為了阻止敵人逼近正在執行救援行動的隊友,朱迪依然心負罪惡感。

    朱迪一直在祈禱,最好那些佔據小碼頭的英國士兵不要跨過小酒館,那樣她也不必按下起爆鍵了。

    裁縫店牆上掛鐘的分針轉過了好多圈,那些英國士兵就像是听到朱迪的祈禱似的,一直就在小碼頭原地戒備著,並沒有朝著小酒館的方向挪動半步。

    “很快我就會接到撤退的命令了,你們好好地呆著吧。”朱迪在心里默念道。

    然而朱迪等來的不是伊萬諾維奇讓她帶著ied撤退的命令,而是幾個頭發和衣服都沾滿了灰塵的男人。

    當這幾個男人走近時,那些原本好好呆在小碼頭的英國士兵馬上就動起來了。

    “我該怎麼辦?要按嗎?”看到英國士兵開始往小酒館的方向跑動朱迪有點慌了。

    假如手握起爆器的一個老手,那他一定會注意到那些快速移動的士兵是奔著那幾個灰頭鼠臉的男人而去的,接著他就會看到他們就會一起回到小碼頭並登船離開。

    不幸的是,這會兒能決定英國海軍部大佬生死的卻是一個快要崩斷弦的女子!

    轟!為了不讓這些持槍的英國士兵成為壓垮隊友的最後一根稻草,當第一個士兵出現在小酒館的招牌下時,朱迪咬牙按下了起爆鍵。